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一個跟著一個,緊緊的貼著彼此,畢竟,入面實在太黑,而且的阿鴻有電筒,

途中每一層的教室的玻璃都已經散落在地上,

我和阿寶還看見了,貼在教室墻上的黑白照,

我猜想應該是很耐以前,他們為了紀念而貼上的。

但是很奇怪,墻上的相被潑上了很多的紅漆,



不知道是不是後期加上去的,

就在這個時候,阿寶突然告訴我,走廊出面有一個穿著西裝的男人,

當我望著的時候,我并什麼都沒有都沒有看到。

阿鴻吹我們,快點跟著他,

我們馬上跟上去,我們準備推開門,但時已經夜晚7點了,



對門已經生了很多銹,基本上推不動~阿鴻發脾氣,一腳踢對門,還是沒有辦法打開對門,

不久我們聽到阿馬的聲音在天台門後,他拍門問我們他在哪裡?

我們記得他明明是在地下廁所,為何會比我們快到天台,

阿馬說他不知道自己現在在哪裡,他說非常黑,他的周圍,

我們告訴他你在學校天台



阿馬說他見到一片黑暗,聽到一些風聲,非常寒冷。

阿寶非常害怕,一直扯著我的手臂,叫我走,我也只好跟著走,我叫阿鴻跟著,

我和啊寶,經過課室時,看見相中的人不見了,連忙嚇親我,

阿寶突然大叫,說看見相中有阿馬,

我開始慌張,叫阿鴻走,

阿鴻出現在我們面前,但是燈筒不見了,正當我們狼狽的落到下底層時,

發現我們剪開的鐵絲網復完了,我同阿鴻爬上去,突然發現我們背後有幾個黑影,

阿寶嚇無法動彈,我也無能為力,看見阿寶在我面前被黑暗埋掉,



我同阿鴻立刻跑掉,當我望入學校時,我看見教室窗邊有人向我招手,行過,

我就立刻離開了,這件事令我同阿鴻非常害怕,而阿寶同阿馬,

我们也沒有再見過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