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她別過頭來,卻沒有看到任何人。
 
她清楚知道,那不可能是老婆婆的聲音。
 
無論怎樣聽都好,那聲音都像是由小朋友發出的。雖說老人院有某個院友的孫子出現並不奇怪,但也不會是這樣的深夜。
 
還有一點,剛才傳出的聲音並不是清晰的人聲,反而較像是用機器播放出來似的,夾雜着一些雜音。
 
她第一時間聯想到的,是傑特。
 


同時,她亦知道那是不可能的。撇除老婆婆沒有孫子一事不說,即使有其他小朋友來老人院也好,他們都不可能搶過老婆婆手中的傑特來錄下聲音,更何況傑特早已斷電了。
 
這樣想着,她的全身頓時起了雞皮疙瘩。
 
被突如其來的聲音吸引了注意,她先擱置了找老婆婆一事,想先找出聲音的源頭。
 
衣物櫃、枕邊、被鋪,幾乎所有有可能的地方都找過了,都沒有看到像是能夠發出聲音的東西。
 
剩下的,就只有床底。
 


的而且確,床底下是最有可疑的地方,但她卻有一點卻步,總覺得有一種說不出的不祥預感。
 
她戰戰兢兢地蹲下身來,探頭確認一下床底。
 
然而,那裏什麼都沒有。
 
正當她放下心來站起身之際,彷彿從更深處的地方響起了一道聲音。
 
「一起來玩吧。」
 


背上倏地竄過一陣寒意,她下意識地轉過身來。
 
老婆婆面無表情地站在她身後。
 
「咿—!」她不禁尖叫出聲。
 
老婆婆伸出雙手捂着她的口,雙眼筆直地瞪向她,彷彿示意她不許再叫出聲來。
「要玩和我玩,和這孩子沒有關係。」老婆婆厲聲道。
 
護士朋友十分肯定老婆婆不是從房門進來的,在這麼寂靜的房間內,老婆婆進來的話她必定會察覺到。
 
不知道從哪裏冒出來的聲音,加上憑空出現的老婆婆,說着莫名其妙的話語,護士朋友再也壓抑不住恐慌的情緒。
 
她甩開老婆婆的手,慌慌張張地跑出房間。
 


她一邊驚慌不已,一邊卻感到有哪裏不對勁。
 
雙手?
 
傑特在哪?
 
在她的記憶中,老婆婆不管上廁所、吃飯和睡覺,都總是抱着傑特,雙手不曾離開過。
 
難道那道聲音是傑特發出的嗎?
 
那麼,他在哪裏?護士朋友把房間找了一遍的時候,到處也沒有看到傑特。
 
老婆婆又是怎樣出現的?
 
疑問不斷從內心升起,卻怎樣也想不到答案。


 
她一直跑,跑到東翼向另一位護士求助。
 
還來不及說明原由,便拉着另一位護士到老婆婆的房間。
 
然而,她們卻只看到老婆婆摟着傑特,在床上安靜地睡着,表面看上去不像是曾發生過什麼事。
 
此後雖然護士朋友將事件的來龍去脈清楚地交代,另一名護士卻認為她只是值夜班時打瞌睡,一時之間把夢裏的內容和現實搞混了。
 
後來也沒有發生什麼特別事,夜班靜靜地度過了。
 
護士朋友下班回家後,或許是因為這晚實在太多不思議的事發生,害她身心疲倦極了,所以什麼也沒想,就這樣沉沉地陷入睡夢中。
 
隔天是難得的假日,她休息了整整一天,雖然仍然心有餘悸,但比起值夜班的時候要好得多。
 


她再次上班的時候,已經漸漸忘掉那夜發生的事,直到上司告訴她老婆婆的死訊為止。
 
據說老婆婆在她休假當天,突然出現原因不明的腦梗塞,送院不久後便證實不治。
 
老年人出現這樣的突發病變不足為奇,只是這讓她回想起那晚的事情,在她逃走後,老婆婆的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護士朋友向我轉述事件的經過時,身體還抖個不停。
 
她說事後她記起,那天晚上在老婆婆回答了那道不明來歷的聲音後,在她逃出房間時,她隱約聽到了些什麼。
 
「要玩和我玩,和這孩子沒有關係。」
 
「嗚嘩!我們永遠也要在一起玩呢!永遠哦!」
 
 


 
 
 
護士朋友想了又想,雖然有點天方夜譚的感覺,但她認為最可能發出那種孩童般高亢尖刺的聲音的,就只有傑特了。
 
她大膽推測,老婆婆之所以會消失不見,又冷不防地出現,都是因為傑特,是傑特把她帶到不知哪裏去。
 
傑特那時就在房間裏,在一個她觸碰不到的空間。
 
如果老婆婆的病逝,就是傑特所說的「永遠在一起」,那麼,老婆婆大概就是被傑特帶走了也說不定。
 
老婆婆被送進醫院時,手上的傑特卻不見了,正好說明了這一點。
 
若然那時候,老婆婆並沒有代她回答的話......
 
現在陪伴傑特玩的,又會是誰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