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灑灑灑...」花曬既水聲非常大。因為呀哥開既水力比起我平時用既大。

「唔...又硬左。」

「我硬係覺得呢..個家長好似對我有企圖。」我同呀哥講。

呀哥唧左D番槻係我度,然後不斷係我波上面搽。「你D咁既大波,其實全世界既男人都想食。」

「喂啊—」我打呀哥一下,其實我心入面好開心。





「如果我地唔係親生,我真係好想娶你。」呀哥又講甜言密語。呢個人溝咁多女,就係全靠佢把口。

「如果係咁,Natalie會好傷心。」我話。

「我有你先係最重要。」呀哥錫埋黎,同我打車輪。

有D朋友會覺得我好傻,根本就係呀哥既泄慾工具,無名無份,又唔可以公開。

但其實我自己都幾Enjoy同呀哥玩。再講,出面既雄性生物我根本睇唔上眼。如果唔係有林子行呢個人,我仍然會係純Lesbian。所以,如果你話我利用呀哥既肉棒滿足我自己,我係會好同意的。





呀哥同我抹身。「唔知岩岩無戴套...會唔會有BB呢?」

我話:「你都射哂係我口度啦。」

呀哥:「你是最完美的。」

呀哥又要同我大錫返十分鐘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