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在面臨生命與飢餓,一切道德都會崩毀,人們會變得無比自私, 然而這一切,都只是為了在這片末世里繼續茍延殘喘 什麼樣子的人才叫善,什麼樣子的人才叫惡 在這樣的環境氣氛下,從使無法堅持本心,也要保留底線! 想要活下去,那就活下去吧!



  這,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自從昨天晚上,樓下就一直喧鬧不堪,警車的鳴笛以及警燈,一陣一陣鋪天蓋地,隱隱伴隨著人們的哭鬧聲,夾雜著幾聲槍聲。林凡躺在床上,忽覺周身疼痛,四肢疲軟無力,轉身看了看身旁的手提電話,十二月十日七點。:“我竟然睡了有30個小時了!。”此時林凡肚子已經開始發出抗議。林凡只覺口感舌燥,艱難的從床上起身,一把抓過身旁的花瓶。花瓶不大不小,也就兩個拳頭疊起來一般大小,但立面的水卻有個六分滿。林凡平日就喜歡玩玩花草樹木,也許自從他換了份晝夜不休的高強度工作后,也只剩下與花草為伴,也慶倖是這樣,在他前天臨睡前,便為花瓶加了水。此刻林凡也顧不著三七二十一,對著花瓶,就把裏面的水一飲而盡。由於太過口渴,清澈透明的水珠凝成水晶鏈,不斷從他嘴邊滲出。得到水的補充,林凡整個人頓時像打了興奮劑一般,重新充滿了活力,但是肌肉的疲憊還是時刻在提醒他,是時候吃東西了。
  此時外面不知道怎麼回事,竟然依舊一片漆黑,似乎根本沒有天亮的打算。林凡打開點燈製,卻猛地發現,家裡停電了,不僅是家裡,就連窗外,也是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林凡只能透過手機隱約看清外面的情景,林凡的手提電話自帶的手電筒功能,發出的亮光,根本微不足道,黑暗不斷籠罩吞噬這微弱的手電筒發出的光芒,并夾雜著陣陣寒冷,冰涼刺骨,一陣陰風吹來,林凡就忍不住打顫。林凡家住25樓,這種情況根本照不到地面,還出奇的冷。關上窗戶,林凡回頭走向了一個加了輪子的小柜子邊,這便是他平時儲存零食的地方,林凡從中拿出一個盒飯大小的盒子,坐在椅子上搗弄了很久,又是加水又是撕開包裝,這竟然是可以自動加熱的脫水方便盒飯。不出一會,果然屋裏飄出陣陣飯菜的香味。唾沫不斷在他口中分泌,他把乾癟的嘴唇添得眨巴眨巴的響,灰白的嘴唇,總算有一絲血色。林凡打開包裝,也不放涼了再吃,一百多度高溫的食物,就被他幾口吞下,根本沒來得及細細咀嚼,直接把這“熱碳”吞進了肚子。他的嘴唇此刻隱隱有血絲流出,本就乾裂的嘴唇,此時自然被燙傷了。不過好在林凡的身子稍微暖了些許,臉上也恢復了正常那的顏色,取代了蒼白。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