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口處, 幾個飛型青年正咬住煙仔咁坐響路邊啲欄杆處, 有幾個年輕人經過正望左眾飛仔一眼, 其中一個手臂有紋身嘅飛仔即時就跳左落地再行埋班青年度。
 
紋身飛仔截停左班青年, 「企響度, 頭先你地幾個超咩撚野呀?」 幾個青年正面帶住驚恐咁回答, 「無…無呀, 我地…無…超啲咩野呀!」 其餘幾個飛仔亦已經行到埋黎正圍住呢幾個青年, 「仲話無, (一巴就打落其中一個青年塊面度) 仆你地個街吖, 嗱, 有朵就響朵, 無朵就爆缸吓!」
 
幾個青年人已經驚到都唔知點對答, 跟住眾飛仔二話不說就將幾個年青人打到仆哂響地兼口鼻血齊標, 打完一輪之後, 其中一個飛仔臨尾就再伸多每人一腳, 「成班蘿拔仔, 睇路呀, 以後響街見鑊再打鑊呀!」
 
一把女聲正響起, 「哥…哥, 到底發生左啲咩事呀?」 一個頭髮長長, 五官標緻嘅少女正衝到上前扶住其中一個瞓響地上嘅青年人, 「哥, 你點呀? 佢地做咩事打你地呀?」 幾個飛仔見個女仔生得咁靚, 即時面露住淫笑咁互相對望住。
 
其中一個飛仔講, 「咦靚女, 咩佢係妳呀哥黎架?」 飛仔邊講邊伸手摸住少女嘅面額, 但少女就一面怒容咁用力撥開左飛仔隻手, 「縮手, 唔好掂我呀!」 飛仔比少女撥開隻手之後就好嬲, 「咩呀? 死八妹, 塊面鑲左金呀? 信唔信我地拉妳埋一二便度輪妳大米吖嗱!」
 




眾人聽倒之後就更加大驚, 少女正扶住青年人講, 「哥, 我地快啲走嘞, 一陣番去我地話比呀爸知!」  飛仔聽到咁之後, 即時一湧而上就欄住少女兩兄妹, 「想報串比老豆知? 嘿, 咁妳老豆又會係邊個黎呀? 嘿, 死八妹, 妳唔好以為拋個老豆出黎我地就會驚妳呀? 我地響妳老豆面前輪妳都仲敢呀!」
 
幾隻手伸到上前正捉住少女之際, 後面一聲大喝突然響起, 「喂, 你地響度做咩呀?」 眾人望吓聲音方向, 哦, 原來係村內一個生得神高神大兼係屬於另一幫黑社會嘅偉文, 眾飛仔見倒係偉文喝住佢地, 「點呀仆街文? 我地幾個響度玩緊又關你咩野事呀?」
 
偉文行到埋黎問個少女, 「佢地係唔係攪妳地呀?」 其中一個飛仔正嬉皮笑臉咁講, 「喂仆街文, 我地同條女傾吓偈之嗎, 唔係咁都踩親你條尾呀?」 偉民正啤住幾個飛仔, 「你地係唔係嫌上次我地班人仲打你地幾個唔夠呀?」 幾個飛仔聽到偉文咁講, 「好…, 你好野, 你夠惡, 咁我地咪扯囉!」
 
幾個飛仔走左之後, 少女正扶住佢呀哥起番身, 而偉文就同個少女講, 「你地唔係次次都咁好彩架, 以後見到佢地就要運路行至好呀!」 少女正一面感激咁望住偉文, 「多謝哂你!」 而偉文同少女再講, 「我叫做呀文, 以後如果妳地有啲咩事嘅, 你地就去斜路石梯口果間木屋度搵我就得架嘞, 係呢, 妳又叫做咩名呀?」
 
少女正一面嬌羞咁答住, 「你叫我做雯女就得架嘞!」 「哦, 雯女, 唔, 好嘞, 睇你地個個塊面都傷成咁, 你地都係快啲番屋企度洗吓個面先啦, 我都要走嘞, 拜拜!」
 




呢日之後, 偉文同雯女就開始逐漸熟絡住起黎, 閒時, 雯女間中都有搵吓偉文響木屋區度一齊四圍咁行吓, 跟住就逐漸發展到會一齊出去觀塘度食飯同睇戲, 再無幾耐之後, 雯女就已經瞞住屋企靜雞雞咁同偉文拍住拖起黎, 呢一晚, 雯女同偉文又去完夜街番到黎, 兩個人行到木屋區之後, 已經差唔多到雯女屋企嘅時候。
 
偉文同雯女講, 「喂, 唔好咁快入屋住啦, 不如去我屋企度坐吓先囉!」 正值含苞待放中嘅雯女, 聽到偉文咁講之後, 見佢甜甜咁笑住黎點左一吓頭, 跟住兩個人就手拖住手咁就向住偉文屋企方向進發。
 
入到屋後, 雯女就同偉文坐低響張雙人藤椅度, 電視正仲做緊歡樂今宵, 但二人就似乎有啲心不在焉咁, 偉文開始伸手搭住雯女個膊頭, 而正心跳加速緊嘅雯女, 亦將個身軀慢慢咁緊貼住響偉文嘅懷抱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