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短。



「李敏,張文傑。」

「是。」

「你們兩個就坐在老師桌前,好嗎?」

「好。」

短短的四句話,伴隨著的是其他同學的歡呼聲和「WOW」聲;
以及臉子頓時紅了的李敏和掩著半邊嘴巴竊笑的文傑。



兩個早被認定為「一對」的同學,
恰巧的被老師編排到成位鄰座,
令到他們的關係更為曖昧。


「李敏,你落一落樓下得唔得呀?」文傑透過話筒將說話傳給李敏。

「下?但我唔舒服喎... 咳咳 ... 不過,是但喇,你等我幾分鐘。」
李敏半推半就的順了文傑的旨意,拖著累壞的身軀下樓。



「拿,病左就食我買比你喱啲喇。冇得唔食嫁!」文傑對著滿臉病容的李敏說。

「呃 ... 好喇,唔該。」

李敏拿著海皇粥店的外賣,雖然不是親手煲的粥,但她卻有一絲絲的悸動。
不只是文傑的體貼,還有他那「溫柔的霸道」。





「咚咚咚~」

李敏收到文傑傳來的訊息:
「妳喜歡的人是我,我不准妳喜歡別人。」

又是文傑獨有的,那特別的 - 溫柔的霸道。


隨著李敏一天又一天的對文傑有著更濃郁的好感,這種曖昧的關係已經再維持不了;

他們終於成為了一對正式的「情侶」。


可是,
一段關係的開始,


同樣是揭開了結束的序幕;

僅僅三個月,
文傑已經原形畢露;

「早抖喇BB。」
假裝睡覺,為了逃避李敏的訊息轟炸,
為的是安然無恙的玩「英雄聯盟」;

「掛唔掛住喱啲野使乜成日掛係嘴邊既姐,愛係做出黎,唔係講出黎咖。」
可惜的是,
文傑口裡沒有「說」,也沒有用行動「表現」出來。
他已經很久很久沒有主動去發個訊息給李敏了;




在這些波折底下,
結果還是逃不過:「我諗我地要分開冷靜一下。」
這個老土但常見的場面。


「文傑真係好仆街囉。」
可能你喱一刻會咁諗,係咪?

但李敏又有冇錯呢?文傑唔講又有邊個會知?

所以,

與其說文傑仆街,不如說男人仆街;
與其說男人仆街,不如說女人仆街;
與其說男人女人仆街,倒不如說「人」本身就係咁仆街。



「人」有時真的很像「狗」,
我們看到心儀的對象,
就像狗看到骨頭一樣,
一定會「猛追」;

為的就是滿足我們的「一己私慾」。


「人生就是一團慾望。當慾望得不到滿足便痛苦,當慾望得到滿足便無聊,人生就像鐘擺一樣在痛苦與無聊之間搖擺。」 叔本華


我們不停的在痛苦和無聊之間徘徊,
當滿足了慾望,
就會覺得無聊。



然而,
為何我們的慾望不能在同一個人身上再倍增呢?

為何不能再把同一根骨頭再扔向更前,
反而要追遂一根新的骨頭呢?




也許,

我們就是輸給所謂的「年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