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界某公共屋村內, 時間, 晚上八點左右, 我搭 lift 上樓之後, 到左某一個公屋單位門外, 我襟住門鐘, 叮噹, 叮噹, 好快, 開門果個正係美惠。

「張先生, 請入黎啦!」 我入左呢間小小嘅公屋單位之內, 亦如常咁坐響枱邊呢張好殘舊嘅木櫈之上, 美惠個細佬正睇緊電視, 「子健, 做完功課未呀?」子健望住我點一點頭。

我響公事包內攞左一啲文件出黎填寫, 美惠倒左一杯水比我, 我謝過佢後, 「又要填寫呢個月嘅福利報告比政府嘞, 係呢美惠, 下個月妳好似就已經滿十八歲囉, 響法例上, 妳已經算係成年人, 到時妳就唔再需要受到福利部上嘅監管, 而我再上黎都只剩係填寫子健啲資料就得!」 

美惠望住我填住文件, 「好嘞, 攪掂, 妳地響份文件呢度簽個名, 咁就完成左呢個月嘅報告嘞!」

自我五年前結束左工廠之後, 詠宜亦因為果件事之後而離我而去, 當時嘅我意志上啲確係消沉左好一段日子, 輾轉間, 我認識左而家呢個女朋友, 再經佢嘅鼓勵同介紹之下, 我就入左政府入面嘅社福處度做事。





呢幾年間, 經我接觸同協助過無數嘅各種悲慘個案之後, 我先發覺, 比起佢地, 我嘅經歷都未算係最差, 亦可能係因為咁, 我對而家每一件負責嘅個案都會盡心盡力咁幫佢地。

就好似而家我負責緊嘅呢件個案咁, 美惠同子健呢兩姊弟, 兩年前, 某木屋區半夜發生左一場大火, 大量嘅木屋被烈火一夜之間全部焚毀, 美惠兩姊弟當時僥倖地獲救, 但雙親則響呢次火災之中不幸地葬身火海。 

事後, 政府為左呢對孤雛安排左一間公共房屋比佢地入住, 並定期為佢地作出心理輔導同物資供應援助。

文件經已簽妥, 我收拾一切之後, 就開始同佢地兩姊弟閒聊, 「係呢美惠, 仲記唔記得上次同我一齊黎果個姐姐呀? 呢, 即係我嘅女朋友麗芳姐姐呢, 佢話有一啲已經唔啱著嘅衫裙, 但總算仲比較新淨, 今次佢專登叫我攞黎轉送比妳, 叫妳試吓睇吓啱唔啱身同鍾唔鍾意喎?」 

美惠面上露住一絲微笑, 接過我比佢袋衣裙之後, 美惠即時打開膠袋望吓入面啲衫裙款式, 我留意住佢嘅表情, 跟住我知佢個心係好鍾意, 雖然只係一啲舊衫, 但對美惠黎講, 已經係一啲好難得嘅物件。





「子健, 輪到你嘞, 快啲過黎先, 張叔叔上次見到你個書包已經開始有啲爛, 所以張叔叔今次特登買左個新嘅比你, 嗱, 睇吓你鍾唔鍾意呢個款式?」 睇緊電視嘅子健聽到後, 即時好緊張咁跑住過黎, 「嘩, 個書包好靚呀, 我好鍾意呀, 多謝張叔叔!」

電話響起, 係女友麗芳打黎, 「志宏, 我想睇吓你收工未之嗎? 喂, 一陣等你收工之後, 我地不如去旺角度食薄餅囉, 好不好呀?」 我望望手錶, 哦, 原來已經成九點幾鐘。 

我應左麗芳之後, 呢度啲野都攪得差唔多嘞, 我企起身, 「好嘞, 今次嘅家訪又要完結嘞, 我地又要響下個月先至再見面囉!」 

我摸住子健個頭, 美惠亦放低手上袋衫, 正準備要送我離開, 「張先生, 真係…好多謝你同麗芳姐姐…」 美惠好似仲有啲野想講咁,  「呢兩年….你除左為我地安排社褔嘅事, 仲幫左我地兩姊弟做左好多其他額外嘅事情, 我同子健….真係…好多謝你!」 

美惠雙眼有啲泛紅, 我彎低膝頭拍住佢嘅膊頭笑住講, 「唔好咁講, 呢啲係我嘅職責黎啫, 我見到妳地而家咁懂事同生性, 就已經係我最大嘅安慰, 嗱記住, 應承張叔叔, 將來最重要就係要同子健好好咁生活落去!」 美惠點一點頭, 講完我就離開左佢地屋企。






一場火災, 令人間又多添上一對苦海孤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