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玩了⋯⋯跟隔著螢幕的遊戲差太多了⋯⋯)

雖然主線接下來的指示是叫醒男主,但這間豪宅太大了,走到一半已經懶得走了,於是她⋯⋯

(決定了⋯⋯放棄這個遊戲了⋯⋯我還是覺得能宅在房間的遊戲比較適合我⋯⋯)

這時,路路絲的腦海中傳來一個幼嫩的聲音:

「嘻嘻,就這樣決定放棄嗎?這位『宅神』大姐姐。」



路路絲記得這把聲音應該是那個把她帶來這個世界,自稱是二次元世界神的小鬼,名字好像是⋯⋯忘了⋯⋯

「唔唔!大姐姐太失禮了,本大人自我介紹才一段時間,汝怎麼快就忘記了?吾的名字叫千代,汝要好好記住了啦!」

話說回來,環顧四周,完全看不到千代的身影,那麼何解會聽到了她的聲音呢?還有,路路絲什麼也沒說,千代就能回應她心中的想法,難道千代可以讀取到她的想法嗎?

不對,這就是等同於GM(註一)的概念吧,遊戲管理者可以在任何地方觀看和監視某個玩家角色的狀況。

「⋯⋯那麼這位GM大人找我有什麼事呢?」



「把吾稱做GM是什麼鬼!大姐姐要把吾稱做千代大神!」

「⋯⋯千代大神(讀棒)(註二)」

「真是沒有誠意呢⋯⋯算了,吾找汝是理由,是因為忘記了說遊戲失敗的時候,汝會有什麼懲罰。」

「⋯⋯這個⋯⋯很重要嗎?」

對於連死亡也不畏懼的路路絲,她想不到有什麼更可怕的懲罰。



「很重要呀!汝失敗後的懲罰就是把汝送回原本的世界,再附送一個不能死和不能玩遊戲的詛咒。」

「什⋯⋯麼?」

路路絲一下子僵硬起來,臉色變得有如死人一樣慘淡,如果真的變成這樣⋯⋯確實是生不如死,比死更加可怕,她已經不想再面對現實世界,這樣跟把她送到地獄沒有多大的差別。

「⋯⋯沒辦法,只好繼續了。」

「嘻嘻,吾相信大姐姐身為宅神可以做得到呀!趕快回想起多麗絲的記憶吧!」

「⋯⋯」

路路絲沒有回應千代,只是默默地站了起來,有氣無力地繼續走,就像殭屍走路一樣毫無生氣。然後就在這時,背後傳出了千代的聲音:

「大姐姐!吾還沒有說完呢——一個遊戲有懲罰就當然有獎勵吧!只要汝成功讓世界恢復和平,那就讓汝重新到一個富二代家庭中,父母非常溺愛汝,所以都不會管汝做什麼,到時候大姐姐就可以自由玩遊戲了!」



(什⋯⋯麼!!!這⋯⋯這個人生簡直就是天堂呀!)

「好吧!我答應了!」

她感到自己的身體突然產生動力,聲音充滿著前所未有的元氣回答千代。千代見狀滿意的點了點頭說:

「很好很好!那麼大姐姐就好好加油,不要讓吾失望哦~」

「是!」

路路絲回答後頭也不回地往前衝,她覺得自己不能再浪費一分一秒了!要盡快通關享受美滿人生才行!

⋯⋯



⋯⋯

⋯⋯

不過⋯⋯當她穿過重重迷宮般的走廊,終於走到走到目的地——男主角健一的房間,她情緒又低落起來,不禁抱怨了一聲:

(⋯⋯為什麼⋯⋯這麼大⋯⋯)

路路絲現在身處的地方大得驚人,如果不是擁有多麗絲的記憶,她肯定很快就迷路了。就算現在用最短路線到達健一的房間,要是用原來的身體,現在早就筋疲力盡了。雖然現在精神上也是快要到達極限,要不是剛剛千代所說的獎勵太吸引⋯⋯

(這麼一想⋯⋯多麗絲的身體體質真的比我原本的身體好上不少⋯⋯為什麼⋯⋯明明外貌和身形也是一模一樣⋯⋯算了,對於現在來說是不幸中的大幸吧⋯⋯)

