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記得小時候很喜歡踩單車,最愛在斜坡上飛啊飛﹗飛啊飛﹗最終就跌個吃狗屎的。當然喇,那次傷得很深,傷痕在十多年後的今天仍然清楚可見。
 
傷也可以分很多種,最主要可以大分為外傷跟內傷。這一次的<文康筆.寫.得>說的就是內傷了。
 
相比起外傷,內傷其實嚴重得多。
 
外傷靠肉眼判斷,就知傷得有多重。再對正下藥,假以時日,傷口都會好過來。
 
內傷,其實都會痊癒,可是痊癒的時間卻因人而異。有一人輩子都不會痊癒,終身被病魔折磨,當然,有人亦可以快速痊癒。
 


由於內傷是看不見,即使自己受傷了都不知道。
 
就好像癌症一樣,起初你自己都不知身體中已被一隻怪獸寄生,所以就任它自由地發大發大再發大,最後就爆發出來。嗚呼哀哉﹗
 
人對內傷一事,都很難去察覺。
 
 
 
嗯。 我忽然想跟大家說個故事。
 


有一個男孩,他有一個經歷,真正時間都忘了。因為真的很久很久以前。
 
而傷口亦久不久就痛一下,對男孩而言是他人生的第一個傷疤。
 
當時,男孩年紀很小,他跟女孩都很青澀、很純。
 
二人由小時候就認識,讀書也在一起。他倆之間就只有很純真的友誼。
 
起初喇。男孩覺得女孩很醜,嘿,說甚麼一生都絕不會看上她,那邊箱就喜歡另一個好看一點的女生。
 


那段時間,不知怎地男孩每每喜歡的女生都會跟別人跑掉。此時,又奇怪地連續不知多少個年頭,男孩跟女孩是同一班。或許,只是或許,是上天的安排。
 
可是喇,男孩沒有那麼浪漫。管那他奶奶的上安排,他再次喜歡另一個女生。多情種﹗當然被他喜歡的女生又跑了。
 
往後的數年,男孩跟女孩依舊都同在一班。而二人都漸漸長大,男孩的身形愈來愈像個蕃薯,可是女孩彷彿在脫變,只少沒有剛相識時那麼醜。可是男孩的頸硬得可以砍斷鋼刀,就是對自己說﹕我才不會看上她﹗;縱使身邊的人常說,他跟她很登對。
 
其實男孩跟女孩不是太熟稔,二人真正發展友誼的大概是在高中開始。不知怎地,二人相處多了。可是男孩老是不信「甚麼上天安排」的老套鬼話,他暗地喜歡另一個女生,覺得那個女生很完美,是女神,是心目中的愛瑪仕。所以,男孩跟女孩只是在發展普通的、青澀的、純真的友情。
 
男孩到今天仍然記得美好高中的最後兩年,放學後二人單獨地溫習功課,男孩更為女孩補習。那時,男孩忽然女孩好像變了,醜小鴨在悄悄的脫變。縱使那時不是天鵝,但男孩心中有丁點兒的心動。然而,他很口硬﹕「我才不會看上她﹗」,而心中更說已經有一個完美的愛瑪仕,在高中畢業之後就正式追求愛瑪仕。
 
如是這,又過了兩年高中。回頭一看,二人一共連續同班七年了﹗
 
男孩跟女孩各有自己的理想,因此男孩心想大概會跟女孩就此告別。
 
誰知,可能,只是可能,又是上天的安排,他倆竟然在同一間大學。


 
男孩心慌,真的是上天安排?
 
