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星期之後, 呢晚星期六, 雯女同偉文去睇完午夜場之後, 跟住兩個就搭的士番到木屋區之處, 落車之後, 二人正如常手拖住手咁一齊行上木屋區度, 沿路雖有街燈照明, 但仍有好多位置就依然都係漆黑一片。
 
行到村口果條必經小路之時, 亞人本無為意, 但路旁突然好快衝左幾個黑影出黎, 跟住一個竹蘿就兜頭咁將偉文苙住, 繼而偉文就比人係咁拳打腳踢咁碌左落地, 事出突然, 雯女嚇到不顧安危就衝到上前試圖阻止, 雯女係咁拉住打緊偉文嘅人, 「停手呀, 唔好打呀, 救命呀!」
 
偉文繼續比人瘋狂地打緊, 但同時雯女就比人突然從後用手掩住左個口, 跟住就再比兩個人成個打橫咁抬起而去, 地上嘅偉文比人再踢多一陣之後, 跟住打佢果個亦好快就逃離現場, 已經頭暈暈嘅偉文, 推開左個竹蘿之後, 跟住就發覺雯女已經唔見左。
 
「雯女, 雯女….」 滿身傷痕嘅偉文正發哂茅咁四圍搵住, 但沿路一片漆黑死寂, 根本就連鬼影都見唔倒一隻, 偉文繼續四圍係咁搵住雯女。
 
另一邊, 雯女比人抬左上一架麵包車上之後, 貨 van 跟住好快就直向住山上方向駛去, 車內, 雯女比人用布蒙眼, 膠紙封口, 雙手反縛咁按伏住響架車上, 車好快就駛到山邊嘅一個陰暗處停低, 雯女咩都睇唔倒, 但就只知比人抬住咁搬到出車外嘅草地之上。
 




幾對巫山之爪已經瘋狂咁向雯女上下其手, 迷你裙已被反起, 性感嘅小邊白棉底褲亦已開始比人扯住拉下, 雯女極力扭動住身軀黎掙扎, 但奈何雙手正被反縛, 口亦比膠紙緊封住, 想發聲求救亦都無能為力。
 
棉質底褲已拋到草地上一邊, 雯女下身已經被一隻狼爪正肆意響胯下之處係咁摸個不停, 衫鈕亦已被解開, 胸圍亦比人就咁推高就摸, 兩張狼咀經已手口並用係咁啜個唔停, 兩腿比人再夾硬擘開, 一個人頭已經栽到雯女嘅胯下, 狼舌正響中間之處不斷上下顫動住, 一切一切, 令到雯女正響喉嚨發住淒厲嘅哭叫聲響。
 
侵犯仍在繼續, 雯女上身正被二人緊壓住黎亂摸,  但身下之處就正感到有人要開始有所行動, 驚恐更上一層樓, 已經拼命扭動住下身, 但奈何雙腳已被緊捉住, 亂撐住嘅兩腿經已被盡擘, 中門亦正在大開。
 
下身嘅人已經擠身到自己嘅身下, 縫門亦已碰到一條火辣而堅硬之物, 失勢在即, 但仍拼命瘋狂扭動住下身作最後嘅掙扎, 小腹位置一吓被緊按, 硬物已能安然對準入口之處, 已知刧數難逃, 緊隨住一吓突然刺痛加瞬間難受嘅漲滿感覺, 雯女已經泣不成聲地被姦了。
 
月色高掛, 但草地地正有四個人不停地蠕動住, 一個緊接一個禽獸正輪流響雯女身上發洩住, 已經放棄掙扎嘅雯女, 正靜躺住響草地上默默等待住身上嘅惡夢可以盡快離去,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 終於響體內湧現出第三道暖流之後, 雯女之後就比人再抬番上車。
 




漆黑之中, 雯女只感覺車程好快就到達左終點, 車門打開左之後, 雯女再比人抬左落車放左響地上, 反縛住嘅手亦比人解開左, 隨住車聲逐漸遠去, 跟住好快, 四周就已經回復到一片死寂, 仍祼露住下身嘅雯女, 迷你裙內嘅已經紅腫不堪兼滿佈住污垢之處, 正仍倒流住唔少白色液體出黎流到地上。
 
已經呆哂嘅雯女, 開始慢慢伸手解開蒙住雙眼嘅布條, 咀上嘅膠紙撕開之後, 雯女再望吓四周, 發覺自己正身處於村口嘅路旁, 呢個時候, 坐響地上身心嚴重受創嘅雯女, 又再一次忍唔住咁痛哭住起黎。
 
慘事過後, 雯女最終被途人發現報警處理, 唯雯女精神已經受到嚴重打激, 就連面向警方都講唔出當時嘅事發經過, 雯女被送入醫院之後仍顯得一片痴痴呆呆, 到左最後, 雯女就唯有被送到青山醫院作進行長期精神治療。
 
木屋區惡霸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