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鈴便與雲劍三一同前往尋找毒蜘蛛。
 
「還有五天,張兄的命便不保了。」
 
「雲大哥不要擔心。天無絕人之路。」
 
「話是這樣說,天下如此大,尋覓一人卻甚是困難。」
 
「沒事的。」


 
他們四處尋覓。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三天。
 
仍然沒有毒蜘蛛的蹤影。晚上他們到客棧借宿。
 



桌上是酒又是菜餚。
 
雲劍三卻毫不動容,愁眉苦臉。
 
楊鈴卻口筷不停,將桌上的食物逐一嚐盡。
 
此時楊鈴真的跟男人沒什麼差別,男人臉上應有的東西,她臉上也有,鬍鬚、厚眉,
這一一也是楊鈴透過裝扮的技倆加上,旁人怎看也看不出她是女兒身。
 
 


「雲大哥,桌上的美食這麼可口,為何還不動筷?」
楊鈴粗聲道。
 
「想到張兄的安危,我便嚥不下,即使是吃下去也只有愁緒的味道。」
 
「要是你不吃,身子出毛病,最後反使張兄擔心。」
 
「好罷,既然楊姑娘這樣說。」
他便起筷,喝起酒來。
 
「雲大哥,不是跟你談過,不要這樣稱呼我嗎?」
 
「啊對,我應該叫你作楊公子。」「抱歉我又忘記了。」
 
其實楊鈴裝成男子的樣子,主要是女子身在江湖如在虎口,且女子的身位較低低,裝成男子的樣子,也較方便行事。


 
「雲大哥,其實毒蜘蛛是何許人?他真的有那麼厲害麼?」
 
「毒蜘蛛在江湖上出名陰毒,又善用西方蜘蛛的毒液作暗器,聽說他專喜歡對美貌少女下手。」
 
「原來乃淫賊一名。」
「那張大哥是怎樣跟他牽上關係的?」
 
雲劍三喝了一大口的酒便述說︰
「這要從張夫人說起,張夫人美貌非常。一天,張兄母親病危,她立刻出門去找大夫去
怎料,遇上毒蜘蛛這狗賊,他看上張夫人的美貌,二話不說擄走了她,更想將張夫人據為己有。
張夫人不依自盡去。張兄獲悉,當然心怒,半晌,便去找這狗賊算帳,不幸受到他暗算。」
 
「張大哥,真是可憐。」
 


說完此話,雲劍三又喝上一大口酒。
臉上是一紅,略顯醉意,大叫道︰「給我抓到那個狗賊,立刻將這個王八蛋碎屍萬段。」
 
「雲大哥,看你是醉了。」「要是他被碎屍萬段,你怎跟他要解藥。」
 
「果…果然還是楊公子聰明。」
 
「那個混帳在亂嚷亂叫,壞了老子的心情喝酒。」
一個坐在旁邊的禿頭中年大漢說。
 
他身形龐大,頰上有三道疤痕。
 
他的桌上放著數十個空酒壺。
臉卻毫無酒意。
 


「抱歉,我的大哥酒量淺薄,喝上幾杯便醉了。」
「小二,來給這位大爺來點下酒菜。」
 
楊鈴連忙替雲劍三道歉。
 
「這怎麼可以?」
 
「為了補償你,當然要。」
 
聽完此話,那大漢立刻不悅,便說︰「誰人不知老子我『酒鬼』猿不醉最喜歡的是什麼?」
 
「既然被稱作酒鬼,當然是喜歡酒。」
楊鈴心想。
 
「店小二,再來十壺酒,給這位大爺罷。」


 
半晌,小二便將酒端了過來。
 
猿不醉的桌上豎滿了酒。
 
猿不醉高興說道︰「好,老子今天不醉無歡。」
 
「那大爺慢慢品酒,小弟先告辭。」
 
楊鈴欲將雲劍三扶回房間去。
 
「我有說讓你這小娃兒走了麼?」
 
「此人存心想找麻煩。」楊鈴想。
 
「那大爺你還想怎樣?」
 
「小娃兒,一人喝的是悶酒,有伴的酒才好喝。」
 
「要是我不依,你又怎樣了?」
楊鈴不悅。
 
「小娃兒,你給我喝了它。」
 
「颯」只見一壺酒飛了過去。
 
楊鈴還沒來得反應,酒壺已至眼前。
 
在一旁的雲劍三伸出三指將在半空上的酒壺接住,一滴酒也沒有濺出,又喝上一大口,便唱道︰「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消愁,愁更愁(註1[TT1]) 。」
 
