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星期五,是我的生日,也是我出發去城市工作的日子。

「悟刃,送個包子比你途中可以止餓!」村長把一個包子給了我,我說聲謝謝後,在眾人的送別後坐上了叔叔的吉普車離開了這條十幾年的村。

說實話,所有人都很看好我在城市裏有番成就,這樣就能增加村裏的人氣,但我只是想平靜地過日子而已,順其自然地。

「呢部係手機,而呢個係⋯⋯」叔叔一直在車上向我說明現在的電子產品,免得到了大城市被人話鄉下仔。

而我聽着車上播放的流行音樂,不知不覺地睡著了⋯⋯



在夢中,我看到了一位身穿金色戰甲,拿着如意金鋼棒的猴子背對着我。

我問:「你是⋯⋯?」

「你不需知道我是誰,這世界會陷入危機,只要你找到我留下來的金鋼棒,那麼你就能解救這世界了。」

「你直接告訴我就可以了啊!」

只見牠搖搖頭說:「我能說的就只有這些了。」



我見牠的身影逐漸消失,而我也從夢中醒來。

「喔!你醒左啦?呢到就係我地住既地方。」叔叔停在了一棟大樓前,我向上一望,城市的大樓果然很高。

我和叔叔住在十二樓,我們整頓好後和叔叔一起商量返咩工好。

「你不如去我間公司做測試員?」

「測試員?」我問。



「係呀!好高人工㗎,仲唔需要學歷添。」

「咁我地即刻去啦!」

我馬上來到叔叔的公司,面試出奇地容易,之後叫我躺在像刺客教條的椅子上。

叔叔和一位工作人員點頭後離開了如實驗室的地方。

他們給我帶上儀器後,我只感到被電擊一樣,慘叫過後,我暈了過去。

一睜開眼後,我只感到被一座山壓著,四處張望後發現這裡並不是我所知道的世界。

「醒來了嗎?我是你的輔導員喵炭,這裡是西遊記的世界,你有聽過嗎?」一把可愛的聲音從我腦中發出。

「知道,當然知道,但是為什麼還要去知道他的故事?」我問。



「因為Boss一直也不明白為什麼一個齊天大聖寧願去峨眉山安心當佛,也不回到花果山做回美猴王,而且也想知道牠把金鋼棒放那了。」那女聲說着。

金鋼棒?唔通名叫Boss的人也知道這事?

我想起了那猴子對我說的話。

「總知你好好享受這旅途吧,你師父來了。」

我抬頭看向一個和尚走了過來看着我,然後無視我離去。

我叫着:「喂!快回來啊!」

他回來看着我:「怎麼?」



我向他解說一番後,終於肯跟着主線了。

「咁即係撕左個符就可以?」

我連連點頭!

只見他突然變成龜仙人一樣大隻,一拳就把山擊碎!

我都嚇到猴毛都豎起了!!!

他回復原狀後說:「走吧!」

我走了出來,腿還在震⋯⋯⋯

走了不久,有兩隻老虎擋在我們面前。



「師父,交給我吧!」

「不用,交給貧憎,就讓為師送你一件入門禮!」師父拉起衣袖準備虐待動物,我馬上拉著他說:「師父!佛講過唔可以殺生㗎!」

「妖!咩都聽佢講我仲洗做人?」

只見虎嘯驚天,漸漸地變成了哀嚎⋯⋯

他開心地把皮虎做的褲衩交給我,我看着滴着血的褲衩說:「師父,出家人不能殺生的。」

「哇哈哈哈!如果你唔着既話我馬上穿你!」

我嚇得馬上穿上!



不過滿合身的。

夜深,我在樹上看着天上的星星,真的很美,要是本來沒有空氣污染的話,還會不會維持這樣呢?

「悟空,我睡不著。」

所以你想怎樣?我可是公猴。

「我問你,成佛後打算做什麼?」

「因為你要知道成佛,必須六根清淨,有可能一個重要的人死在你面前也會覺得毫無關係。」師父的語氣帶了一點哀傷。

我看着自己的手,默默搖頭說:「我不知道。」

「你看你還打算成佛,一點志氣也沒有。」師父躺着說。

「那我問你,師父你有喜歡的人嗎?」

「有,但死了⋯⋯在我的面前。」

我馬上閉嘴,說了句抱歉。

「冇事,快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