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逸南有點擔心:「你說這個幹嘛?」

「沒甚麼,隨口問問。」

「這種事不能隨便說。」

「嗯。」韓宇主動親了一下王逸南的下巴,笑道:「你鬚根剃不乾淨啊。」

王逸南:「借我你的鬚刨。」



結果是二人雙雙進了浴室,性事再戰了一回,洗乾洗淨了穿著浴袍回到床上,王逸南把頭枕在韓宇的大腿上,享受對方給他用剃鬚刀清理鬚根。

這個角度看王逸南,感覺真的好帥-韓宇暗暗為自己的花癡感到羞恥,不過眼前這人真的是怎看都好呀。

突然問起分開會怎樣的事,說是單純好奇其實亦相當牽強,是不期然想起那天王大業說的話而失了底氣;對於感情可以信心十足,但對於現實,誰都知道人是無能為力。

王大業說自己會為堅持而後悔,那麼到底甚麼磨難真會讓自己承受不了,甚至連這份最珍視的感情都要割捨?韓宇不敢細想下去,只怕想得太多,到最後真的找到答案。

一邊給王逸南刮著臉,一邊說:「以後我都給你刮鬚根,好不好?」



王逸南陶醉之際,心又被震盪了一下,說:「好。」

韓宇滿足了。

王逸南的假期不算長,兩個星期不到,就打算全都留在香港了;別的留學生一般都會趁機歐遊,但王逸南選擇不去,是因為知道韓宇還要照顧弟弟而走不開,歐遊的計劃就不如留待遲些二人一起實踐。

第二天的中午,韓宇把韓煒接了回家,在家門口說:「今天讓你見個神秘人物。」

「是舅父嗎?」



「不是。」

「耀哥哥?」

「你每天都看到他,哪裡神秘?」

韓煒搔搔頭:「那我猜不到了。」

還未掏出鑰匙,門就從裡面開了,韓煒一看見開門的是王逸南,興奮得馬上尖叫,嚇得韓宇連忙把小孩子推進屋裡再關門,免得嚇壞鄰居們……

「南哥哥!」韓煒撲到王逸南身上的動作還挺像韓宇在機場上的急進,抱得緊緊的滿是雀躍和震撼;太久沒見過他了,有時候夜裡睡不著時還會幻想他回來,沒想到現在可以見到抱到暖乎乎的真人!

王逸南親暱地親了一下小腦袋,說:「煒煒長高了是不是?」

「有!哥哥每天都讓我喝牛奶,會長高的!」



「可是你也胖了啊,是不是吃許多雪糕?太胖沒有女生喜歡的啊。」

韓煒仍是笑瞇瞇的,懶理對方說了甚麼,熱情地回吻了一下臉頰,說:「我好想南哥哥。」

「南哥哥也想你呢。」王逸南從背後拿出一個禮物盒,說:「煒煒聖誕快樂。」

「還有禮物!」韓煒雙眼直發亮,不過想到哥哥常教自己不可以當著別人面拆禮物,就先放到一旁,繼續擠在王逸南懷中,享受這久違的溫暖。

韓宇先不管這兩個大孩子,把買好的菜都放到廚房裡,接著就開始下廚做午飯了。

最終韓煒還是在王逸南的慫恿下拆了禮物,一看是心愛的機動戰隊的拼圖,馬上又心花怒放地叫嚷起來,說可以跟哥哥送的機動戰隊模型湊一系列了,還笑鬧了一會就跟王逸南一起趴在地上拼拼看。

韓宇把菜端出來時正看到這畫面,會心微笑的瞬間,驀然又想起王大業。



「那麼孩子呢?你能給他生?」

這問題,見面的時候回答的理直氣壯,說是命運註定,但當看著他跟一個小孩玩得那麼投契愉快時,心就泛起莫名的酸。

韓宇抿抿嘴,微笑說:「來吃飯。」

一大一小孩子抬頭一愣,王逸南就主動拉著韓煒去洗手。平常小饞鬼韓煒都懶得洗手就抓到飯桌前偷吃,今天是王逸南督促就馬上規矩起來,站在小矮椅上扭著屁股洗足十五秒的手,乖順的出奇的樣子讓王逸南更是寵溺。