不會不會,只是巧合﹗一定是巧合﹗男孩如此告訴自己。
 
他心中依然有最完美的愛瑪仕,亦很幸運地他終於可以第一次約會愛瑪仕。
 
男孩歡天喜地告訴給女孩,女孩當然替他高興。
 
男孩原以為他倆只是純真的朋友,誰知,這一年竟然發生了些變化,令男生開始認命。
 
不再是純真的朋友。
 
男孩很記得變化的契機就在那年的中秋節。
 


那年,男孩約了女孩,他都忘了甚麼原因,大概想找人過過中秋。
 
那年的維園,很多人。
 
男孩跟女孩說﹕「很多人啊﹗不要走失。我不想大會要廣播xxx小朋友,你的朋友在出口等你﹗」
 
「我才不會這樣﹗」
 
「那在被分開時,好好的抓著我吧﹗」
 
「嗯。」
 
 
起初,女孩只是抓抓男孩的衣袖。誰知,不是甚麼時候,他倆手拖手起來。
 


雖然只是一刻間的事﹗可是就纏繞了男孩多年的歲月。
 
那時,男孩在懷疑,普通朋友也可以這樣麼?
 
他混亂了。
 
男孩跟女孩,已經不是普通朋友,二人之間多了份感情——曖昧。
 
可是,他們二人,咀都很硬,說是朋友就是朋友。
 
男孩當然這樣想,因為他要仰望愛瑪仕小姐,要追求她。
 
可是,男孩忘不了那夜中秋,在睡覺之前,想念的竟然是女孩。
 
 


二人關係模糊起來,而且開始沈溺、享受。
 
聖誕又在一起,男孩沒有準備禮物,但女孩就送了他一枝潤唇膏,說男孩的咀很乾,常乾得出血,因此就送他一枝潤唇膏。男孩心中很暖,很開心。那枝潤唇膏,他仍然珍惜地收著,即使花紙跟內裡的紙條都沒有掉。他覺得,潤唇膏終有一天會用完,將女孩的心意都消耗了。
 
男孩本以為,高中之後,他們二人不會再見。誰知關係竟然比以前更加親密。縱使,男孩有時約會愛瑪仕,可是那份追求的衝勁愈來愈小。
 
男孩不開心,明明知道自己喜歡愛瑪仕。但卻沒有追求的勁兒。
 
他懷疑會不會是跟女孩有關?他不去想,就容讓上天給他答案。
 
他們久不久見一次,感情愈來愈深。而男孩覺得女孩原來已經脫變成天鵝,心中又是一動。可是就是心硬,不信天命,堅信只是友誼﹗
 
直到有一次,女孩跟男孩說被別的男生煩、追求著。男孩就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心煩起來,明明只是好朋友,她被乞丐追求幹自己屁事麼?於是乎,男孩滿不客氣的罵女孩。不是在罵甚麼,只知道那一刻男孩心中很怒、很煩。想痛痛快快的罵女孩,可是心中依然煩惱。
 
男孩不知道。
 
原來有一種情感叫「呷醋」。
 
對﹗男生在「呷醋」。他不明白為什麼在呷她的醋﹗
 
明明就是朋友﹗
 
是好朋友啊﹗
 
可是。
 
不是普通的朋友。
 
他們之間不再是那年很青澀、純真的友誼。
 
就是曖昧呢。
 
而男孩不自不覺間就想多踏一步。
 
而且,令男孩明白了自己真正喜歡的不是愛瑪仕,而是跟他相處多年的那個女孩。
 
男孩下了個決定,不再追求愛瑪仕。始終,心中不能有兩個相同地位的女孩。
 
幸而,在跟愛瑪仕相處期間,男生從未作過表示。要不然就傷害了一個無辜的人。
 
 
 
曖昧給過他們快樂。
 
可是卻摧毀了一切。
 
 
男孩跟女孩之間已經定型了。
 
縱使男孩想改變,女孩已經想保持這個關係。
 
可是男孩就是不想接受這個事實。依舊的沈溺曖昧之中。
 
曾有一次,女孩上了男孩家,煮一餐二人的飯。男孩很快樂,女孩竟然會應邀。而且,男孩很記得他跟女孩曾對望過一段不短的時間,眼神在交流。他雖然不知女孩當時在想甚麼,只知道那一刻男孩就想向女孩說﹕我很喜歡你。
 
