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蜘蛛感覺自己沒被人放在眼內,惱羞成怒。
「誰說你們可以走了?」他吼道。
 
此時,雲劍三和楊鈴的身影已在遠方。
 
毒蜘蛛立刻用輕功追趕他們,未幾,竟已在他們身後。
 
一下子,便至他們臉前。
 
原來楊鈴和雲劍三故意放慢腳,好讓毒蜘蛛來追上。


 
「臭小子,你剛剛是什麼意思?」
楊鈴本來一身的裝扮就很像男子,再加上在黑夜中,除了天上月亮微弱的光線照亮,毒蜘蛛當然看不出她是一個女子。
 
雲劍三和楊鈴停下腳步。
 
楊鈴指著在雲劍三背上的猿道說:「這個人本來看來臉色蒼白,服完你的毒藥後,臉色竟添了幾分紅潤。我看你是給了他吃補品吧。」
 
毒蜘蛛細看猿道,他的臉的確比較有生氣。
 


正常的人被掐完脖子,血急著流回頭裡,臉色當然會比較紅潤。
 
但毒蜘蛛早已被憤恕沖昏了頭,這樣簡易的道理他是沒有想到,還在想:「難道猿道那小子把我的毒化作內功?天下竟有此奇特的功夫?我定要將他除去,不然再遇上他,我便要吃虧了。」
 
可是要從雲劍三臉前奪得猿道的性命談何容易,剛剛他還差點被送去鬼門關。
 
「只能趁著他們不留意的時候下手。」他想。
便道:「哼,你懂什麼那是我毒蜘蛛的獨門秘方,赤紅之毒,凡中毒者先是寒冷,後是刺熱,全身呈紅,甚至出現幻覺,最後脫水而喪命。」
 
「聽你在胡扯,明明他已經睡了過去。」


楊鈴暗中點了猿道頭上的息意穴,猿道已經昏昏入睡。
 
「他是已經死了。」毒蜘蛛冷道。身子卻往前,想檢查猿道的氣息,手裏拿著白絲,只要能接近猿道,他便一下子,把猿道的脖子弄斷。
 
「你不要走過來。」楊鈴叫道。
「我只是想檢查他的氣息。」
「我怎知道你是不是想殺人滅口?」
 
楊鈴這句話只是不想毒蜘蛛發現猿道只是睡了,誤打誤撞卻說了毒蜘蛛的真正意圖。
 
毒蜘蛛臉上先是一怔,立刻又回復平淡。
 
「你說你的赤紅之毒是怎樣厲害,還不是嘴上的功夫厲害而已。」
「難道你想親自嚐赤紅蛛的厲害?」他揚一揚肩膀上的蜘蛛。
剛剛猿道便是被這蜘蛛所咬。


 
「這是一個不錯的主意。」
「什麼?」
 
「只有將死之人才不會說謊。要是我能親身嚐到赤紅之毒的厲害,那我就承認它是天下第一奇毒。」
 
「好,小子你好膽量。」
毒蜘蛛揚起手,那蜘蛛緩緩地爬至毒蜘蛛的手上。
 
楊鈴卻絲毫沒有進一步的動作。
 
「怎樣小子你還是害怕了嗎?」毒蜘蛛問。
 
「我不害怕。只是…」
 


「不要吞吞吐吐的。」
 
「我不想得罪前輩。」
 
「看在你的膽子上,等一下,你說出什麼話來,我也必不會生氣。」
毒蜘蛛聽到楊鈐稱自己為前輩,不禁沾沾自喜,真的拿起前輩的氣度來。
 
「當然我相信前輩並不是這樣的人。但要是待我毒發後,前輩也不拿出解藥相救,豈不是要將我致於死地?」
 
「是我的不好,我都忘記了這個問題。」毒蜘蛛滿面笑意。
 
毒蜘蛛連忙將手伸至口中,從門牙的背後挖出一顆小小的黑丹。
 
此時,毒蜘蛛一手持著黑丹,一手持著赤紅蛛,一點防範的意思也沒有。
他知道雲劍三是一介大俠,不會使出什麼下三濫的動作,但他大大低估了眼前這個小伙子。


 
楊鈴一步一步走向毒蜘蛛,對赤紅蛛伸出右手,左手藏在背後。
 
一貶眼,毒蜘蛛手上的東西都不見了。
 
原來楊鈴藏了竹蕭在背後。她先是使出一招「畫龍點睛」,用竹簫巧妙地將毒蜘蛛手上的赤紅蛛打至老遠,後又運氣用竹簫在毒蜘蛛身上點了好幾個穴位,毒蜘蛛立刻動彈不得,她又把毒蜘蛛手上的黑丹奪去。事情是發生得如此突然,身經百戰的雲劍三也不能看清潔她的動作。
 
 
「小子,你好大的膽子。」毒蜘蛛眼紅切齒。
「忘了點你的啞穴。」楊鈴又在他身上點了一點。
 
「前輩,要不是雲大哥說饒你一命的話,你便早已失去性命了。」楊鈴在他耳邊說。
 
毒蜘蛛氣得整身也在顫抖。
 


「好了雲大哥,我們可以回去救張大哥的命了。」
 
「楊姑娘,這招「軟硬兼備」真是高招!」雲劍三暗嘆。
 
逝去三人的身影不久便被黑幕所吞噬,只剩下毒蜘蛛憤怒的身子。





----------------------------------------------------------------​


鍾意我既作品,歡迎黎我既專頁 ​
https://www.facebook.com/graylittledog/ 
比我一個Like,將依個故仔分享比你既朋友欣賞,或者留低你既睇法。

想睇我其他作品,或者想追故仔最新既動向可以去依道
https://www.shikoto.com/author/11830/%E7%81%B0%E8%89%B2%E5%B0%8F%E7%8B%97.html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