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宇的畢業禮也到了,王逸南理所當然的成為他全天的攝影師兼助手,而當韓宇把他介紹給身邊朋友時,各人無不瞠目結舌,就以許文軒的表情最為經典,目瞪口呆不敢相信自己問過許多次有沒有女朋友的人竟然有一個這麼勁爆的男友在身邊。

許文軒:「你收得很隱密啊……」

韓宇的臉有點紅:「沒必要說就沒有特別提,不過今天帶來見人了,沒辦法不介紹。」

舅父舅母也來了,分開居住已有幾年,相處之間的磨擦已經不復存在,相見如初,韓宇還保有自覺的禮貌,兩位長輩亦對他甚是關心;長高了許多的韓煒也穿戴光鮮的來跟最親的哥哥拍照,畫面好不歡快溫暖。

趁著韓宇在跟別的同學聊天拍照的空檔,舅父先讓舅母帶著韓煒去食堂吃點東西,自己就把王逸南拉到一旁,打算談談天。



「你們……一直都在一起?」舅父問。

王逸南點點頭:「嗯。」

「這樣的話,也五年多了吧?」

「是的。」

舅父嘆了一口氣:「路不易走,沒想到你們真撐過來了。」



「一起走的話,其實沒想像那麼難。」王逸南說。

「將來有甚麼打算?」

「你的意思是?」

舅父:「感情終究需要一個結果,雖然你年紀還小,但我感覺你的思想應該不會很短視,我是想知道你會如何處理你跟阿宇的感情。」

王逸南表示理解,說:「我會一直跟他在一起的。」



「你們那些世家的背景我不了解,但你自己應該知道壓力有多大。」舅父語重心長地說:「阿宇選甚麼人一起過日子,老實說我管不了,但我只有一個期望,就是你別傷害他。前些年他已經夠苦了,我不希望他還有新的傷口要承受。」

王逸南誠懇地回應:「放心吧,我不會讓他受傷。」

「那個……」舅父說:「我不知道你家長輩是怎麼看的,但如果他們反對而你要個人幫忙說說話的,可以找我沒關係,畢竟輩分相同的人才好聊。」

王逸南:「謝謝你。」

這時韓宇就從不遠處走過來了,滿臉燦爛笑容的他看起來特別迷人,小酒窩擠出獨有的親和力,王逸南每次看見都心動。

韓宇:「在聊甚麼呢?」

舅父主動說:「沒,就問他在外國讀書的事。」

「好不容易才混得一張證書回來啊。」王逸南對韓宇說:「畢業快樂。」



韓宇甜絲絲回報了一道笑容。

兩個月後,王氏集團的企業年會亦正式舉行,王逸南經驗尚淺,還在低層職位中鍛煉,但身分上作為太子爺,自然以高調姿態現身。

其實他並不喜歡出席這種場合,一來很不情願給愛面子的父親塗脂抹粉,二來看慣了場內每人僵硬的笑臉就覺得虐偽,人人各懷鬼胎,裝出最親和熱情一面亦不過為了逢迎,內部員工試圖攀附,外來的生意夥伴也為自己公司利益籌謀。那麼勞師動眾的大龍鳳,在年紀輕輕的王逸南眼中,盡是一場鬧劇。

至於為何如此厭惡仍違心出席,大概是一種沉默的鋪陳吧,而時日既過,王逸南甚至已料想到今年王大業竟主動叫他出席的用意在哪-出席名單一早看過,有李思彤和她父親李嘯天。

王逸南沒興趣跟賓客打交道,拿著酒杯倚在角落的牆上,敲著手機鍵盤跟韓宇短訊聊天,聊得正歡時,李思彤就主動走了過來,說:「看你樣子很悶吧?」

王逸南嘴角一牽:「你也是,不然也不會自己一個過來找我。」

「我爸叫的,看到你在這,說我要跟你聯絡感情。」



王逸南不禁一笑:「長輩們的口吻都大同小異。」

李思彤:「他們的思想都一模一樣啊。」

「你信不信-」王逸南道:「今晚一定會有事發生?」

「例如?」

「例如我爸突然上台說我要跟你訂婚。」

李思彤微笑:「信啊,你爸手那麼狠,甚麼都做得出來。」

王逸南點頭:「看來你很了解我爸。」

「我爸沒少跟我說過你爸在商場上的手段,說真的,要不是我爸的公司有利可圖,你爸又怎會看上我來當他兒媳。」李思彤淡定說。



王逸南問:「那如果這事真發生了,你會怎樣?」

「老人家愛面子,我們斷不能當著全部人否認啊,不就先做做戲應付了他們,後來反悔亦未遲。」李思彤說:「婚約一天未簽,我們就有轉圜餘地。」

王逸南:「你那麼有信心?」

李思彤:「我爸控制了我這麼多年,我聽甚麼話都行,但這終身大事,我沒可能聽他的。」

「男朋友在哪?」

「在公司加班呢,雖然平常不能常常陪我,可是我就喜歡他這樣上進。」

王逸南抬起酒杯,微笑道:「乾杯。」



李思彤欣然碰杯。

未幾,就到了王大業上台致辭的時候,近兩年的年會都由行政總裁發言,這次由董事長親自致辭,各人都份外留神。

說話開端亦依正常程序,照足禮數地感謝全體員工過去一年的努力,也祝願新的一年公司能有更強大的發展云云。

預想成真,在官式口吻的言辭過後,王大業展露出富泰滿足的笑容,說:「今天還有一個消息宣布,就是我兒子逸南打算成家了,雖然時候有點早,不過能找到情投意合的伴侶本來就不願意,我想他也希望受到大家的祝福。」

全場掌聲雷動,王逸南只覺相當諷刺。

有關王逸南和李思彤的「戀情」,公司上下早因王大業刻意放出的流言而耳有所聞,雖從沒見過太子爺和她來往,但人傳人的消息總有人信,所以王大業甚至沒說出李思彤的名字,大家已有所推測,認定了這個人前得體有禮的好女生。

王逸南把剩下的酒都灌下,對這地方更生厭倦,在旁人詫異目光下黑著臉離開了。王大業當然也注意到他冷冰的背影,臉上笑容漸變生硬。

明明沒做虧心事,王逸南卻很想馬上見到韓宇,怕他在新聞上看到誤會,加上應付了那些阿諛奉承的人這麼久,特別掛念家中那位。

深夜回到家裡,客廳的燈都關了,唯有韓宇還在沙發上劃手機,聽見門口的聲音便朝對方說:「回來啦?」

王逸南迅速走到他旁邊,開了座地燈,坐下來說:「我說多少次了,這麼黑的環境看手機對眼睛不好。」

韓宇點點頭,笑說:「嗯,我認錯。」

「韓宇我有話跟你說……」

「你要結婚,是嗎?」

王逸南驚訝:「你知道?」

韓宇對他揚動手機,說:「即時新聞。」

「我不會讓這事發生的。」王逸南:「你信不信我?」

韓宇其實對新聞一笑置之:「我信你的本人,也信你沒膽背叛我。」

王逸南戳他鼻子,笑說:「這就對了。」

「不過如果你可以跟我解釋多兩句,會比較好。」

王逸南搔搔頭,說:「我爸的把戲呀,難得這麼大的場合,當然趁機公布,他知道我會忌他面子而不會任意妄為。」

「所以之後你就要丟他臉了?」韓宇問。

王逸南抱住他的腰,說:「沒辦法呀,我跟你約好一起下地獄的。」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