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咳!」我一回到現實,修的那些手下馬上幫我拆除儀器,而我在椅子上呼呼地喘着。

「做得好。」修看了看螢幕標記的位置,馬上和手下們起行。

「狐,距離末日仲有幾耐?」我問。

「仲有兩小時。」狐說。

「咁我地行啦!」



「嗯。」原來狐一早解開了繩,她還真的越來越神秘了,這位馬尾少女。

她幫我解開後,我馬上說出金鋼棒的真正位置,狐隨便搶了一架跑車,向目的地駛去。

「哇!唔好渣咁快啊!」我現在的臉都快反了。

狐完全沒有理會我,繼續踩盡油門。

下車後,我看着那三家村的牌,然後被狐拉了進去。



「記住唔好行咁入,啲狗唔鐘意外人,所以我地行呢邊上山。」一直帶領我的狐說。

「嗯。」老實說我一直視線都嘗試移開那修長的長腿,不過當移開的時候,又不自覺的看去。

「你知道嗎?為什麼這世界會面臨末日?」在途中狐突然問我。

「唔知。」

「不知道那個國家的人,終於完成左可以操控天氣既野,也就是導致人類災難既東西。」



「哼,操控大自然嗎?真不怕被大自然反咬一囗?」我打趣地說

「這我就不知了,不過竟然佢整得出,就代表佢好有信心。」

不久後,走到了一個山壁前,看來過了那麼多年,那個洞已經封了。

不過⋯

我看着壁上的字,壁上是象形文字,寫着:有緣人——孫悟刃,當我把手放在字上的時候,山壁化為金色的光芒消散,一根插在了地上的金鋼棒出現在我們眼前。

我們慢步走去那石化了的金鋼棒,我和狐互相點頭後,一手捉着金鋼棒!

金鋼棒開始抖動着,然後散發金黃色的光芒,我咪着眼睛把它拔起後,一股強大的力量往我身體注入!

注入完後,我左手捏了捏,心感滿意,在旁的狐帶著異樣的色彩看着我,暗暗地道:「大聖,回來了。」



我看着她那滿意的樣子,猶如什麼都如她所料一樣,我對這少女的神秘感又添了些。

「我先走了!」話罷,我走衝洞外,飛去修所在之處。

⋯⋯⋯⋯

修此時也獲得了力量,當他轉身的時候,一名樣貌清秀的少年從天而降,修的表情馬上變得憤怒,他十分不爽一個偏遠村莊出來的人,竟然是一個拯救世界既人,為什麼自己明明是一個貴族,卻不能成為一個拯救世界的人?

那個鄉下仔算什麼⋯⋯

「點解⋯你可以用到金鋼棒?」少年問。

「因為我改造左基因,而且仲係你既基因。」



「修,你以前並唔係咁。」少年還是想把修拉回正軌。

「哼,你之前講得無錯,我是靠爸的,我一直做唔到大事,所以我要拯救世界來讓老豆對我改觀!你呢個鄉下仔根本冇資格拯救世界!」

少年嘴角上揚說:「正所謂,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窮!郷下仔就冇資格拯救世界?」少年擺出戰鬥的動作,既然說不服就打到你服!

少年往修一衝,修馬上反應用棒擋著,但是棒馬上被打碎了,為什麼?因為少年現在可是擁有妖聖既力量,他只是想玩一下自己的兄弟,令他興奮一下而已!

少年直接把修按到在地說:「獲得力量的同時就代表要失去一些東西,你知道拯救世界的代價是什麼嗎?」說到最後一句的時候,少年的聲線變了,變得沈重起來。

修聽到少年的聲線變了,馬上回愎冷靜說:「唔通你唔記得,你村入面既人被我威脅咁?」

「他們已經死了,我講既係你既手下。」說罷少年掏出手機播放了一個影像,影像裏面的手下被一位帶著修羅面具既男人通通殺光。

修現在只覺得心灰意冷,完全不想反抗,說:「唔通你知道拯救世界既代價?」



少年見修沒有了反抗的念頭,馬上轉身離去,在他飛上天時,留下了一只字。

「死。」

修馬上瞳孔縮小,看着那少年的背影,抖抖地說:「悟刃⋯不要啊!唔好去啊!」

為什麼?

他為什麼會有這份勇氣去死?

不⋯

這不是勇氣的問題。



是因為他知道,能力越大,責任越大的這個道理。

他也很怕死,但是竟然被天選中去拯救世界,他就有責任去拯救世界。

即使要去死!

「你不覺得,當我拯救完呢個世界既時候,就可以挺起胸膛,然後帥氣地死去嗎!」這或許是少年最後的一句話。

距離末日還有一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