約好了晚上一起吃聖誕大餐,所以韓宇沒煮太多,兩道小菜剛剛好。韓宇的廚藝不算精,純粹會煮幾味普通的,但王逸南總說是全世界最好吃的菜,從前覺得誇張,如今聽來份外窩心。

三人以外還有郝小希一起吃大餐,所以出門後先去了酒店接人,才一同去了王逸南預先訂好的餐廳。

郝小希也喜歡小孩,不過哄人的技巧還是王逸南熟練,所以席間都是王逸南被小孩賴著,韓宇就識趣地主動跟郝小希多聊天。

「你是哪裡人?」韓宇問。



郝小希:「上海。」

常言上海姑娘又白又漂亮,韓宇倒沒想到男生亦如此。郝小希一副無公害的羞澀樣子,搭在一臉清秀的臉龐上確實好看,要挑剔的可能是太柔弱,感覺有點陰沉。
韓宇又問:「你跟阿南是讀同一科嗎?」

「不是啊,我讀文化研究。」郝小希說:「認識南哥是有次看見我被別的國家來的交流生戲弄,替我出頭,結果就多聊了。」

韓宇笑道:「那挺有緣分的。」

「是啊,我也這麼覺得。」郝小希同意道。

聽到這,王逸南不期然一僵-怎麼這話聽起來就是不太對勁?

聖誕大餐沒火雞,但有燒牛排,王逸南先切了兩小塊給韓煒,然後給了郝小希,最後才到韓宇。



韓宇頓了頓,拿起水喝了一口。

吃得差不多時,蛋糕就被端上來了,是王逸南哄小孩的傑作。特別愛好甜食的韓煒興奮不已,三個哥哥拿著酒杯和他的橙汁碰了杯後,他便狼吞虎嚥似的吃了。
王逸南再跟郝小希碰了杯,說:「祝你聖誕快樂。」

郝小希欣然碰了,還心情大好的喝乾了杯。

王逸南轉而把杯遞到韓宇面前,深情萬分地說:「永結同心。」

韓宇微微一笑,也碰了杯,淺喝了一口。

飯後把郝小希送回了酒店,剩下的三人就一同回家。三人牽著手,韓煒樂不可支地在中間蹦蹦跳跳,是淡淡的溫馨。

夜裡,韓煒還在的關係,二人不敢過分放肆,就安安分分相擁躺著。

韓宇今晚的心情不太好,別人看不出,王逸南卻感覺得一清二楚。

「喂。」

「嗯?」

「你是不是怪我今天不先給你切牛排?」王逸南問這個,是因為看見他那時有點異樣的神情。

韓宇愣著:「甚麼牛排……啊?不會啦,我沒那麼小器。」

王逸南仍執著解釋:「先給他是因為他是外人,就是客人,而你,是家人。」

韓宇不敢說完全沒有介意過,至少那一刻是有丁點不自在,但自覺小事就不放在心上,沒想到王逸南會細心得這種細微事也察覺到,再加上一句甜入心的解說,不快自然沒了。

他笑著摟緊王逸南的腰:「我真沒有介意啦。」

「你介意也可以呀,吃吃醋很好。」

「王逸南。」韓宇說:「你喜不喜歡小孩?」

王逸南自然而然地回答:「喜歡啊,你看我多喜歡煒煒。」稍定神:「問這幹嘛?」

韓宇委婉的語氣:「我和你……以後怎辦?」

「甚麼怎辦……」王逸南恍然大悟:「韓宇先生你不要告訴我你心情不好了半天就為了這問題啊?」

韓宇低頭:「我不知道。」

「天啊原來你真的煩這個!」

「你小聲點啊韓煒在睡覺……」

王逸南馬上收細音量:「我是喜歡小孩啊,可是我更喜歡你,那又怎樣?」

「……」

「要不我們下次再試試不戴套,我讓你懷我孩子?」

韓宇:「我說認真的。」

「我也跟你認真。」王逸南說:「我就喜歡你,沒孩子就沒孩子啊,難不成我要為了有個孩子,他日找個女人結婚生孩子?邏輯不對,喂還有我對她們就他媽的硬不起來啊,想生也沒有哦……」

韓宇豁然一笑:「好吧這解釋不錯,我接受了。」

「快睡吧。」

「嗯。」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