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每天上班,總是過著同一日一樣的生活,但今天有點不同。我坐在巴士的二層,聽到很 大的責罵聲﹕快一點呀,還在幹什麼,阻礙別人了。



每天上班,總是過著同一日一樣的生活,但今天有點不同。我坐在巴士的二層,聽到很

大的責罵聲﹕快一點呀,還在幹什麼,阻礙別人了。

我走下去看一看,原來是一個老伯伯,80多歲,推著輪椅。輪椅上坐著女兒。女兒200多

磅。普通人也不容易推得上,何況一個老伯。司機也幫忙把她推上車。擾攘了15分鐘,

終於上車了。老伯還一直不停罵女兒,說她自己也要用力上才行,玩什麼手機。別人幫



你,你要自己爭氣才行。

老伯看上去像一個維園阿伯,容易動怒,粗魯,大聲。但我看得出,她只對女兒這樣。

我也曾經幫過手,老伯很好人,唔該,多謝,一直說。轉頭便大罵女兒。態度轉變很快

。之後,每天放工的時間,也看到他們坐同一班車,都是同樣辛苦地上車。當然有人不

滿,這就是香港。我倒有幾分同情。多等15分鐘,沒所謂吧。你只是坐著等。你又不會



幫手。

這樣的故事,一直維持十年。不分風雨。他們永遠站在最前頭位置。後面總有人說他們

不排隊等等。香港人有時,看自己太重要。傷殘人士,老人家其實可以優先,不用排隊

。當然,沒人管,經常被罵。老伯默不作聲。

有一天,我在屋苑樓下碰著他們,原來是與我同住一個屋苑。老伯仍日夜推著女兒,女



兒說要吃什麼,他就推他去買,雖然口裡也帶著責罵。我並不知道他的女兒是什麼病,

就是行動不便。站不起來。女兒亦有種放棄的態度。只吃和玩手機。所以老伯經常責罵

,希望女兒不要放棄。

這樣,我們就好似有一種虛無的關係。經常遠處便聽到老伯在罵女兒的聲音。不久,我

離開了那一區工作,沒再乘搭那一班車。但也會在屋苑碰到,我們沒有打招呼,甚至名

字都不知道。

事隔一年多,今天在屋苑又碰到他。老伯一個人低下頭坐著,哭了。

我只看到一輛無人的輪椅。故事也不用說白了。我沒有上前,男人哭,又想誰看到呢。



再沒有聽到責罵聲,偶爾,也看到老伯推著無人的輪椅在遊蕩。每件事,背後總有故事

。如果你看到,你一定以為他是傻的。因為你不知道故事的前面。

責罵,也是愛的一種表現。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