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幾道紫雷轟得眾妖,有些飛來飛去,有些被打中的一早灰飛煙滅。

「哇啊!」

「大家不要怕!繼續前進!」牛魔王哞了聲,就像號角一樣帶領着眾妖前進。

「聖僧,你怎麼了?」背着突然變瘦的師父的沙僧問。

「我把所有的力量都給了悟空了,沒辦法⋯竟然我是他的師父,總要罩著徒弟的。」師父虛弱地說。



「嗯?」黑悟空停下手看向天上。

我也看向天上,一身金光的佛祖出馬了,我必須馬上趕去!

「不打了。」黑悟空飛上了天上。

我也馬上呼喚筋斗雲飛去了天庭!

我看到貧弱的師父後,從筋斗雲跳了下來問:「沙僧,師父他怎麼了?」



「他把所有的力量都給你了,要恢復也要很長的時間。」

「那麼你要好好照顧師父了。」我顯得有點低落,他也是為了我才變成這樣的,我不可以辜負師父。

我在黑悟空旁邊走出,說:「要幫忙嗎?」

「私人恩怨,我不需要你幫。」他的語氣還是那麼讓人不易接近。

「哼,我和他也有私人恩恕。」



「那隨便你,不要拖我後腿,」

兩只猴子一湧而上,但對於佛祖來說,眼前的只有黑悟空才能讓自己忌三分,那個孫悟空根本不值一提!

佛祖睜大曈孔,一手巨掌壓了下來!

黑悟空一棍弄破,握起滅天棒往佛祖的金菠蘿打去!

佛祖念了個口訣,身上張開了金色的屏障,擋住了黑悟空的攻擊,黑悟空冷哼一聲,說:「我沒有和你打那麼多年,你也只會這些法術,看來你完全沒有再修行過。」

佛祖眉頭一皺,確實和黑悟空說得沒有錯,這些年來自已一直陶醉被人膜拜的感覺,完全沒有去修行。

為什麼?

因為他認為沒有一個能夠和他對抗!



「看我破你的護罩!」黑悟空的身後彈出了一只猴子,他握起散發青炎的金鋼棒往佛祖的護罩打去!

碰的一聲,護罩馬上碎了!

「不可能的!」佛祖大驚,一個孫悟空竟然有這個力量?

不可能的!

「要怪就怪你太自負了。」我把金鋼棒放在右肩說。

「哼,做得很好。」黑悟空拔出幾根猴毛,變出了幾個自己同時衝去佛祖!

咚!



幾個滅天棒一下打在佛祖的金菠蘿上!

佛祖的身體開始裂開⋯⋯

等等!

裂開了?

那麼就是說這個不是真身嗎?

我緊握金鋼棒四處看去,但都感覺不到佛祖的氣息。

「感受一下,神的憤怒吧!」一把佛祖的聲音傳在我們耳中!

「哼!我已經到達了妖聖的階段,你是怎麼反抗也沒有用的!」黑悟空自大地說。



「那麼就先把你殺掉!」一個身影快速捉走了黑悟空。

砰!砰!砰!

我看向空中,空中產生猶如石頭扔進水裏的波動!周圍法力較低的小妖都快被吹了起來,而沙僧用自己的身體擋著強風,避免師父被吹走。

不久,一個黑色的身影在我旁邊重重地降下!

他吐出幾口血後,無力地站起來抹走嘴邊的血絲,正當他快要倒下時,我馬上扶起了他,說:「你的身體已經不能再動了!不要再勉強自己了。」

黑悟空不甘地推開我:「走開!我不需要你的扶持!」

黑悟空曲腿跪下,頭重重的磕在地上,他緊咬着牙,低聲地說:「為什麼!我應該踏入妖聖這個階段,為什麼還打不贏你!」



他的說話滿是不甘,與其說為了贏回佛祖,才那麼拼命,倒不如說為了一個人,才那麼拼命,我是這樣覺得的。

「咻!」一道金色的光芒刺進了黑悟空的心臟⋯

「噗哧!」

黑悟空看向了我:「拜託了,將他打倒⋯拜託了⋯」

我捉着伸出的手,一股力量湧進了我的身體裏!

黑悟空變出一個白色的絲巾,看了眼後,眼框濕澗,默念了句對不起後,安祥地離開⋯

一名白色衣袍的女子出現在黑悟空前,說:「死猴子,我們終於見面了!」女子快步抱住了黑悟空。

黑悟空微微一笑:「我們見面了,不過⋯我輸了。」

「沒關係的,因為他一定可以贏的。」女子摸着高過自己的黑悟空的頭說。

「嗯。」黑悟空點頭。

「因為他可是⋯齊天大聖!」

「轟隆———!」

我看着眼前和人差不多高的佛祖,眼裹只有仇恨,手中的金鋼棒因為我的緊握瘋狂抖動着,說:「他⋯在最後把一切交給了我。」

黑悟空手中被染紅的絲巾往我飄來,我緊握著那染紅的絲巾,往頭上挷去,弄成一個頭巾。

「那又如何,只是一個妖怪死了而已。」

「妖怪?妖怪不是生命嗎!你這樣還說什麼眾生平等!我說你只是一個假神!」

「轟隆———!」雷聲再次響起。

「雷公,我有叫你放雷?」

「不,這是它自已放的!」

佛祖聽後一愣,心中出現了一個念頭,但馬上抹走。

「即使你求饒!我也不會原諒你⋯⋯!!」一股邪氣在我身上擴散,隱隱約現的紫雷圍繞在我身上,手裹的金鋼棒變成紫色,身上的戰甲變成了紫炎,仿佛猶如魔神降臨凡間。

殺氣騰騰⋯⋯

佛祖不禁本能地退後,自己應該當初就要把這猴子給剖了!

二人同時向對方衝去,我一肘打在他腹中,只見佛祖十分痛苦的連連退後,再一棒打在他的金菠蘿上!

這一棒是給師父打的!

「哇啊⋯⋯!」

再一棒!

是為了小紅的媽媽打的!

再來!

是為了黑悟空打的!

「最後一擊了————!」

「不要!求你了!」

「我說過了⋯⋯即使你求饒我也不會原諒你的!去死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