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前所述,我們班匯聚了眾多具有靈感的人,雖然沒有其他人般厲害,但我也是其中之一。
 
就我所知,每個人獲得靈感的方式都不盡相同,有些人是天生便具有的,這種人多是神社、寺廟等擁有相關血脈的繼承者;有些人則是偶然覺醒的,像是因為某某親人的離世變得突然能感應到靈體之類的。
 
在這之外,還有第三種。
 
就是親身遭遇到靈異事件後,靈感獲得開發……
 
我比較幸運,是屬於第一類,童年時開始便有了靈感。我的靈感還未算是很強,不能偵測到某個範圍有沒有異物,也不能看到甚至觸摸到靈體。
 


我主要是透過嗅覺來感應靈體。
 
對於我來說,靈體會釋放出獨特的「味道」,這種味道有別於世間一切能嗅得到的味道,是一種獨一無二、難以言喻的異味。
 
只要我愈接近靈體所在之處,這種味道便會愈發濃郁。每個靈體散發出的味道都不一樣,但我一嗅到便能立刻辨認出這是靈體的味道。
 
感覺就像是食物,即使每種食物的味道都不一樣,但你也能知道那是由食物發出的。
 
所以當我嗅到那股銅臭味的瞬間,我便想着要盡快離開這裏。
 


心底裏這麼想着,可是在滿臉殷勤地前來迎接我的S的母親面前,我實在不敢流露出半點嫌惡的神情。
 
我強行擠出一個充滿期待的笑容作回應,縱使我的內心百般不情願......
 
「快點進來!快點進來!今天絕對要讓你嘗嘗我媽媽親手做的料理和甜品,吃過一次你便會愛上的!」S興奮地拉着我的手。
 
「嗯,我也很期待啊。」我拼命將嘴角往上揚。
 
這是我首次造訪S的家,她先帶我到客廳參觀。由於是難得的假日,S的家人都聚集在客廳裏各自做着自己的事。
 


陽光不太照到S家的客廳,但那麼多人聚集在一起,自然也會洋溢著一股溫暖的空氣。
 
可是不知怎麼的,我卻感到異常地寒冷。
 
那種冷,彷彿是由身體深處慢慢地擴散開來。
 
一邊因為夏天的悶熱而汗流不止,一邊卻莫名其妙地冷得發抖,我立刻意識到S家的客廳不太尋常。
 
「你看,媽媽為我們做了很多甜點啊,到我的房間再慢慢吃吧!」看到她們那麼好客,一心打算要快點離開的我,頓時產生了一股罪疚感。
 
「那、那我便不客氣了……」終於能夠離開客廳,總算是讓我鬆了一口氣。
 
S的房間在2樓,與客廳不同,陽光能透進來,既溫暖又舒適。
 
最重要的是,這裏沒有那種惹人厭的奇怪氛圍。


 
在S的房間安頓下後,我不禁在想,剛才在客廳裏的反差感到底是什麼。
 
我和S坐在地下,一邊吃着甜點,一邊閒聊的時候,她卻突然正襟危坐起來。
 
「那、那個……若然傍晚想去廁所的時候,兩個人一起去好嗎?」S語帶顫抖地說。
 
「這點小事倒是沒所謂啊......突然之間是怎麼了?」我暗自猜想會否和剛才進屋以後所感覺到的怪事有關。
 
S說,原來前陣子她家附近發生了一起槍擊案件,雖然精神失常的犯人已被拘捕,但一名途人卻被擊中,當場證實死亡。
 
就是因為這樣,害得S晚上獨自上廁所時都怕得要命。
 
或許這就是那股臭味的來源吧,但總感覺還是有哪裡不太對勁。
 


為了不再增加S的不安感,我並沒有告訴她那些嗆鼻的銅臭味和客廳的異常氛圍。
 
之後我們二人繼續訴說少女的心事,不經不覺已到了黃昏,也是時候吃晚飯了。當初我是答應了S吃過晚飯後才回家的。
 
能夠早點回家固然是好,但這也就是說,我又要再一次回到那個詭異的客廳。
 
下樓後,我禁不住咳嗽了好幾聲。
 
銅臭味比剛才濃烈了好幾倍......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