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來報到,我好快有個新朵:小兔兔。

點解嘅?因為純情小兔兔囉!

的確,我係比較斯文,但絕對說不上純情,至少以前從無人咁形容過我。可能係我工作背景,令同事有呢種錯覺,又或者,我係單純到連自己有幾咁單純都唔知。

有位師兄同我講,教師同警察嘅分別,只係一堆披著羊羊皮嘅狼,同披著狼皮嘅狼。我心諗,呢位師兄想法未免過於悲觀。我總抱著一個信念:人,總會有好人;而且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更何況,大家都對我好好,特別關照我。我就好似身份證,佢哋去到邊都會帶著。係我心目中,佢哋嘴賤但心甜,高傲但宅心仁厚。



我好快就融入呢到,而且工作愉快,因為有一班呵住小兔兔嘅同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