簡介

IG: story_for_joy ( IG 更文嘅速度會比呢度快,因為呢度集合咗 IG 幾個 posts 先一次過更,同埋由於我喺 IG 上面有台灣朋友,所以 IG 上面係用書面語嘅 ) 蒼血幫乃一個隱於深山的暗殺組織,於附近各州皆有分支,與正邪兩派並沒瓜葛。某天,蒼血幫又接到一封殺帖,倒霉的正是都城富家女陶家大小姐,蒼血幫便派遣大師兄孫雨齊前往都城。孫雨齊走後十多天,蒼血幫大師父卻遭三神秘人暗殺,蒼血幫二師兄邱明宣與三師姐林楚螢誓要找出真兇,卻發現當中蘊藏著更深的陰謀。另一邊廂,孫雨齊卻慘遭暗算,誤殺陶家四小姐陶覓翹後死亡,二人竟一同墜入第十七層地獄,他們能否重回凡間,當中又有何難關?



第一章:蒼血巨變 (一)

「嘿嘿!你看這是什麼?」一個稚氣未泯的小子正風騷的蹦進大廳,手裡搖著一封信當扇子扇風,背上還扛着一個麻袋,笑意盈盈的向大師父走去。

「這麻袋裡裝的東西我可不感興趣,不過呢……」一陣柔弱的聲音從柱子後面傳出,小子正要回頭之際,那姑娘已輕身躍到小子跟前,衣袂飄飄,微微淺笑,一雙明眸注視着那擺動的信兒,修長的手指一下子便將它夾去。
 
「三師姐,你不看看麻袋裡裝的是什麼嗎?」他雀躍的打開麻袋,一陣腥臭味瞬間彌漫大廳,蒼血幫眾人卻無掩鼻之態,看來對於這血腥之味已是習以為常。
 
小子見三師姐林楚螢正忙着拆信,對自己的威風事跡毫不關心,便走到大廳中心,將麻袋雙手奉上,說:「師父,你看!」大師父安坐廳中,右手順着灰白的鬍鬚,一面和祥,鏗鏘有力的說:「好,好,連縣長李百萬的頭首也被拿下,莫祺你進步不少!」
 


莫祺聽到自己被大師父讚許,心裡美滋滋的,他不經意的瞧瞧二師兄邱明宣的神色。只見二師兄一副嚴肅凝重的冷俊模樣,長身佇立,似乎不欲對此表態,莫祺也便繼續炫耀:「那縣府好玩至極,那些侍衛每個都被我捉弄一番,全都拿我沒辦法,李百萬貪生怕死,至死前居然還跪在我面前求饒,堂堂一個縣長居然要向我求饒,哈哈哈!」莫祺年約十七,有時動靜卻仍像個小孩,倒能為這殺氣沉沉的蒼血幫帶來一點生氣。
 
正當眾人都被逗得開懷之時,大師父卻見林楚螢手執信件,臉色有異,忙呼:「楚螢,上前,讓師父看信。」
 
「師父,你說,會是什麼人,要殺城中陶家大小姐?」原來該信正是一張殺帖,上面一手絹麗的字跡寫道:一個月內,棄陶家大小姐陶覓英屍首於飛雲山映霞亭,八兩黃金隨帖奉上。
 
莫祺伸了伸舌頭,又從麻袋掏出一個小袋,一打開,金光燦爛閃輝,雖混雜著濃腥,已令眾人驚奇不止。要知道,八兩黃金,可應付蒼血幫整年開支有餘。蒼血幫雲集各類暗殺高手,平日開支不外乎用來添置武器、衣食消遣,或作聯繫各縣分支,着實不多。
 
在此一提,蒼血幫人總是獨來獨往,與江湖正邪兩派無半點瓜葛。因蒼血幫人有一底線,無論是普通良民,還是朝廷命官,不理忠奸,皆可被暗殺,唯獨江湖人士或皇室貴族不可。聘者只要把殺帖放置於寧山怪石之下,奉上賞金四百文錢以上,隨即有人收集殺帖和賞金,而且保證刺殺成功。所以蒼血幫算是以刺殺所獲之賞金為目的的幫派,與一般修練武功的正邪幫派宗旨不同。至於江湖人士均對蒼血幫有所認知,由於幫人下手毒辣,來去無蹤,被刺殺者從無倖免,不論正邪兩派都不會胡亂招惹蒼血幫人。
 


平日眾人銅錢見得多,白銀也收過幾次,而聘者以黃金作賞,倒算是第一次。
 
林楚螢續說:「陶家是城中富甲一方的家族,而傳聞中的陶家大小姐知書識禮,相貌非凡,只是常居深閨,沒太多人見過她一面。她區區一個弱女子,誰會與她有不共戴天之仇,居然要動用八兩黃金來聘幫人刺殺?」
 