她走到房門前,輕輕地敲了敲門,過了一會兒沒有人回應後,才小心翼翼地打開房門,她首先偷偷地觀看房間內的狀況,然後看到房中的環境,映入眼簾的是一間豪華寬闊的房間,擺放著名貴的家具,奔放而且大氣的佈局,如此闊氣的房間,都要歸功於洛爾丁家族的豪氣。

但是,亂糟糟的雜物破壞了房間的美感,健一的武器和書籍都是隨便堆放在枱上,書包和其他物品也是隨意堆積在房間的每一個角落。



路路絲躡手躡腳地跨過一大堆的雜物,來到健一的床前,仔細端視這個遊戲的男主角。

健一正在床上呼呼大睡,只見他身材偉岸,五官輪廓分明而深邃,頭髮宛如被墨汁染過一樣的漆黑,配上一對濃眉,顯得有些英氣。

(⋯⋯現在應該怎麼辦?叫醒⋯⋯嗎⋯⋯)

叫醒男主⋯⋯這個聽上去很簡單的任務,但這是那個腹黑千代的遊戲,總覺得沒有表面上這麼簡單。很多主線的任務都是有評分的准則存在著,所以如果用普通的叫醒方法肯定是不會高分。

(最經典的叫起床方式⋯⋯睡美人嗎?也就是說接吻吧⋯⋯)

她心裏「叮」的一聲,心中就像有一道聲音告訴她「就是這個方法了」。根據過往看動漫和遊戲的經驗,最多人想看到就是男主角與女主角接吻,而且接吻毫無疑問能大大提升男主角對她的好感,可以說是一石二鳥。

(沒錯,絕對不是我很久沒見過帥哥,就忍不住想偷吻他!絕對不是!這一切都是為了任務!)



不知為何,路路絲感到了久違的興奮感,快步地走到床邊,豐滿的胸脯因情緒激動的緣故,如同海濤般劇烈起伏。她來到了床邊,望著健一帥氣的臉孔,她感覺到自己的臉頰有點發熱,心在怦怦地跳,一股熱潮擁上全身⋯⋯

(好奇怪⋯⋯我變得好奇怪!這種感覺⋯⋯到底⋯⋯是什麼呢?)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接著微微彎低了腰,瞄準健一的嘴巴慢慢靠近,正當路路絲和健一的嘴唇快要變成零距離的時候她閉上眼晴,準備迎來她第一次的初吻。

——砰!

「痛痛痛痛痛痛!」

強烈的痛楚由後腦傳來,使路路絲猛然睜開眼晴轉身一看,映入眼簾的是一個具有幻想色彩的景象,令她一下子看呆了。

有一把散發著神聖金光的劍飄浮在半空中,那是在遊戲和動漫中常常看見的聖劍,整把劍縈繞著神聖而不可褻瀆的氣勢,劍身刻劃著波浪般的美麗紋路,有一種說不出來的美感,吸引著路路絲目不轉睛地看了很久。就算她不懂武器的學問,也感受到這是一把絕世好劍。

系統:恭喜你觸發隱藏事件。

機械的聲音直接傳進腦中,令路路絲稍微回神過來,不能壓抑的興奮感又提升多了一個檔次。

——啊⋯⋯這裹⋯⋯這個世界⋯⋯毫無疑問不是現實世界!

面對如此奇幻的光景,在她心目中,千代說的話又增加了幾分可信度。

「抱⋯抱歉嚇到你!多麗絲大小姐⋯⋯本⋯⋯本來健一主人是不允許我顯現在其他人面前,但⋯⋯但是我無法不管大小姐剛才的邪惡行為!」

這句話⋯⋯完全將莊嚴的氣氛破壞呀!語氣跟她想像完全不同,這種畏畏縮縮地說話語氣是怎麼回事?路路絲淡淡地問道:

「你是誰?」

「嗚嗚⋯⋯失禮了,我居然連自我介紹也忘了⋯⋯初⋯初次見面,我的名字是真⋯真希,是身為健一主人定下契約的劍靈。呀!抱歉⋯⋯普通人是不知道什麼是劍靈吧!其實劍靈是——」

