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木屋嘅不遠之處, 另一間細小木屋之內, 有三個人正響度辛勤地工作住, 「呀燕, 大隻嬌, 你地打埋呢盤魚旦就唞一陣先, 一陣我就先出去送左果幾盤魚旦, 送完下晝我就會買啲飯盒番黎同妳地食完先再繼續做野!」
 
「成哥, 咁你路上就小心啲嘞!」 呀成走左之後, 呀燕就起身走去斟水飲, 一個又高又大隻嘅後生仔, 亦正攞住隻杯遞比呀燕, 「呀燕, 斟埋比我吖!」
 
呀燕邊斟住水, 「大隻嬌, 成哥佢就真係唔話得嘞, 我地三個落左黎香港之後, 如果唔係得成哥佢有辦法搵到呢間木屋, 跟住就再整埋呢個舖頭仔黎比我地做野同響度住, 咁我地響香港就真係唔知點算至好嘞?」
 
呀燕遞住杯水比大隻嬌, 「呀燕, 成哥佢真係待我地好好, 如果有日比我發左達嘅話, 我同我老婆就一定唔會忘記成哥佢嘅, 係呢呀燕, 其實如果你響香港呢度能夠搵到個男人嫁比佢嘅話, 咁妳咪就可以留響呢度合法咁居留囉!」
 
呀燕苦笑左一吓, 「唉, 你估話去搵個人係咁容易嘅咩? 諗吓就好嘞!」 講完, 呀燕就行左去張木櫈度坐低唞吓。
 




大隻嬌飲完水之後, 跟住見佢起身就行左入去廁所入面, 無幾耐之後, 呀燕亦覺得有啲好熱咁, 跟住呀燕亦都起身向住廁所方向行去, 諗住攞條毛巾黎抺吓塊面。
 
廁所門一推, 入面嘅大隻嬌即時就好驚青咁, 「呀燕, 用廁所呀?」 呀燕見到大隻嬌正褪左條褲坐左響個塔度, 一隻手正揸住本咸濕書, 而另一隻手就正緊握住自己下面果條已經充哂血嘅硬野。
 
呀燕有啲尷尬, 即時就退番出去廁所出便, 大隻嬌起身休番條褲之後, 跟住亦響廁所入便行左出黎解。
 
大隻嬌尷尷尬尬咁同呀燕講, 「唉, 呀燕, 我地黎左香港咁耐, 三個人響香港無人又無物, 搵到嘅錢又唔算係太多, 而且…呢啲野, 我除左可以係咁樣之外, 都再無其他嘅辦法可以去解決倒架嘞!」
 
呀燕都好明白大隻嬌響呢方面嘅苦况, 「呀嬌, 我都明白你嘅, 而且我地而家可以有兩餐溫飽, 其實都已經算係叫做唔錯架嘞!」
 




呀燕講完, 跟住見佢行左出去門外圍欄度呆企住, 大隻嬌望住屋外呀燕嘅背影, 再諗番起頭先響廁所內佢仲未曾完成嘅私事, 身下仍在狀態中嘅佢, 正諗緊好唔好再入番廁所內繼續。
 
大隻嬌望吓手上仲揸住果本咸濕書, 見佢好似正要起身之時, 但呀燕同時又響屋外開始行番入黎, 呀嬌又有啲唔好意思咁。
 
「呀燕…我…比妳…去廁所先啦!」呀燕望住正大支野緊同仲揸住本咸濕書嘅呀嬌,「呀嬌…..」
 
大隻嬌望住呀燕, 「呀燕…唉…算嘞, 我都係…唔用廁所嘞!」 大隻嬌將本咸濕書放番埋之後, 見佢正無厘心機咁坐左響枱邊果張木櫈度。
 
呀燕見到大隻嬌正一臉煩惱咁, 呀燕諗左一陣, 跟住就開始行到去大隻嬌嘅面前。
 




「大隻嬌, 不如我…… (指吓自己下面)比你入黎…出左去吖!」
 
大隻嬌聽到咁之後有啲驚訝, 「呀燕…, 咁點得架? 我知妳…仲係…黃花閨女黎, 而且呢啲野…我同妳…又點可以…?」
 
呀燕苦笑住搖一搖頭, 「呀嬌, 自從我地三個黎到香港之後, 我地每一日三個都係響度同甘共苦住, 呀嬌, 妳平時同成哥都待我咁好, 有啲咩辛苦野都搶住黎要同我做埋, 我個心其實真係好多謝你地, 而且…而且……我上次都已經試過幫成哥佢……, 唉, 黎, 唔好再講咁多, 我同你做埋成哥佢都差唔多要番黎架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