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顧蒽琳,一個受到悲慘命運折磨的少女,在某一天遭遇一連串奇怪的事情。 那一則莫名其妙的信息將會是她悲慘人生的出口還是噩夢循環的開始? 遊戲,即將開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呢個作品係我第一個發上網嘅作品,雖然文筆唔好而且故事劇情可能唔係太緊張同吸引,不過希望各位睇得開心 覺得唔錯嘅話不妨去我fb比個like!/ ~狀況外



「咁我放工先喇,妳都唔好OT太耐呀,因住又病呀大小姐!」坐在我對面的女同事投來一個傻裡傻氣的笑臉就拿著她那限量版手袋走出辦公室。
「得喇得喇,掰掰!」隨便回應一句後,我繼續專注於電腦那發著亮光的屏幕上,把自己的一切傾注到工作之中。
「你都係呀文先生!唔好為左溝女陪佢癲啊!你都唔係第一日識呢個工作狂㗎啦。」她這麼喊一句後才真的離開了辦公室。就在她離開的那一瞬間,一整個辦公室突然安靜了起來。
空氣中只剩敲在鍵盤上的那些聲音和微小的快聽不見的呼吸聲。氣氛就這樣僵住了,不過我也沒什麼所謂就是。
「妳啊,」文志軒彷彿是為了打破這片平靜開口說,「唔好再咁辛苦自己啦⋯人地可能睇唔出,但係妳根本仲係到為左嗰件事而怪緊自己。我由細識到你大,唔通妳覺得我會睇唔出咩。」
眼看我沒什麼反應,他又繼續說「我都唔可以好似而家咁陪得妳幾耐㗎啦⋯」他猶豫了一陣子,擺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可是他剛才說的話什麼意思?看著不看著是沒什麼關係,倒是他本來⋯到底想說什麼?這個時候,他緩緩提起了他的左手,而他的無名指上比以前多了一隻鑽戒。
原來是這麽一回事。以前好像也聽說過結婚了就要移民到外地了。也難怪志軒這麼吞吞吐吐,誰也想不到他這麼突然地就離開香港。
「恭喜窩,你都恨左好耐㗎啦!記住對人地好啲呀,唔好再成個細路仔咁啦。」我抬起頭努力擠出一個笑容,緩解一下這個越發嚴肅的話題。
雖然早就預料到這麼一天,可為什麼偏偏要挑在我最需要陪伴的這個時候啊。
「顧蒽琳我認真㗎。我知妳仲好怪責自己,我亦都知妳成日想做傻事,不過都過左咁耐啦!而且嗰次只係意外,冇人想㗎。我以後唔會再有機會睇住妳㗎啦。」


我又怎會不知道呢?我當然不是故意害死他們。可我又怎麼可能這麼容易就原諒自己⋯原諒這個白白看著雙親死亡而什麼也做不了的懦夫呢?
「你覺得我冇試過放低咩?我⋯算啦。我攰啦,走先。」我努力壓抑著心裡那份悲痛和悔恨,低下頭小聲的說「喂⋯你記住要好好地照顧你老婆啊。Kat係個好女仔尼㗎。」就像是怕自己再也沒機會說一樣,在跨出門口前說出了這麼一句話。
可誰也想不到,這將是我對志軒臨走前說的最後一句話。
我安靜的走到了升降機大堂,腦海中一直浮現著猶如惡夢一般不斷折磨著我的那一天。可惡,頭又開始疼了。大堂的燈管怕是快走到生命的盡頭了,照明開始不穩定地閃爍,光度也漸漸暗淡下來。看來得跟管理處說一下了啊。我使勁往太陽穴那兒揉著,就這麼走進了升降機。
27—26—25—升降機緩緩下降,而就在這時,褲袋間的手機突然震動了一下。拿出來一看,發現是接收了一則信息。
咦?奇怪了,這大廈升降機槽的信號怎麼變得這麼好?竟然能收到信息了。我點開信息,發現是一個我未曾看見過的號碼。奇怪的事情不止這一樣。該說,信息的內容更是讓人摸不著頭腦。
"妳想變強嗎?"
"妳希望達成自己的願望嗎?"
"妳⋯
一開始我以為又只是不知道哪個傻子發的垃圾信息。可是繼續看下去,我一整個人愣住了。這個人到底是誰?


⋯希望自己父母復活嗎?"
我真傻,差點就信了呢。再想一想就會知道了吧,大概是資料在不知道哪兒傳出去了。我自嘲似的抓了抓頭髮,目光重新投放到電話屏幕上,一下子認真起來。
既然說除了這樣的話,那我就儘管看看你有什麼能耐吧。雖然不知道在屏幕另一邊的是何方神聖,是惡魔還是天使,但到了現在⋯我也沒什麼可以失去了呢。
沒有任何一絲猶豫,就這麼簡潔地回覆了一句:我想。
或許是心理問題吧?回覆了這麼一句話後硬是覺得升降機的移動速度越來越慢⋯彷彿看到了螢幕另一旁的暗笑一般,心裡越是感覺到一種無形的壓力。就在我這麼想著的同時,手機再一次微微震動。
還真的是回覆了啊。雖然我到這一刻還是覺得在升降機裡面能夠接受信息很奇怪,可是在這一刻這貌似已經不是最值得注意的了。
"已確認意向"
這是⋯什麼意思?我的腦海充滿了各種各樣的疑惑,而這一個個疑惑多得快讓我昏倒過去。跟剛才不同,現在我開始感覺到前所未有的迷茫和恐懼。
"歡迎來到殺戮樂園,在等待其他參加者期間請在房間裡得到充分的休息。最後祝妳遊戲愉快。"
升降機就在這一瞬間煞停,頭上的燈光也同時間暗淡下來。怎麼回事?未能習慣眼前的黑暗,我只能緊靠升降機的扶手等待著不知道會否來臨的救援。良久,就在絕望逐漸侵蝕理智之際,我感覺到腦袋後的一記重擊,意識漸漸遠去。


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處身於一個陌生的房間中。房間裡有充足的光線,可一眼望去,驚人的發現並沒有任何一扇窗戶。不對,這個時候好像應該更為緊張?畢竟我在準備回家的途中忽然收到一個莫名其妙的訊息,忽然就昏倒過去,又忽然就來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要不是我還隱約感覺到後腦勺的痛楚,我還以為自己是在做夢啊。
眼下要先解決的問題大概就是⋯要先離開這個房間吧。從稱不上是舒服的大床上走到大門,地上冰冷的觸感給這一切增添了好幾分真實感。
「咦?奇怪啦,點解度門⋯開唔到嘅?」手心裡的門柄無論是怎麼扭也卡住在原位不動,更別說想要走出去。
就如所有漫畫情節一般,不知名的聲音在房間的某一處響起來了。
"再一次歡迎各位嚟到殺戮樂園,相信各位已經等唔切遊戲開始㗎啦?咁我唔講咁多,先簡單的為大家介紹下陣間嘅遊戲啦。"
這就是這個噩夢的開端。
遊戲,開始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