於是這位劍靈小姐長篇大論地解釋劍靈的意思。在真希解釋期間,路路絲面無表情地轉身,想要繼續剛才的接吻的時候——

——殺氣

「那⋯⋯那個!聽不到我的話嗎!還⋯⋯還是我說得不夠清楚⋯⋯嗚嗚——對不起,我很少跟人類對話,所以說話有點笨拙⋯⋯」

路路絲突然一動也不能動,一股瘋狂扭曲的殺氣濃罩全身,令她身體像是凝固起來。她慢慢地扭頭看向真希,才發現自己置身於什麼情況。

她的脖子被真希用劍指著,然後她發覺那把飄浮的劍已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一個穿著花色和服的苗條少女婀娜的站在眼前。

輕柔的黑色長髮如雲般柔順,白皙的肌膚如玉般晶瑩剔透,整個世界彷彿為她凝結在這一刻。她的臉上卻始終掛著一副欲哭無淚的樣子,強烈對比之下,她感到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怪異感。

「需⋯需要再說明一次嗎?多麗絲大⋯大小姐。」

明明聽語氣應該是一名膽小的少女,但有一股人類不可能擁有的驚人氣勢,從這個看似嬌滴滴的少女——真希身上散發出來,這股氣勢宛如泰山壓頂一樣,緊緊地壓迫著路路絲的心臟。

這個真希⋯⋯不正常⋯⋯不管是她的存在還是她的性格,都充滿著不協調。換句話說,這簡直是——

「同類吧!」

「呃⋯⋯呃?多⋯⋯麗絲大⋯大小姐?」

不好,她一時太興奮把心裹話說了出來。不過這很難怪她吧?在這麼多無趣又正常的生物之中,居然有這麼有趣的存在,不愧是遊戲世界!

「⋯⋯雖然不知道你把我剛才的動作當作什麼,但你誤會了,剛剛我只是想叫健一起床而已。」

「真⋯⋯的嗎?」

瞬間,真希的氣勢減弱了很多。她也沒想到真希這麼容易就相信他,正當她想再說多幾句話時,一個輕浮的聲音突然從她背後響起:

「沒想到一大早起床就看到兩位美女在我身邊,今天該不會是我的幸運日吧?」

路路絲回頭一看,只見健一不知何時坐了起來,顯得有點疲倦地伸了一個懶腰。她心中暗暗叫糟,這算是完成了主線任務嗎?

系統:主線任務—叫男主角健一起床完成

任務評價:SSS(成功觸發隱藏事件)

任務獎勵:10000點

主線任務—做早餐開啟

主線內容:請為男主角健一做一頓美味的早餐

注意事項:早餐的美味程度將會影響在場角色的好感度及任務評價

這下可以肯定⋯⋯絕對是讀取了她的思考吧!怎麼可能一想到主線,系統提示就彈出來呢?她可不相信什麼巧合和好運,一切事情的發生肯定是有原因的。

不過這不重要,她也沒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不能讓千代知道,所以她現在把注意力轉移到系統提示上,有一件事令她很在意的,就是10000點,這是用來做什麼的?

「多麗絲⋯⋯多麗絲?」

健一的叫聲打斷了路路絲的思考,沒錯⋯⋯她現在的名字是多麗絲,到現在她還不太習慣⋯⋯

「⋯⋯是的。」

她雖然表面鎮定地回應,但實際上緊張到快要無法思考⋯⋯上一次跟年齡相約的男生面對面談話應該是小學的時候吧⋯⋯在這一刻,她甚至忘記了健一只是NPC。

「沒事吧?多麗絲,總覺得⋯⋯抱歉呢!我家的劍靈把你嚇倒了嗎?真是傷腦筋呢——明明我已經吩咐她不要在其他人面前出現了。」

「對⋯⋯對不起,主人,多麗絲大小姐!是我疑心病太重了!」

外貌已經變回劍狀態的真希支支吾吾地回答。健一則溫柔地回應她:

「不要緊,有這麼可愛的劍靈關心是我的榮幸,不過下次要留意了喲!多麗絲,這孩子很少接觸人類,所以一時疏忽了。作為補償,之後讓她為你做一件事,這樣可以原諒她嗎?」

這是⋯⋯這就是現充的口吻嗎!健一這時用柔和的笑容對她說,總覺得有星星在健一四周閃耀著⋯⋯他笑起來的時候有閃光在牙齒反射著,呀,超刺眼的!在這個情況下身為宅女的她能拒絕嗎?當然不能⋯⋯於是她只能僵硬地點了點頭。

