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若果一個人,可以隨時挖開自己肺腑,掏出心瓣,翻出內壁來看,不難揭示,那心窩牆上,擱著的一道道厚痂血跡。



           我們的心上,都有深刻的印劃,烙下了,就沒再褪得掉。
           如同待出售的家禽牲口,燙個記號,便剩無奈的、眼睜睜的任由人開價宰割。只不過我們幸運一點,命給保住了,唯獨是心,已永遠賣在「過去」手上,贖不回來。
           活在人世一段日子,總有大大小小的事情發生過、親親疏疏的人物遇上過,「回憶」或許能隨年日減退,然而回憶中附帶的「感覺」,在人腦記憶系統裡,是最敏感、頑強的一環,最會得叫人銘記不散。快樂的歡迎之至,奈何悲傷的就夠壓逼,似低音頻,比高音牽連得更遠更廣更深,也延續得更苦久。
           若果一個人,可以隨時挖開自己肺腑,掏出心瓣,翻出內壁來看,不難揭示,那心窩牆上,擱著的一道道厚痂血跡。
           有沒有過那麼的一個人,曾經在你沒有預想的一刻,如迷路天使般,跌落在你面前?
           當你們結識上,他可以給出的好你感受過,你能達到最大程度的溫柔他亦接收過,就這樣,互相扶持著,你以為,前面還有一大段旅途會與對方一起走下去,怎料,某天裡,他竟爾一聲不響,忽然消失於你眼前。
           空氣中剩下他殘餘的氣息,和你一雙再沒有碰觸點、虛空晃動的手臂,兩腳頓在原地,不知所措。
           整個過程,彷彿夢境一場、純粹注定的時間地點腳本?抑或,事實由始至終,乃是得你一個不自量力,以為你們之間陌生得夠熟悉了,更以為對方是為著你而停留腳步,忘記別人原本就志在尋找歸家的路,找到了,你,對他而言,便不過一個碰巧不識趣、死拉著其衣角不放的路人甲。
           可惜,無論這場誤會多麼無意又煽情,仍然是一度再一度讓你每夜輾轉反側、無法安眠的夢魘。
           你曉得,歷經幾多時光沖洗,回望去,已沒見多麼疼痛不止;可是,這受傷的印痕,還是會永遠的,隱隱地、刺刺地,不時鬼祟地提醒著,你,縱使幾近麻目,它,卻依舊常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