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叫人討厭的,正是一等已修煉成精之「雙重標準」妖,近乎邪魔外道。



很怕很怕,聽得又有什麼投訴事件。
討厭的那些,不是有關噪音、服務態度、制度漏洞等等某些合理投訴。
說的是某部電影內,為追求原著,而不刪減當中一句粗話;創作藝術中,厡形帶出創作者刻意刻劃的曖昧不明含義;某主持節目內開的一個明顯當中不含惡意,且連當事人物亦無半句介意的小玩笑;或什麼什麼歌中含不良不雅意識等等……
原來這些也可以投訴。
既然如此,我想我也有許多東西要投一下了。
那些人聽好沒?
來。
我要投訴你,你接受性過度迂腐,器量過於淺窄!
我要投訴你,明顯性純洋──洋戲中一集劇過百句不雅,你拍手叫好叫真實,本地戲百部劇一句不文,你大叫污穢無恥!
(定還是洋劇用他國文,你聽不明白,以為那些是詩句?)


我要投訴你,裝瞎裝聾,想看想聽的才肯要,其餘不合你心意的便打擊彈劾!
別人做的便有問題,你幹同樣的事就變好事?別人說的便有問題,你言辭話語如何變本加厲都是忠義正理?
也許誰也有問題,只是最嚴重問題,莫過於你只看見別人眼中的刺,而不見自己眼中樑木吧。
不得不承認,亦實在有太多太多吃飽後發閒的人,充滿精力,去投這訴那,卻不見投訴世界有種族歧視、有不公平待遇、有獨栽橫蠻的領導者。
叫人討厭的,正是此等已修煉成精之「雙重標準」妖,近乎邪魔外道。
他們投訴別人教壞下一代時,全然想不起自己正是那個唯恐天下不夠亂的好榜樣。
 
我要投訴:你胡亂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