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的樂園大門前如想像中多人,但仍阻不了人群之中一名興奮過度、幾乎要把自己嗓子都喊壞的胖小朋友韓煒,在人前蹦蹦跳跳;韓宇幾番想上前阻止弟弟犯傻一樣的興奮,卻都被王逸南按住了說:「由他吧,他高興啊。」

「小瘋子一樣!」韓宇小聲罵道。

的確,要不是韓煒的樣子長得異常可愛,肯定是一個惹人側目的小屁孩,現在倒好了,大吵大鬧也得來四周的人都含笑看望,還算沒丟太大的架……

帶著小朋友的關係,兩人自然沒法丟下他而去玩甚麼激烈的機動遊戲,不過都沒介意,反正此行主要想哄哄韓煒開心,也順道散散心就是了。

韓宇看著韓煒玩得那麼興奮兮兮的,也忍不住跟王逸南說:「你啊,別常寵他太多,你答應今天帶他來樂園玩,他生日時我就不知道帶他去哪好了。」



王逸南從容地笑道:「煒煒不只是喜歡這裡啊,還喜歡我呢,我保證他生日我帶他上個廁所,他都一樣會在廁所歡呼。」

「你就這麼有自信。」

「必須的。」

適合小孩玩的機動遊戲不多,所以一行三人轉戰攤位遊戲的陣地。韓煒很快就挑上了一個可以換遙控車的攤位,韓宇還來不及說甚麼,王逸南已經走過去了。

王逸南一下子把韓煒抱起來,說:「怎麼樣?想要哪輛車?」



韓煒笑瞇瞇的指著不遠處一輛紅色的遙控跑車,說:「我要那個!」

「好!南哥哥給你贏回來!」

「加油哦!」

結果韓煒就在他們身後看了快二十分鐘,還是沒能贏得甚麼……

韓宇忍不住擠身進來,問王逸南:「玩甚麼的?」



「拋膠圈,要五個全中才行。」

「你就這樣的水平啊?玩到天黑都贏不了!」韓宇不屑地罵道:「我來!」然後一手搶過他手上的膠圈,兩眼一瞇就瞄準不遠處的玻璃瓶。

一分鐘後人人目瞪口呆,韓宇全中了。

跑車送到手中時,韓煒幾乎要尖叫了,可是知道哥哥不喜歡他這樣發狂,所以把所有的興奮雀躍都化成深深一吻印在韓宇的臉頰上,摟著哥哥的脖子說:「哥哥好厲害!」

韓宇自豪地托一托韓煒的屁股,說:「怎麼樣?哥哥厲害還是南哥哥厲害?」

「哥哥最厲害了!」

旁邊的王逸南馬上妒忌起來:「你這小孩真忘恩負義啊!」

對小孩才不會真的生甚麼氣,路過小食亭時,王逸南亦不忘主動給兩兄弟買了一人一瓶飲料。韓宇一手拖著韓煒,一手接過飲料,問:「你的呢?只買我們的?」



「我跟你喝同一瓶。」王逸南笑說。

「誰要吃你口水?」

「是誰昨晚臨走時拼命親我的嘴啊?直接舌吻的口水比這飲料還要多嘛……啊!痛痛痛痛痛!」王逸南的手被韓宇捏住了,對方一用力就真不是嚇唬人的,有夠疼,鬆手後還留著明顯紅印。

韓宇拖著弟弟快走往前走了,王逸南還是追了上去。

玩了一整天,人特別累,王逸南借故說想在韓宇家洗澡,而到韓宇後來洗完出來後看見韓煒竟被他放上上格床睡覺時,就知道這人又作怪了。

忍不住輕踹他一腳,問:「還不走幹嘛?」

王逸南:「賴著你啊,不走了。」



「又想擠我床!」

「那我去陳耀房間睡好了。」

韓宇白眼罵道:「別耍這招!要睡好好睡,我大人有大量!」轉身翻了上來,跨過王逸南而躺在裡面,說:「我睡裡面的,要掉下床的也得是你先掉。」

王逸南笑道:「沒關係啊,上次都這樣。」

韓宇才閉眼不久,就感覺到一隻大手在他的屁股上摸著捏著,猛然睜眼:「你幹嘛?」

「屁股挺有彈性的。」王逸南調戲他說。

韓宇:「想死啊你?」

王逸南笑道:「反正以後也要用啊,你不讓我認識認識它?」



韓宇瞬間紅了臉:「王逸南你是不是變態?」

「不變態,可是我是色狼。」說罷一大巴掌扇在屁股一瓣之上,痛得韓宇哇哇大叫……

還好韓煒沒被吵醒。

韓宇馬上小聲罵道:「你不要臉!」

王逸南憋笑憋得要死:「你屁股好玩啊,我們今晚要不要試試?」

「試甚麼?」

「做愛。」



聽著王逸南說做愛輕鬆得像說做飯一樣,韓宇頓時覺得自己嚴重低估了對方的臉皮厚度!

「你就……你說話就這麼直接啊?」

王逸南隨興點點頭:「嗯,我想幹你。」

「你色情片看太多了……」

「我們試試吧。」翻身過來馬上壓在韓宇之上,像是早有準備一樣。

韓宇別過臉:「你……我們這麼快啊?」

「要多慢?我自問壓住這道火好久了。」王逸南如實說著,一邊回想這陣子以來不斷在腦海浮起的幻想,想把韓宇狠狠按在床上操弄再引出他陣陣呻吟……他媽的連自己都覺得自己變態,最近自慰都不看色情片了,單靠這幻想再回憶韓宇每道銳利的眼神,都使他全身發燙。

說實話韓宇也不是沒有這方面的需求,青春躁動總有遐想,尤其當王逸南長得那麼好看的時候,渴求自然會有,但強橫的道德底線又提醒著他先不用那麼快,至少上格床還有一個弟弟,至少……「你還沒成年!」

「甚麼?」

「你未滿十八歲,我不跟小朋友做愛。」

王逸南頓時失笑:「小朋友?你界線分得好清!」

「對啊,我思想就是清晰。」韓宇見他抓住自己的手鬆了一點,信心也壯大了一點:「我覺得大家應該矜持點,你說對不對?」

沒想到王逸南很爽快就應了:「好,沒事,今晚不弄你了。」

韓宇還隱隱不安著,靜了好幾分鐘,果然耳後又傳來一道聲音。

「那我生日那天,你記著脫光衣服在床上等我喔。」

媽的!王逸南你就是個大變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