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是⋯⋯傳說中的⋯⋯變形?)

就在路路絲跟著健一與一眾女僕走到接近大屋的門口時,便有一大班黑衣人上來迎接,聲勢浩大,剎那間便引起街道上的人注意。

健一在走出大門前一刻突然將劍狀態的真希拋了出去,當真希撞到了地上前一刻,異變發生了,只見真希突然凌空升起來,然後開始變形,藍色螢光的粒子往外擴展,「哧哧咔咔」的機械組合音響起,金屬和齒輪摩擦的聲響此起彼落,眼前的場景對路路絲來說有一種莫名其秒的記視感,簡直就是⋯⋯

(這不是那些機械人動畫的變形嗎?)

雖然路路絲是女生,但她非常喜歡戰鬥的動畫,特別是機械人的戰鬥會更加讓她熱血沸騰,所以她現在親眼見到這種炫酷的變身畫面,整個人差點興奮得跳了起來。



真希的變形接近尾聲,外觀變得就像滑板加上噴射器的樣子,但那光滑到幾乎耀眼的表面設計,如同頂級跑車般的流線造型,濃濃未來科幻風格的氣息,這麼拉風的外表一看就知道是非凡的東西。

「3⋯⋯2⋯⋯1⋯⋯」

健一計算著真希變形的完結時間,就在真希變形快要結束的時候開始後退,然後開始衝刺助跑,在接近真希的時候一下子跳躍到半空中,然後真希就像心有靈犀般在健一落地前穩穩地接著他。

整套動作一氣呵成,行雲流水,流暢到極致,以路路絲的感覺來形容,就是——

——帥炸了!



「鎖定模式執行。」

真希這個彷似機器的聲音響起。一條條重金屬類似鎖扣的東西,綁著健一的雙腳,然後「哧咔」一聲地鎖上鎖扣。

「鎖定完成,正式啟動準備。」

「吱吱吱吱吱吱吱吱⋯⋯」

震耳欲聾的機器聲響從真希身上發出來,一縷縷熾熱的蒸氣從噴射口發出,猶如告訴眾人隨時可以開始啟動運作。



直到變形動作結束後,路路絲才能擠出一句話:

「⋯⋯這⋯⋯是什麼原理。」

她完全想不通,為什麼連電子產品也沒有的世界,會有這麼高科技的產物。健一苦笑地搖了搖頭回應:

「我也不知道,據說真希的來歷是上古時代留下來的產物,連家族的技術人員也解讀不出是什麼原理,總之對外宣稱是特殊異能就是了。」

特殊異能,意思是只有一小部分才能學會的異能,是正常人透過任何途徑也無法學會的異能,就像路路絲的蒼炎一樣,印像中沒有聽過這個世界有其他人會使用藍色火炎。

「對不起⋯⋯對不起,連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什麼⋯⋯」

真希用哭泣的話氣道,聽上去也不像是假的。路路絲感到有點失望,原本她還以為有機會存在著電子產品,但現在線索全斷了。

「那麼,我就先試飛一下啦,因為之前異能限制的關係,一直在練習場試飛。現在解除了飛行異能限制,在外面的世界飛肯定是大大不同的,多麗絲也是,要先練習一下呀——不,被稱為天才的你應該沒關係吧。」



「⋯⋯」

(我⋯⋯應該要怎麼飛呢?)

事實上,路路絲從剛才開始就一直嘗試學著多麗絲記憶中的動作,想要展開翅膀,但一直都沒有反應,她也不能問其他人,因為一直以來多麗絲都飛得很好,怎麼可能突然不能飛呢? 所以她只能在心中暗暗想辦法。

「好了,一會兒在天空見。」

健一說完後就帶了一眾黑衣人護衛踏劍飛上天空,留下路路絲跟女僕眾,令她心中慌張無比,她嘗試用早上烹飪那種感覺來啟動異能,但都失敗了。

「大⋯⋯大小姐?那個⋯⋯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冰心有點疑惑地問道。路路絲覺得自己再不起飛就會引起這位大佬的疑惑,但是她無法思考,在這種地方⋯⋯



「陽光——陽光超刺眼!為什麼⋯⋯為什麼陽光會如此耀眼?」

路路絲走到屋外,太陽猛烈的光線令她不禁皺起眉頭並迅速掩著了眼睛。路路絲作為萬年家裏宅,對於身處戶外並在烈日當空下的環境,她感到很不適應。她感到自己猶如在沙漠似的,一絲絲熱氣從地面升起,太陽像是一團火要將她燒焦。

不但如此,她察覺到街上的人群開始聚集過來,對於人群有密集恐懼症的她來說可以說是雪上加霜。

(不⋯⋯不行了,這是不可能的遊戲!什麼也想不到,太狡猾了⋯⋯偏偏就利用我的弱點,把我的強項封印,那個可惡的小鬼神⋯⋯不能輸⋯⋯絕對不能輸!)

強烈的不安感排山倒海地襲向路路絲,她感覺到一種像是勒緊胸口的痛苦,瞬間變得臉色蒼白,全身不斷抖震,她感覺到耳朵強烈的刺痛,耳鳴聲不斷迴響——

——雜音又來了⋯⋯

那些又熟悉又讓人厭惡的雜音,就像要將她潛藏於內心的黑暗和恐懼一一勾起來。

「那個人⋯⋯不就是成績垃圾又沒有朋友的廢柴嗎?」



——不是⋯⋯

「呀,聽說她經常不上學,躲在家中玩遊戲呢。」

——不是!

「對呀,她除了看動漫和玩遊戲之外就一無是處,她的父母真可憐呢!居然生下這麼沒用的女兒。」

——閉嘴!

「真的,她留在這個社會有什麼用?不如死去算了。」

——閉嘴閉嘴閉嘴!你們⋯⋯你們⋯⋯才是垃圾!



一瞬間,在多麗絲無數的記憶雲海中,路路絲就像是一隻大手把記憶碎片撈起,然後串連在一起。超乎現實的法則,名為異能的奧秘就像一塊塊齒輪般嵌進她的身體中。手掌中燃起了幼小的火苗,逐漸擴散成火炎,以路路絲雙手為中心形成漩渦,火炎漸漸擴大包覆著她,她卻一點也不感到燒傷。

(找到了⋯⋯這就是我的特殊異能⋯⋯)

火炎的顏色與今早烹飪時發出的大大不同,不是鮮豔的紅色,而是像鬼火一樣的幽藍色。

下雪了,不,那是數以千計條血碧藍的羽毛,如同雪花般落下。

路路絲背後展開了一雙燃燒著蒼藍色火炎的翅膀,腳下的路面凹陷下去,一道衝擊波擴散開來,這一刻,四周的空間就像棉花一樣被扭曲,伴隨著空間破碎的爆炸聲,產生爆炸性的低氣壓,小型的龍捲風颳起,她乘著這股爆破的颶風,如同一道璀璨的流星飛向無邊無際的天空,她自由自在地穿梭薄紗似的輕雲,如同小鳥般在天空展翅高飛。

(可惡⋯⋯果然特殊異能還是很難控制⋯⋯誒⋯⋯這是⋯⋯)

她很快就被別的東西吸引了她的目光。在這一遍萬里無雲的高空中,世界的景色都盡收入眼中,震撼的景像一下子讓她無法言語⋯⋯

(這就是⋯⋯遊戲世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