「好詩,好詩。」
 
「雲大哥,你不要再喝了。」
 
「小娃兒,你懂什麼?這才是真漢子。」
 
「吟詩喝酒乃是人間一大享受。」
「只是老子一介粗人,只會嚐酒,不會吟詩。」
「哈,我會吟詩借醉,張兄也不見得會治癒。」
 
雲劍三看似是醉了。
 
「來,你再替小娃兒再喝一杯。」
 
猿不醉又拋了一壺酒。
 
「大爺不用客氣了。」「我大哥已醉了。」
楊鈴見雲劍三滿臉是酒意,又在胡言亂語,唯恐這樣會出事情來,便伸出掌,欲將酒接住又送回。
 
只是酒壺至手,隱隱作痛,運掌將酒揮出,只見酒濺滿地,酒壺未幾又摔在地上。
 
「這酒壺這樣重,為何雲大哥可以這樣輕易接住,這酒鬼也不簡單,可以將酒壺這樣拋來拋去。」楊鈴想。
 
「臭娃兒,好端端的酒給你浪費了。」
猿不醉怒道。
 
「老子,平生最討厭兩種人;一是不嚐酒之人,二是浪費酒之人。」
「小娃兒你碰巧符合這兩項,今天我一定要給你點教訓,你不喝完地上這些酒,妄想全身而退。」
 
猿不醉指著地上濺出來的酒說。
 
「這位公子不懂規則,我替他喝。」
 
雲劍三一副欲醉欲倒的樣子,狼狽地跪在地上,準備將在地上的酒喝起來。
 
「你是真漢子,不需替這臭娃兒謝罪。」
 
猿不醉將雲劍三扶起。
 
「滾開。」雲劍三一手將猿不醉推開。
「喝酒比武,這個我曉。來,老子這就跟你打起來。」
猿不醉興致勃勃,拿起桌上兩壺酒,把一酒給了雲劍三,另一則自己喝盡。
 
「好好,你便跟我喝酒比武,我這便來。」
 
 
楊鈴知自己武功遠遠不及這兩人,便悄悄退至一旁。
 
雲劍三的拳腳功夫是從自己那三套劍法演變出來的,那三套劍法又是由青龍、白虎、鳳凰那三隻野獸的形象想像出來的。
 
半晌,雲劍三便施展出青龍拳法的第一式「龍噬尾擺」,
左拳為首,右掌為尾,先以左拳撃出,右腿向前,上身隨著搖晃,將右掌劈出,
以兩種截然不同的方式出拳揮掌。
 
猿不醉臉不改容,其身子卻開始左搖右擺,難以預測。
一眨眼,雲劍三那左拳擊了個空,右掌被猿不醉的左手擋著。
 
原來猿不醉身欲向右移,實向左動,躲過拳,將掌擋了。
 
想不到猿不醉身形龐大,身子卻那麼靈活。
 
「到老子出招了。」猿不醉不知何時右手拿起了酒,又喝起來。
 
猿不醉將酒壺放在地上,便出數拳,出拳甚快,雲劍三作好架招,
將那數拳一 一拆下,怎料,那數拳還沒打到,便消失了。
 
一拳,又從一個意料之外的方向出現。
 
雲劍三手扣著拳在胸前相交,硬生生將那拳受了。
 
「那酒鬼的拳怎麼奇怪,明明抵到雲大哥的身前,又不見了,接著又突然出現,難道他使了什麼妖法?」在一旁的楊鈴暗忖
 
「要是他們再這樣打下去,只怕沒完沒了。」她又想。
 
「好招。」此時雲劍三的醉意消去了些許。
 
「哈哈哈,竟然接得著老子這一招,果然是真男人,不知汝之名為何?」
「雲劍三。」
 
「你就是那個只會使劍的人?拳腳功夫原來也不差。」
「不敢當,猿前輩遠遠凌駕於我之上。」
 
所謂不打不相識,兩人各自被對方功夫厲害之處所敬佩。
 
「他們剛剛明明兩人打得激勵,現在又談笑有聲,真是怪異。」
楊鈴想。
 
只怕楊鈴一世也不會懂這種情結。
 
----------------------------------------------------------------
出至[TT1]李白<<宣州謝朓樓餞別校書叔雲>>

作者的話

依家應該固定一個禮拜一回,想我寫快D,就記得比多D like我啦🐶

鍾意我既作品,歡迎黎我既專頁 ​
https://www.facebook.com/graylittledog/ 
比我一個Like,將依個故仔分享比你既朋友欣賞,或者留低你既睇法。

想睇我其他作品,或者想追故仔最新既動向可以去依道
https://www.shikoto.com/author/11830/%E7%81%B0%E8%89%B2%E5%B0%8F%E7%8B%97.html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