「她區區一個弱女子,誰會與她有不共戴天之仇,居然要動用五兩黃金來聘幫人刺殺?」
 
「三師姐,誰說聘者一定要與她有仇的?依我說嘛,陶老爺肯定是惹了不少仇家,那些仇家怕自己動手,朝廷會追捕到他們,於是就聘請我們為其報仇,朝廷也拿我們蒼血幫沒法子。只要殺掉陶老爺的心肝寶貝,陶老爺還敢囂張?他肯定還要向仇家賠罪,不然仇家要再殺掉他其他三個子女,他就沒孩兒為他盡孝送終咯!」莫祺頭頭是道的分析。
 
林楚螢不解:「陶老爺與人有仇,仇家為甚麼不痛痛快快的要殺死他,反而要牽連其他閒人,這說不通啊!」
 


「好了好了,我們蒼血幫從來不理聘者身份,只要有殺帖和賞金,就定必行事。既然是次賞金不菲,說明刺殺不容有失,就由我大師兄出馬,即日前往都城,師父你覺得呢?」說話此人正是蒼血幫大師兄孫雨齊。孫雨齊身穿一襲淺藍衣絮,雖只站在廳中一角,卻也不能掩蓋其軒昂氣宇。他的一副劍眉星目,更顯其堅定的意志。
 
「你們大師兄就說的對啦,我們蒼血幫從來只理賞金數目,賞金夠,就殺;賞金不夠,不殺。楚螢,莫祺,聘者是誰,我可不放在眼內,你們閒着沒事幹的時候啊,就該學學你們的大師兄,嚴守幫旨。雨齊,是次出行,順便到都城取些糧食物資回來,我們這倉庫也是時候添點新的了。」師父一邊叮囑眾人,一邊輕拍孫雨齊的肩膀,似乎對他甚是鍾愛。
 
二師兄邱明宣一直不發一言,冷眼旁觀,好像這大廳裡所發生的一切均與其無猶。
 
林楚螢總覺是次刺殺賞金之多,令人咋舌,背後的事情不甚簡單,而她所傾慕之人,卻胸有成竹,居然自告奮勇隻身前往都城,心裡不禁掀起一陣憂心,但又怕說了些不對的話,反而打擊孫雨齊的雄心壯志,只得故作愉悅,語氣欣喜:「大師兄,我……們蒼血幫人,都等着你的好消息,你千萬一定要平安歸來,待你回來了,我們就殺一隻雞,舉酒狂歡,為你慶祝一下如何?」
 
莫祺鼓着腮子:「三師姐你偏心,我這次回來,你只顧念那張殺帖,也不誇誇我,大師兄還未出門,你就安排好慶功酒菜,依我說,你就是特別偏心大師兄,我不服!」
 
林楚螢被他這麼一說,頓時滿臉緋紅,垂下頭來,手足無措。孫雨齊一直卻只當師妹是親人般疼惜,當然不明楚螢長久以來的心意,只覺此刻師妹羞澀可愛,便為她解圍:「我們的莫祺這麼厲害,下次慶功,贈你一隻大雞腿好不好?」
 
莫祺轉顏為笑:「這還差不多,還是大師兄最了解我。」
 
孫雨齊揖手作禮,道:「我現在即刻啟程,大家就等我好的消息,各位再見!」說罷瀟灑轉身,奪門而去。


 
一句再見,掀起千重巨變。再見,再也不復見。
 
十多天後的一個安寧靜謐的夜晚,幫人皆已歇息,唯獨林楚螢徹夜未眠,她總是擔心着大師兄的安危,窗外蟬聲唧唧,更是擾人,叫人無法入睡。可她卻不知,外有三黑衣蒙面人,已蠢蠢欲動,一件駭人血案,將改變蒼血幫的命運。
 
只見三團黑影在朦朧月光的照射下,於屋簷上跳躍,腳尖略微在板瓦一蹬,身子如添飛翼,雙手只需一伸,可觸天空雲彩,剎那之間已越數十尺之遠,卻無聲響伴隨,難怪蒼血幫眾人皆酣睡正香。忽然其中一個黑影悄然而落,瞬間站穩腳步,示意另外兩人,所覓之處已至。三人守在門外,手握武器,蓄勢待發,細耳傾聽,室內鼾聲連連,果然正如三人所料。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鐘意我文章,可以 follow 埋我 IG: story_for_joy  同我傾吓偈,我隨時歡迎你嚟揾我!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