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宣佈戴芷瑜的死訊後,班上驚嘆的聲音此起彼落,然而音色不帶一絲哀愁。
  「自殺?」一名學生說。
  「算係咁啦。我地班今個學期過左咁耐先有人自殺,已經算唔錯架啦。」另一名學生回應。
  「但係估唔到,死果個係戴芷瑜囉……」
  「係呀,明明佢咁有活力。真係爆冷。」
  本來學生們低聲說著八卦,但一名學生卻用全班也能清楚聽見的聲量,說出這句話。
  「真係可惜,咁就死左個靚女。好彩佢之前唔受溝,如果唔係真係喊死呀。」
  說話的人叫陳天偉,頭髮因使用大量髮泥而豎立,恤衫鈕也沒有扣好,打扮標奇立異。為人口無遮爛和愛搞事起哄,是不良學生的典型。程釋源平日跟其沒什麼交集,對此人毫無好感。
  那番直率的言語,使其他人不再忌違。
  「佢一自殺,我地籃球隊真係冇乜希望。」一個跟陳天偉交情不錯,同樣是籃球隊成員的女性同學附和。「起碼打埋分組賽先呀嘛。真係俾佢累死呀。」


  她又「嘖」了一聲,一副不滿的嘴臉。
  「佢想自殺,點解唔同我地講先呢。如果早啲講,我地可以搞個歡送會丫。」陳天偉呶起嘴,雙腳放在桌上,一副輕浮的模樣。
  「喂,就算你肯搞,佢都未必賞面啦。人地有男朋友架啦。」
  「咪係囉。係我就寧願陪仔啦。」
  陳天偉兩名友人這樣說,眼光不自覺瞄向程釋源,理所當然的全班的視線,也漸漸集中在程釋源身上。
  因為他們關係親密,班上大部份人也誤以為他們在交往,只有小佳一人才知道真相。
  「係喎。唔記得左成個男朋友係度添。」
  陳天偉乾笑了幾聲。他坐在程釋源數行之隔,距離頗遠,於是提高音量,說:「喂,程釋源,佢自殺之前,你有冇把握機會扑佢呀。冇就蝕啦。」
  接著,全班哄堂大笑。
  班上同學的態度,程釋源完全看在眼裡。傷心、憤怒、不忿、委屈與疑惑交織,混濁了他的心情,全身不住顫抖,臉色變得通紅。


  人都已經死了,為什麼還要破壞她的形象呢。
  「點呀。冇扑,起碼都有摷下掛?唔好話俾我知你未揸過佢對波呀,哈哈哈……」
  愈來愈下流了,程釋源,也瀕臨爆發邊緣。  
  這個時候,坐在陳天偉旁的小佳想要調停:「唔好咁,俾佢靜下啦,而且你地誤會哂,佢地唔係男女朋友……」
  「關你撚事咩。」陳天偉在瞬間收起了笑容,一手推了小佳落地。
  程釋源終於按捺不住,怒氣沖沖的走到陳天偉桌前,雙眼彷彿要噴出火來,而陳天偉只是氣定神閒的回望對方,沒有半點心虛的迴避視線。
  「喂喂,講下笑係咪唔得先。」
  「講咩野笑……依家有人自殺死左呀。」
  他盡力保持平靜擠出這番話,然而陳天偉只是聳了聳肩。
  「咁又點?有人自殺好閒架啦。又唔係未見過。」 


  程釋源睜大雙眼。
  他不能理解。為什麼身邊有人死了,還可以如此談笑自若呢?不但是陳天偉,連其他同學也是。他們不會覺得悲傷嗎?
  他的目光橫掃了全班。光從這些人的表情判斷,便能斷定沒有人對陳天偉的話有所異議,反而自己才是班中異類。
  自殺是等閒的事。自殺是一個平凡不過的選擇。自殺的意志,每天也如此提醒世人,所以他們早已麻木。
  對於他們來說,自殺只是跟轉學差不多的概念。
  只是永遠也不會再見這個人而已。人生本來就是聚聚散散。  
  然後,他回想起當年的一幕。
  一個少女,曾經為自己的自殺決定而緊張,和哭泣。
  那個少女,拯救了自己。
  果然他還是無法接受。所以,他大聲吶喊。
  「你地班人係咪痴線架!有人死左唔會傷心,當人命係咩呀!」
  「點解要傷心?」陳天偉先是一怔。「佢做左佢想做既事,恭喜佢都黎唔切啦。」
  一個學生,不知是湊熱鬧還是什麼的,突然拍手叫好。好像還有人吹起口哨。
  班長,大眾所認知的精英學生,也附和:「程釋源同學,你唔記得自殺,係『自願殺死自己』既簡稱咩。雖然陳天偉同學平時品行唔好,但係今次佢冇講錯喎。你如果真係珍惜你既朋友,就應該尊重佢既意願啦。」
  很明顯,自己已經孤立無援。


  但他不甘心。他只是像當時的戴芷瑜,表達出自己的直率而已。
  他無法反駁,呆在當地。看在眼裡的陳天偉便說:「咪扮哂野啦。睇你個款緊係扑唔到佢,所以扯哂火喇。想出火就去叫雞啦。」
  「……」
  程釋源不由分說便往陳天偉揮拳,但是陳天偉卻很輕易的閃過了,繞到他的身後再順勢伸腿,把他踢了個狗吃屎。
  「區區一隻IT狗就想郁我?」
  陳天偉鬆著領帶,如斯說。
  平時只會對著電腦編程的程釋源,體能比不上經常搞事的陳天偉。別說還擊,連爬起來他也很吃力。
  「拿!阿Sir。」陳天偉突然叫道。
  老師只是微微點頭,連眼神也不敢跟他對上。他是出名怕事的,所以這場騷動他一直沒有插手。
  「第一,係佢打人在先,我只係合法防衛。」
  在程釋源爬起之際,陳天偉用力踩他的背,讓他再次倒下。
  「嗚……」
  「第二。佢冇尊重到人地自殺既意願,違反左他人既基本人權。基本上我可以告發佢,告佢上法庭。」
  老師但求息事寧人,要是被告發一定會為學校帶來影響,自己也是被興師問罪的目標。一想及此,他便誠惶誠恐地回應:「吓?陳同學,哈哈。唔好搞大件事啦。」
  「唔會,唔會。我係啲鐘意搞小動作既人黎咩?」


  與此同時,陳天偉一手抽起程釋源的頭髮。
  「既然我唔告佢,咁我打佢一身都唔會太大問題掛?最起碼唔會上差館先啦。」
  「但係……」
  「放心,我會有分寸,唔會打死人既。」
  接著,他又打了程釋源一拳。
  言下之意,就是要讓他充當發洩對象,只要打夠,這件事就會劃下句點。衡量過利害關係後,老師馬上做出決定。
  「班長。」老師。
  「係。」班長。
  「同我鎖門。」
  班長聞言,快步把門和窗戶關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