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一鬧,我比以往去圖書館的時間遲了一點。到達時已經坐無虛席,只剩下廖廖無幾的的單人位。
 
我一路搜索,突然發現一個空位,再看旁邊竟然是阿倩。

起初我有些猶疑,阿倩的樣子並不猙獰,但她平日不喜和別人交集,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樣子倒是讓人不敢和她接觸。
 
只是,看到陸陸續續進來的同學,我也管不了那麼多,只好硬住頭皮問:「阿倩,這裡有人坐嗎?」
 
她掀起了一個似有若無的笑容,道:「沒有,坐吧。」我舒了一口氣,坐了下來。
 


再次想起剛才的一幕。阿倩……其實並沒有想像中那麼的難接觸吧?我暗暗思索,不經意的督向阿倩,只見她正與數學抗戰。
 
阿倩的數學是出了名的差,別問我為甚麼和她如此疏離都會知道。
 
教我們數學的是全校出了名的老魔頭, 他的教學能力可謂數一數二,無人能及,不少同學亦希望被他執教。
 
只是,他同時亦是個討人厭的人, 每次測驗、考試不合格的人都總會被他開名嘰笑一番,讓人無地自容。
 
而阿倩,就是被嘰笑大軍之中的其中一員。
 


「你不懂得這題嗎?」我主動問。她言簡意賅的答:「是呢。」「我幫你吧。」我一手拿過她的作業,一邊認真計算。
 
雖然我和她不太熟,但是心裡對她泛起些親切感,覺得她並沒有想像中那麼難相處。
 
「那…你首先要把份數……」在我講解的時候,她很專心聆聽,眉頭又再次皺起來。
 
「啊…原來是這樣呢,如此簡單竟然想不到,謝謝你呢。」她有禮貌的向我道謝,然後又繼續埋頭苦幹。
 
 
夏日的日照時間很長,儘管已經入夜,但天空還是光亮得如白晝。再看看時鐘,原來已經到了要回家的時間,身邊的同學們都已經離去得七七八八。


 
在我和阿倩收拾物件的途中,我忍不住問她:「那個…那隻貓兒是你養的嗎?」
 
阿倩原本垂下的頭抬起,眼中閃過一絲驚訝,然後又回復平靜:「剛才,你看到了?」
 
我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後腦勺兒,「對呢…對不起,我不是故意偷看的,只是碰巧見到那個學弟做出如此不人道的事情,想教訓他一頓的時候你就出現了。」
 
「嗯……那隻貓兒不算是我養的吧,某天我放學時看到它楚楚可憐的樣子,身邊沒有媽媽,便忍不住去喂她,直到現在。」她酷酷的答道。
 
「其實我也很喜歡貓兒呢,家裡亦有一個主子呢。」「是嗎,看不出呢,男孩子好像都喜歡狗多一點。」
 
「你這樣說是甚麼意思呢?暗示我不是男生嗎?」我打趣道,「這個呢,就只有你自己知道咯,可能不是亦不一定。」
 
她亦開玩笑地回話。一問一答下竟然把原先的距離拉近了。「不過我有個不請之求,」她突然又變得認真起來,
 


「可以不要和別人說起小乖的事嗎?我怕……學校知道後會叫人把小乖帶走。」「當然可以,不過我有個請求。」
 
「嗯?」「我可以去探小乖嗎?我都希望牠可以茁壯成長。」
 
她像放下心頭大石,緩緩的舒了口氣:「當然可以啦,無任歡迎。」
 
就這樣,這事為我無聊的一天,添上了一點色彩。
 
 
到處也是彩色 只因歲月印有你我的足跡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