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陳太按照兒子的電郵,到逹了這聯邦山上的幸福旅館 陳太上次到訪聯邦山,這裡還是聯邦大學,「亞成地」還是擁有高度自治,行政司法獨立 但在2020年,「納尼亞」提出第24次國王釋法,立志禁止「亞成地」居民提倡獨立 後來 「亞成地」軍隊拘捕了陳太的侄子,因為他在2017年提昌獨立 然後「亞成地」軍隊進攻聯邦大學,把這間大學移為平地 陳太的兒子看到這光景,立時移居外國 但陳太決定留在「亞成地」,於是打算寄居幸福旅館 朗賢是幸福旅館的店主,他早在2015年離開「亞成地」,移民國外, 去年他投資開設這旅館,盼給「亞成地」的人民一點點平女 知苗是聯邦大學畢業生,常常在幸福旅館的演講廳開設工作坊 盼富足的旅客,寄念窮人 朗賢和知苗都放棄了反抗「納尼亞」,只能為「亞成地」作微小的付出 陳太早己心淡,只常平淡地渡過餘生 陳太的侄子沒有選擇,只可以在監獄中渡過餘生



陳太按照兒子的電郵,到逹了這聯邦山上的幸福旅館

陳太上次到訪聯邦山,這裡還是聯邦大學,「亞成地」還是擁有高度自治,行政司法獨立

但在2020年,「納尼亞」提出第24次國王釋法,立志禁止「亞成地」居民提倡獨立
後來 「亞成地」軍隊拘捕了陳太的侄子,因為他在2017年提昌獨立
然後「亞成地」軍隊進攻聯邦大學,把這間大學移為平地


陳太的兒子看到這光景,立時移居外國


但陳太決定留在「亞成地」,於是打算寄居幸福旅館


朗賢是幸福旅館的店主,他早在2015年離開「亞成地」,移民國外,

去年他投資開設這旅館,盼給「亞成地」的人民一點點平女

知苗是聯邦大學畢業生,常常在幸福旅館的演講廳開設工作坊
盼富足的旅客,寄念窮人




朗賢和知苗都放棄了反抗「納尼亞」,只能為「亞成地」作微小的付出
陳太早己心淡,只常平淡地渡過餘生
陳太的侄子沒有選擇,只可以在監獄中渡過餘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