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節精選] [人肉工廠]千祈唔好亂番大陸玩
02




六人一到埗酒店,不曉得是否因為正值鬼節,我和阿瑩已經莫名不安,她甚至鬧著要退房,經眾人一番說服才肯跟大家去游泳。

而我早把古怪的想法拋開,醉心欣賞眼前泳池裡這一片風光了。

大波Suki果然穿了性感的白色比堅尼下水,害我無法專心和池邊浸水的靛晴聊天。



白色泳裝如果濕了,會不會透底呢?

「頭先阿瑩咪話接到個神秘電話嘅,」她憂慮道。「其實係我聽㗎。」

「咩嘢電話?」我把視線由Suki移回靛晴。

「我同澤明入房無耐電話就響起,」她瞄瞄我。「對方無出聲,我喂咗兩下只好收線。」

我恍然:「哦!你哋唔使驚啦。聽講大陸有啲酒店係咁㗎,可能係妓女想搵生意。」



她笑笑:「咁我就放心好多喇。」

不如你擔心澤明同Suki好過啦——此話咽在喉嚨正猶豫要不要說出來。

雖然我和澤明及他好友Suki第一次見面,但他們倆個之間的互動不像普通朋友,更不要說明明和女友旅行卻帶女性朋友來。

「哇!」倏地潑水的阿瑩把我嚇一跳。「嚇鬼死咩。」

她無視我,對靛晴說:「我幫你趕走個死姣婆,你陪吓你條仔啦。」



這我才注意到Suki正和澤明、Calvert在淺水區玩得興高采烈,Suki跟在澤明身後跑呀跑,大乳跟著搖呀搖。

如果我跟澤明和Calvert一樣高大有型,早也加入了!不不不,比起Suki這種膚淺的女生,還是有氣質的靛晴好!

看著自己男朋友和火辣的女生鬧成一團,靛晴選擇離場。她低頭說:「唔喇,差唔多夠鐘食飯,我想上房沖涼先。」

吃完自助晚餐才晚上七點多,Calvert提議出去逛逛。

「喂你哋望吓,我哋係咪住喺七樓呀?」在酒店門口外不遠處,阿瑩回頭指向酒店說。「成間酒店好似得我哋住果層著咗燈咁呀!」

全幢酒店才十層左右,透過玻璃窗看確實只有一樓大堂和第七層亮燈。

不時與阿瑩唱反調的Suki說:「唔係呀嘛!咁少人住間嘢一早執笠啦!」



Calvert打圓場:「行啦行啦,我想買宵夜呀。」

距離酒店兩至三分鐘路程的步行街,是案發第一現場。

在我印象中,稱得上「步行街」,一般是該區最熱鬧的地方,無論白天晚上。

可是,這裡冷清得令人懷疑是否走錯路。沒有五光十色、沒有喇叭播歌,店裡店外只有幾個身穿淺藍制服的路人。

再走前多一會,終於有點人氣。阿瑩說:「前面前面!」

我們來到一個廣場,裡面有一班人正在跳廣場舞,廣場周圍有些小攤販。

Calvert帶前過去:「睇吓有無串燒先!」

靛晴對澤明悄悄話:「酒店啲人又話係步行街,但好似好少人咁。」



「大陸有啲地方係咁㗎,附近又無咩民居或者酒店。」

我忍不住道:「但我發現咗樣嘢,你哋覺唔覺成條街行嚟行去嘅人都好似係果班人咁。」

「吓?咩意思?」Suki一臉無知地問。

靛晴問我:「你係咪想講,佢哋都係著住藍色制服?」

「其實我都留意咗好耐!」阿瑩呼道。「佢哋啲制服上面有晒佢哋個全名喎,勁奇怪囉。」

我補充:「仲有每次經過都係咁望住我哋,同酒店班人一樣!」

「哦,」澤明解說。「應該係工廠工人之類,大陸比較大規模嘅工廠都會有制服、上面繡自己個名㗎。」



Calvert揶揄:「咦,好熟吓喎兄弟。」

Suki維護澤明:「人哋呢啲叫識得嘢多囉。」

「唔似得啲人乜都唔識,淨係識問點解。」阿瑩漾起可愛的微笑,正宗的笑裡藏刀。

「喂!」Suki生氣地急停步,不曉得是否錯覺,她的雙峰好像跟住震一震。

「講番轉頭先,」靛晴冷靜地把話題拉回。「啱啱見到有圍欄圍住幾座灰色大廈,可能就係工廠?」

我說:「咁都好怪啦,呢度成區嘅消費都淨係靠間工廠。如果無班員工,咁所有餐廳超市咪要執笠。」

因為酒店入住率又低、附近又好像沒甚麼民居似的。

「結論係,如果無咗間工廠,呢度所有嘢都跟住無晒,咁成區就會變咗廢墟咁。」阿瑩眨了眨漂亮的大眼。



她說得對。

工廠可以說是這區的命脈,幾乎全部店舖要依賴它為生,換言之,所有人對它經營的事都隻眼開、隻眼閉。

想到這裡我甩甩頭,笑自己未免FF得太多,應該快快手買完宵夜回酒店、好好享受今晚才對。

只是十分鐘過後,所謂的 "FF" 卻續一發生了。

——待續

通知一下大家,個人專頁改名為「橘子綠茶的星塵」。
想下一回加速出快啲,大家幫手like&comment吓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