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川犬泗兵
第十七章:興龍城的黑幫
「昨天是不是說了興龍城出現過一名殺人犯,就是那個無差別的殺人犯啊,唔嗯。」貓子反問我。
「對,然後你又有什麼新資訊了嗎?」
貓子已經準備張開口了,並欲言又止,一臉正在深思熟慮的樣子並說:「嗯,這個好像並不能現在說的……還是可以呢?嗯,還是不能呢!」
「呃,那你就別說出來啦,我很好奇啦。」我被她微微戲弄了一頓。
「這個不能說而且呢,另外一個我能夠說給你聽啦。」
「真的嗎?那快告訴我啦!」
「等等,嗯……這個能不能說出來呢?」她又再次欲言又止起來,這次確實被她弄得沒興致了。
「唉算啦,沒差啦!還是說給你聽好了。」貓子聽到最後還是放棄思考了。


其後她作一個沉思的樣子再說:「是關於黑道的,你要聽嗎?」
「我什麼都聽啦,快說啦。」
「這也是我最近才知道的,嗯……你記得不要告訴其他人喔!」她再三叮囑我不要說出來,表現出的是實在的焦急。
「行啦!行啦!快說啦。」
「你知道我之前跟你說過,興龍城的黑幫在上次的無差別殺人事件後,曾跟政府一起跟東方合眾國那邊求助嗎?」
「但到現在,其實有機會已經跟東方合眾國沒有了交集了,我聽說是現在的政府跟黑道頭子們,跟護牢者協合部隊那邊直接聯系了。」
我好奇地反問:「護牢者協合部隊是什麼組織團體來的?是類似警察的團體嗎?如果是的話,有沒有直接的接觸也沒有分別吧?。」
她戴著眼鏡一臉生氣的樣子道:「當然不是啦,東方合眾國不是一個單一國家啦,是現在地保全部國家內,還有所謂法治國家所聯合的巨大組織。我們的國家也是合眾國的成員之一啦,要先跟合眾國的途徑再去聯系協合部隊那邊,是為了不想打破那麼多個國家的平衡,也是為了各方的信任啦。」
「啊……是嗎?對不起。」我臉紅耳赤的以笑遮醜。
貓子再說::「而且,我有一項訊息是由最近才收到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他們說護牢者協合部隊一直有向我國的黑幫以及政治團體,出售大量的毒品以及提供秘密的武裝支援,這樣子呢。」
「吓!?」
一時間被貓子嚇得說不出話來。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啊!還有別這麼大聲啊!」她驚嚇得衝過來掩著我的嘴。
「嗯……嗯……」我無奈地點點頭示意會冷靜起來後,她才慌張地鬆開手來。
在鬆開手後我也帶著點慌張地問:「不會是真的吧……而且你也是聽回來的吧?如果是真的,那就是說東方地區的維和部隊,竟然就是我們這個國家毒品交易那麼猖狂的原兇?」
貓子補充說:「我國的毒品應該是東方合眾國中交易量最多,而且最便宜的吧,以前在想會不會去跟我國毫無限制的交易系統有關,但毒品是不會通過正常貿易去交易的吧,所以才不會有所關連的。如果這個說法通的話,很多事情都通了。」
我並不知道貓子所說的「很多事情」是什麼事情,但恐怕問了她也不會回答我呢。
「現在你先了解到這個前設吧,真不真我也不敢說,但是接下來說的一定是真的。」貓子邊笑笑邊托托眼鏡,胸有成竹的說著。
「在三個星期前,黑道那邊發生了一件大事……你知不知道黑幫最多的街道是哪一條?」