「太好了呢——真希,多麗絲原諒你了。」

「多⋯⋯多麗絲大小姐!真的⋯⋯真的感謝你的寬宏大量!以後只要有什麼事⋯⋯只⋯⋯只要在我的能力範圍內,絕對會幫忙的!」

「⋯⋯嗯。」

總感覺⋯⋯太誇張了⋯⋯以前有人對她做更加過份的事也沒有道歉,現在這樣反而令她不知所措。健一似乎發現了她有點尷尬,便很快解圍說:

「好了,這話題到此為止吧!說話回來,還真是稀有呀——沒想到多麗絲竟然親自叫我起床,而且還穿著睡衣!這副樣子真是新鮮呢!」

自己⋯⋯的步調?路路絲回想起多麗絲的記憶,慢慢就發現異常之處。沒錯,多麗絲到目前為止只叫過健一一兩次起床。一般的情況下,多麗絲都比健一遲出房門,因為身為貴族的大小姐,往往都很注重自己的儀容,比如說現在的睡衣,多麗絲是絕對不會穿著出房門的⋯⋯

誒⋯⋯現在她這副樣子不就是很糟糕嗎?不妙不妙不妙!如果連遊戲世界也被人用異樣的目光看待,那她就無處可逃了⋯⋯

系統:支線任務出現——打扮和換衣服

支線任務內容:回到房間打扮成合乎貴族大小姐的樣子,並穿上碧海學園的校服後才準備早餐

注意事項:打扮後的外觀將會影響在場角色的好感度及任務評價

正當路路絲不知所措的時候,系統給了她大大的指示,時機準確得驚人,令她更加確定這個系統肯定讀取了她的思考,不過她對此也毫無辦法,只能按照支線任務的內容去做了。所以她現在的第一步應該就是——

——離開這個房間。

「唔,多麗絲?為什麼突然一言不發地轉身離去?難道⋯⋯生氣了?」

路路絲聽到這句後馬上停下離去的腳步,她差點忘記了現在自己不是一個人,所以不可以像以前一樣獨來獨往。即使現在緊張得快要無法思考也不能一言不發地離開⋯⋯所謂的人際關係⋯⋯真是麻煩⋯⋯

「⋯⋯不是⋯⋯是時間差不多了⋯⋯」

「時間?距離入學考試的時間應該還有餘俗才對。」

「⋯⋯今天是特別⋯⋯我負責做早餐⋯⋯」

「哦——原來如此——多麗絲⋯⋯做早餐⋯⋯」

這下子,健一應該理解她急忙離開的原因吧?於是路路絲便頭也不回地離去,她沒有留意到健一的反應,因為她現在心跳得很厲害,整個人繃緊到極點,她覺得若用這個狀態繼續逗留在健一的房間,突然昏倒也不奇怪。

不過正因路路絲沒有看健一的反應,令她錯過了重要的線索。健一此時變得臉色蒼白,毫無血色,全身都顫抖著,他有點沙啞地問真希:

「多麗絲說⋯⋯她要做早餐?」

「對⋯⋯對呀主人!果⋯⋯果然應該殺掉多麗絲大小姐吧?那那那那——不是生⋯⋯生物能夠承受的食物!我⋯⋯我只是聞到那一股味道就⋯⋯就——」

外人聽起來似是在開玩笑的一句話,健一聽起來就知道她是在說真心話,便嘆了一口氣地回應:

「真希,都說了不要隨便就起殺念,忘記了我們的約定嗎?」

「⋯⋯但⋯⋯但是!」

「沒辦法,在別人的屋簷下,不得不低頭。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多麗絲突然有興致下廚⋯⋯但事到如今,我就不得不做好覺悟了。」

健一邊說邊走到窗旁並打開了窗門,一陣清涼的微風輕輕地吹進來,他的視線望向遙遠的地平線,意志堅決地說:

「人生在世總會有一兩次不得不覺悟的時候,看來現在是時候了!」

這句話就像即將踏入戰場的士兵,對著愛人說的話似的。過於慘烈的覺悟使真希不禁尖叫起來:

「主人!不要死呀!」

***

註一(GM): 線上遊戲的管理員

註二(讀棒):沒有投入感情去說一段話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