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你我皆有各自人生,淺嘗大同,細味小異。 一本人間散文集,隨意揭開,或許找到知音人。 https://www.facebook.com/%E5%8F%A4%E8%B7%AF%E7%B1%B3-439288299797946/?view_public_for=439288299797946



《無聲》  
  每逢空閒的夜晚,我總愛到街尾那小餐館坐坐。那裏的環境尚算舒適,不大嘈吵。隨意點些小菜,一邊吃一邊想東想西,便可卸下整天的勞累壓力。最重要的是,任我閑坐多久,老闆也不會趕客。

  老闆是個懂人情世故的人,生意不忙的時候,總會和我聊聊「人生經」。聊著聊著,我便由店裏的常客變為老闆的朋友。
和老闆熟落後,我請他在店子的玻璃幕門外放了張圓桌,讓我靜靜地獨度夜晚。那位置偏得剛好,只有零星餘光照著,好讓我隱於漆黑的巷子中。
  數不清多少個夜晚,我坐在那張被孤立的圓桌旁,享受巷弄裏的一席寂靜盛宴。比起熱鬧的酒吧,這裏更解人愁困。一個人,一張桌,一把椅,一壺茶,一碟小菜,便是一晚。
  老闆總勸我別晚間喝茶,說那不利睡眠。我只是微微一笑,愜意地回一句「你不懂」。煙,散不去我的憂;酒,醉不透我的愁。唯獨一口熱茶,懂我的苦澀;唯獨這角寧靜,聽我訴心腸。
  那夜,街道依舊安寧。正當我醉心品茶之時,突然有人在對面坐下。一向獨佔此桌的我,頓覺此人的無禮,不禁生了點躁意。
  「老闆,啤酒!」那人朝店內如是叫道。
  我端詳了一番,那人是個普通的女性,衣著正式,大概是個上班族。以她那氣冲冲的狀態來看,應該是來喝酒洩憤的吧。
  酒到,她豪爽地整瓶灌下,絲毫不怕會嗆到。一瓶酒灌下去,她的臉開始泛紅,但依舊保持不悅的神情。我猜,她應該尚有知覺,不至於馬上暈過去。


  「啊!!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她突然朝天咆哮,把我嚇到了。
  「你說!為什麼!」
  她盯著我,憤怒地質問著。未等我反應過來,她又自顧自地開口抱怨。
  「明明我已經很努力了!為什麼就是做不到!!偏偏是那些耍心眼的才能成功!!到底要我……」
  眼前的她,憤怒地斥責著世道的不公,拚命地呐喊著自己的坎坷。我想,她在那委屈的困境中,壓抑了很久吧。我想,她和我一樣,也是個可憐人吧。我放下手中的茶杯,望著情緒激動的她,聽她訴說一切。
  許久過後,我見她抱怨得有點累了,聲也沙了,便拿出備用的小杯,為她斟了半杯茶。
  「嘗嘗吧,挺不錯。」我溫和地說道,並向她遞去茶杯。
  她接過茶杯,毫不猶豫地一口喝掉。待茶的餘韵漸漸浮現,她的面容不再醉醺醺,情緒也稍稍恢復平靜。
  「怎樣?不錯吧。」我自豪地說道。
  她並沒有回應,只是若有所思地望著我。見她默不作聲,我也不敢打擾,只好靜靜地品我的茶。過了很久,她才有所動作。只見她從手袋裏掏出幾張紙幣夾於杯底,便一聲不吭地轉身離去。


  後來的那幾晚,她也如期到臨。點過小菜後,她又會開始自說自話,抱怨起自己的身世。我依舊靜靜地聽著,不回應什麼,當作是收聽晚間電臺。看她那「津津樂道」的樣子,似乎也不想我給予任何回應。
  那幾晚,她不再喝酒了,而是與我共享桌面的那壺熱茶,大概是被我「感染」了吧。
  待她抱怨至徹底痛快,便會再向我討一口茶喝。喝完,她就默默離開了。老實說,這樣的場景有點怪。兩個陌生人,像故人般「談心」,又像路人般「道別」。
  這晚,我如常來到小店。等了很久,她也沒有出現。少了她的故事,總覺得這個夜晚過得不夠暢快。也罷,不過是個過路人而已。我喝過最後一口茶,便走進店內結賬。處理完賬目後,老闆向我遞來一個盒子。
  「那位小姐下午來過一趟,特意吩咐我轉交給你。」
  我接過盒子,看了看封面,原來是一盒茶包。向老闆道謝過後,我便走出餐館。在這幾步間,我總覺得盒背的質感怪怪的,便好奇地將它反轉。這才發現,原來盒子的背面貼了張便條紙,紙上寫著二字——「謝謝」。
  簡單易懂的兩個字,卻給我一種不可言喻的感覺……看來,獨享此處靜謐十餘年的我,遇上了懂得共賞之人……
  走到馬路的對岸,我回過頭望了望。那角昏暗,似乎不再單調。
  也許,潦倒失意的人,不奢求救贖的天使,但願遇上知音人,讓他傾訴心腸。不相識也好,對坐呆望也好,不必對答,靜靜地聽著他說,就足夠了……
  無聲夜,茫人互賞侘傺。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