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氛圍彌漫於我們的四周,任何一句說話都會打破這刻的寧靜。


寧靜代表著靜止,製造時間停頓的假象。


如果你問我,為什麼會牽起她的手,是環境?是氣氛?我也不得而知。


只知道我現在的腦海一片混亂。




「好靚。」BoBo仰望被夕陽染上一片金黃色的樹葉說。





「嗯......係呀。」




「到嗰邊行下囉?」她問。


「好呀。」


她沒有追問什麼,使我避開尷尬,兩個人如常地牽漫步在河邊。




經過一間間老店,笑容可掬的老婆婆正準備收店,還有賣豆腐和可樂餅的店舖,傳來陣陣的香氣。


「不如我地食哩個囉~」她問。


「好呀。」我說。


我買了當地聞名的牛肉可樂餅,她因為不好牛肉的關係,就選了蔬菜可樂餅。


如果在網上看網誌,他們會描述到來嵐山不吃可樂餅是一件不可原諒的事,例如會說肉汁怎樣隨著你咬破酥脆的炸皮而爆出,肉是怎樣的味道鮮嫩。




我會說,其實是好吃,但肉的份量少得難以發現,就是一塊比較好吃的可樂餅,沒什麼特別。


「好唔好食?」


「好食呀!」


基本上她什麼東西都說好吃,除了金龍。


「其賓可樂餅點解會叫可樂餅嘅,明明都無可樂係入面?」她一邊吃時一邊問。




「因為1873年,荷蘭商人韋伯特係炸薯仔嘅時候,唔小心打瀉枝可樂落爐頭。畀佢誤打
撞發現,用可樂嘅火喉燒出嚟嘅餅,有陣獨特嘅香氣,自此佢地一路炸,一路倒可樂落爐頭,就變咗可樂餅。」


「點解你成日都好正經咁講埋啲唔正經嘅野嘅?」


「妳唔信呀?」


「鬼先會信!」


我們站在河邊,吃著可樂餅,岸旁又有不少雀鳥都在休憩,也有些人在餵飼牠們,休閒至極。




「我想落去睇下呀。」她說。


「都好呀。」


河畔是一塊塊難以步行的大石,本來一個人是疲於平衡,但兩個人卻能互相支持。


她手踫著河水,然後頑皮地潑在我的身上。


「你熱呀,幫你沖涼!」




「咁我諗妳可以係度游埋水添。」我威脅道。


水戰一輪,最終弄得兩個人的衫都盡是水點。


「如果可以唔走就好啦。」她說。


我也想時間可以停留。


此時,已經可以看見遠處的他們。


我們連著的手,在此刻也很自然地分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