我爽快地回答。「什麼啦,住在興龍城的人都知道是閏陌街啊。」
「那,你記得在三個星期前,那個地方發生什麼事了嗎?」
「我想想……我當時沒有在看新聞,也不知道什麼事情。有發生什麼事情嗎?」
「當時新聞說那個地方有水管爆炸,出現了非常嚴重的水浸,而且那個地方也塞車了。」
我有點驚奇地反問:「出現過這麼嚴重的事情嗎?但是起因是什麼?」
「我忘了……原因是什麼呢?」貓子作出一個沉思的表情。
「呃,想不到就算了!」卻在一秒後豁然開朗。
她再接著說:「不過硬要是說的話,發生過的事故之中,大部分最奇怪最多迷的都集中在興龍城。而且近這二十年以來,還好像愈來愈多的樣子呢。」
「有原因嗎?」我還是那一句。
「這個呢……不知道啊」貓子再托托眼鏡,思索了再說。到底是不知道還是不能說呢。
「哎呀……我們遠離話題了,我剛才在說什麼對著?」
「你在說三個星期前的那個爆水管事故呀。」呵呵,我也很精明的題醒她呢。
「對對……那一天所謂的水管爆炸是吧,而且也是塞車很嚴重是吧。可是,在那一天由早上到晚上,警方事實上是沒有進入過裡頭,一切的所謂修復以及救援工作都是被當地的人去做的。」
「……」我幾乎又像剛才一樣整個人嚇了一跳,但也沒有叫出聲來。
我又問:「但這是確定是真的嗎?」


「是呀,因為我有線人在警方裡頭呀……咦!」她自己說了這句話後,驚訝的雙手掩嘴起來,明顯是對說漏了嘴。
「不……不是啦……是男朋友啦……」她更臉紅起來地說,那到底是男朋友還是線人真是搞不清楚呢。
我對著她很用力地點頭,再帶著貓臉:「我不會說的,呵呵。」
「呀……」她臉紅得更緊要。
在過了一陣子後,她拾回冷靜,才平心靜氣地說。「呃……你當沒有聽過吧,那我繼續說了。」
「當天的閏陌街所有關於黑道的門市全都關掉了。可能你會說是因為黑道們都選擇去救災吧,而且都水浸了還開什麼店。」
「可是,不但在閏陌街的地方是這樣,鄰近沒有受影響的街道,也都是同一個模樣,很多店都關了,不做生意了。有一些地區更是遠在百里外的,根本毫無關系的啊。」
我補充問:「你懷疑那天封鎖了閏陌街的行為,是一早就決定好的事情來的嗎?」
貓子微微笑了沒有再說更多,她忽略了這個問題後再說:「之後有一件更神秘的事情發生了。你猜猜看是什麼?」
「即使你叫我猜猜看也……發生無差別殺人事件嗎?」我傻傻地回答。
「哈哈……不要把所有的事情都變成無差別殺人情件啦!」貓子忍不住笑意,猛拍自己的大腿。
她再說:「當時,因為政府無法進入閏陌街,但為了不想讓水浸加劇,將很多不同的部門守在閏陌街的街前。」
「吓……這有意義嗎?」貓小用手對我做了安靜的手勢,其後再說。
「那時候,一名不知明的人仕,整個人都被著很長很長的披風,也因此無法得知是什麼人。那一個密不透風的一個人,他在那一條滿滿水患的街道之中,用著很正常的腳步走著,慢慢離開閏陌街。手上還拿著一箱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
「當他遠離了閏陌街後,閏陌街的黑幫馬上趕了出來,可能那個人就是那些黑幫那一日要關閉整條街的原因呢。」


「也証明了他們根本不是在救災是吧?」我補充道。
我眼見貓子突然停下話語,反而到我追問:「不會是……當那個男人離開後,黑道也走了出來後,那些水災就停止了吧?」
只見貓子也是微微笑,沉默不語,可能她剛才已經說多了。
「嗯……」
之後,隨便跟貓子閒聊胡扯了一番後,又回到宿舍了。
我正在想著一件事。
聽完這麼多事,對我而言也是什麼都不會改變啊,是不是這幾天的事情對我有所改變了呢。以前總是很想了解智識,很想了解更好,好像什麼事情都還有更多空子去探索。
但是知道了後,反而是黑色的地方更加多啊。對於自己好像造成了更大的壓力,但也不知道這種壓力是從何而來。
「呼……」再想也是無力,還是先吃個晚飯吧。
但是,本來想輕輕鬆鬆的晚餐,卻竟然都是一場地獄。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