呀昌同妹豬一齊攞住啲野去左醫院度探明叔, 醫院內, 明叔嘅精神似乎都尚算唔錯, 醫生亦話佢啲傷勢進展情況良好, 遲啲應該就可以轉去療養院度做物理治療咁話。
 
探完明叔之後, 呀昌同妹豬就一齊行去搭車準備番屋企, 沿途上, 妹豬正一面倦容咁, 所以見佢都無咩點開口同呀昌講野, 但妹豬今日呢一身番工迷你裙套裝又的確好似著得佢幾靚咁。
 
呀昌同妹豬講, 「妹豬, 妳放心啦, 明叔佢好快就可以番屋企架嘞!」 妹豬同呀昌笑左一笑。
 
妹豬終於都開口同呀昌講野, 「昌哥, 我地以前…兩家人成日….都係咁鬧交, 其實….真係都唔知係為左啲咩咁?」 呀昌居然會有啲口窒窒咁, 「係…係囉, 都…唔知係究竟為左啲咩!」 兩個人講完之後又再靜左落黎。
 
又行多一陣, 呀昌又同妹豬講, 「喂, 上次我響門口度咁樣黎話妳, 而家我想同妳講番聲對唔住呀!」
 




妹豬聽到咁, 見佢正木無表情咁搖住頭, 「我咪又係曾經咁話過你, 不過昌哥….估唔倒….(已經喊住出黎) 鳴…多謝你呀…嗚…昌哥, 多謝你果日救番我呀爸出黎呀….嗚……」
 
妹豬係咁喊住, 呀昌即時亦不知所措咁, 「妳…唔好咁啦, 明叔佢…而家好彩…咪無咩事囉!」 妹豬喊左一陣, 跟住見佢終於都開始笑番住出黎。
 
兩個人已經上左巴士, 去到新蒲崗附近, 做咩前路有啲塞死哂咁嘅, 呀昌再望吓前面, 咦, 果度咪就係啟德遊樂場, 呀昌同妹豬講, 「喂, 話啲野比妳知吖, 其實我響慈雲山度住左咁耐, 咁大個仔都只係入過去一次玩咋, 妳睇, 個遊樂場夜晚開哂燈之後真係好靚呀!」
 
前路依然仲係塞住, 等左一陣, 妹豬亦開口同呀昌講, 「昌哥, 其實我都係好細個果陣呀爸呀媽帶我去過一兩次, 不過都已經係好耐之前嘅事嘞!」
 
兩個人正相視住, 突然, 二人心內居然同時泛起左同一個念頭, 「咁不如….」 「喂呀昌, 不如我地而家…..」 兩個人笑左一笑, 跟住就再同時一齊起身有默契地按鐘準備落車。
 




遊樂場內, 呀昌同妹豬正忘型地咁四圍去玩盡各種機動遊戲, 「喂妹豬, 妳有無睇過電視呀? 呢度咪就係胡楓同白燕響粵語長片入便度拍戲果個位囉!」 「係呀, 仲有果便, 呀謝賢同嘉玲都好似有套戲係響果個位度拍架, 嘩, 個摩天輪好靚呀, 喂, 我地不如過去排隊玩囉!」
 
二人上左摩天輪之後, 好快, 摩天輪就慢慢咁將二人轉到上最高點之處, 整個新蒲崗同黃大仙嘅夜景經已盡入二人嘅眼簾, 妹豬正讚嘆住咁講, 「好靚呀, 原來響咁高度望住落去, 個大磡村夜晚係咁嘅樣喎!」
 
呀昌亦響妹豬對面咁講住, 「真係好靚, 估唔倒我第一次會係同妳響度咁樣黎睇住呢個夜景過喎!」 摩天輪依然繼續停留住響半空中不動。
 
已經停左好耐, 地下突然傳黎揚聲器聲嘅廣播, 「請各位響摩天輪上嘅遊人注意, 由於摩天輪剛發生左機件故障嘅關係, 摩天輪將會稍遲繼續運作, 請各位繼續耐心等候, 我地嘅工作人員已經正在搶修之中, 不便之處, 敬請原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