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每個人都有一個黑盒,裝載著自己的秘密、不敢表達的情感。隨著年華增長,這個盒子有如鎖上腳腕的鉛球,變得愈來愈重。



每個人都有一個黑盒,裝載著自己的秘密、不敢表達的情感。隨著年華增長,這個盒子有如鎖上腳腕的鉛球,變得愈來愈重。

那大學的拒絕信、失敗告終的告白、沒有靈魂的工作、追不到的夢想…… 朋友的安慰,只是把那還未縫上的傷口包上一層一層的繃帶,雪白的繃帶掩蓋了鮮血,卻療癒不了淌血的傷痕。「放眼未來,失敗乃成功之母」這種老掉牙的道理沒有人不瞭解,可惜人並不是電腦程式,不能夠按一下「刪除」就能把過往的記憶抹去,以樂觀的心態繼續向前走。即使可以,那些深刻的回憶,還是會埋藏在盒子裡面,隨時自動打開,把我們拉回那個自以為已經逃脫的世界裡。

大學寄來的信件,內容大概是「感謝你的申請,礙於今年收到大量申請……」之後你已經沒有再看下去了。朋友的聚會中,你說:「哈哈,我都知道機會渺茫,一開始也沒有抱太大的期望,所以都是意料中事。」你純熟的讀出一早準備好的台詞,為的並不是逞強,而是你知道,慰問寒暄的說話並不會讓你覺得更好過,你只希望把視線轉移到其他事上。回到房間,看到打開了的信封,你質疑自己的能力,質疑自己並不是想像中的優秀,質疑其他人對你的期望。

那天,你打算向暗戀已久的女孩表白,你鼓起勇氣,你準備了好多好多話要說,你在心中練習過一萬遍,你看到她了,你深呼吸了一下,你一句話也說不出口,你和她快道別了,你開口直接問了一個只有兩個答案的問題,你卻得到了一句道歉。你知道,你們永遠不是你們,而是你,和她。那夜,你想了許多如果,如果你把話都說好,如果你之前做得更細心,如果你選擇一個更適合的場合去講……你隨意播了一首歌曲,然後你知道這些「如果」都只是沒有意義的設想。

時針與分針完美地指著前方,但你並沒有絲毫離開這個密室的意圖,桌子上擺放著印滿數字的文件,電腦螢幕上卻是一個文字檔案。你放慢了打字的速度,重新專注在桌上的亂碼,草草停筆。



久未提筆,思緒未免凌亂,文筆亦經已變得粗疏,也許正是如此,才希望透過寫作整理自己腦海中雜亂的訊號,從煩躁乏味的生活中向前踏出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