但沒有。
 
男孩沒有這想做。
 
不知是舍原因。
 
男孩終於堅信是上天安排。既然上天已安排一個已相識將近十年的女孩給自己,那麼上天不會改變。男孩很有信心,多了很多童話的幻想,雖不會是一生的妻子,但至少是女朋友。
 
 
他努力找工作,每一次見工之後就想見見女孩,說說自己的見工經過。女孩的鼓勵給了男孩很大的動力。
 
成功了﹗
 
男孩找了一份不錯的工作。心想要是現在好好的儲錢,來年就可以帶女孩去日本看櫻花。粉紅色的,一定很浪漫﹗男孩很期待這天來臨。
 
男孩覺得女孩對自己來說,是十分重要﹗很喜歡二人相處的感覺。
 
可是上天會變。一個給你的禮物,要是不好好收下的話,上天就會給第二個。
 
不知那時開始。
 
男孩跟女孩的關係開始變了。
 
變淡。
 
男孩亦察覺到。
 
他苦惱該不該再走下去。
 
然而,他覺得到了這一步才放棄的話,將來一定後悔。
 
有一次,他想向女孩表白。
 
可是女孩不憐憫男孩,沒收了表白的機會。甚至她寧願給另一個男生,都不施捨給男生﹗
 
一刀插入來﹗
 
幾近失血致死﹗
 
他怨﹗他恨﹗他悲﹗
 
為什麼一丁點兒機會也沒有就判了自己死刑﹗
 
很大的苦楚﹗
 
投入過的感情跟希望都統統變成了一把七寸長的刀子,一下一下來回抽插﹗
 
很痛﹗
 
但男孩沒有留過一滴眼淚﹗
 
痛到最痛,淚線都廢了﹗
 
 
原以為放低了女孩,可是有一被男孩很戲劇性地撞見女孩跟她的男朋友。
 
噢﹗
 
本在痊癒的傷口,又被翻過來﹗
 
那時,男孩腦中在回憶,他跟她的那一段青澀歲月、一段曖昧不清的關係,有喜又有悲。
 
對男孩而言,很深刻。
 
雖然很痛,但他終亦活過來。
 
只是久不久痛了一下,成了舊患。
 
 
 
呼﹗
 
雖不是悽美的,但很令人回味。
 
我聽見男孩說故事的時候,我心中亦代入了他的世界。
 
很幸運,他曾經很真心愛過女孩,至少他投入的感情不是假的。
 
我也替故事中的女孩感到幸運,被人真心愛過是福氣。縱使她現已有不錯的男朋友,但偶然遇過一個真心愛自己的路人甲,實是難得。該要珍惜。
 
至於那個傷嗎。
 
男孩說已經留了一條疤痕,怪的只是自己怎樣看待傷口。要由它自己痊癒,還是一翻再翻,又發炎又含膿,最後就怨對方傷害了自己。這全在自己的信念。
 
雖然她給你一個傷口,但處理的是你自己。
 
男孩跟我說,人經歷了就會長大﹗
 
他真心愛過女孩的事,亦不會後悔,只是遺失沒有一次親口跟女孩表白的機會。但我說,女孩知道你愛她,已經很足夠﹗
 
男孩點點頭,忽然之間有了力氣,多了一股熱血的衝勁﹗
 
他說甚麼人生就是不停的戰鬥。九把刀的名言。就令他活起來﹗
 
對啊﹗人生就是很多的挑戰。
 
我看看他的傷疤。
 
忽然就覺得,曾經為一個女人留傷疤的男人是一件很浪漫的事﹗
 
好好守護給自己傷疤的女人,這個男人簡直是英雄、男子漢。
 
 
因此,男孩說自已只是被區區一個女孩擊倒而已,但千千萬萬個戰爭在等他呢﹗
 
戰鬥吧﹗男孩﹗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