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成長中有一段日子,我是深信自己有天會移居紐約的。在一個不算繁榮的加國城鎮長大,很渴望有天能在一個大都會中大展拳腳。有人喜歡巴黎,有人喜歡東京,而我一直對紐約有著一種情意結。 大學二年級時,在節衣縮食下終於儲滿前往紐約的旅費,就跟一位朋友一起遠征東岸。別以為加拿大與美國是鄰國,距離便不是很遠;其實由我家鄉愛民頓前往紐約,需要飛行五小時,還要先在多倫多轉機。






成長中有一段日子,我是深信自己有天會移居紐約的。在一
個不算繁榮的加國城鎮長大,很渴望有天能在一個大都會中大展拳腳。有人喜歡巴黎,有人喜歡東京,而我一直對紐約有著一種情意結。

大學二年級時,在節衣縮食下終於儲滿前往紐約的旅費,就跟一位朋友一起遠征東岸。別以為加拿大與美國是鄰國,距離便不是很遠;其實由我家鄉愛民頓前往紐約,需要飛行五小時,還要先在多倫多轉機。

時報廣場上的霓虹燈、高聳入雲的摩天大廈、神乎其技的街頭表演者、街上衣著時髦的路人,每每令我這個「大鄉里」大開眼界。鍾情各樣藝術創作的我,當然被每間美術館、歌劇院、畫廊、咖啡廳、主題商店深深吸引著,陶醉得樂而忘返。我跟自己說:「這就是我畢業後要移居的地方!」

然後我懷著我的「紐約夢」繼續完成學業,但後來發覺自己在當地連一位認識的親友也沒有,實在很難立足。而我的家人統統都在香港,並且這也是自己的出生地,所以最後就決定了試試回港打拼。



回看這十三年的回流經歷,實在是一場血戰。

香港跟紐約一樣,同樣有著霓虹燈與摩天大廈,街上路人的步伐也特別急速。習慣了慢條斯理的加拿大生活,只會一樣被大城市的節奏和遊戲規則狠狠打下一記耳光。從跌跌撞撞中,終於可以傲立人前,當中又要跨過多少障礙?

最終我還是沒有移居紐約,但慶幸自己一樣從鄉鎮出走,到了大城市綻放光芒。要特別鳴謝「亞洲國際都會」的鞭策,今天我才是一位有點歷練的創作人......

– 侯嘉英
www.brianha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