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咦!D霧呢?頭先走廊好大霧架?]我驚訝地說。

[咩霧呀?大佬,唔該你講野有Logic少少啦……呢棟大厦全天候冷氣,D窗開唔倒架……仲有你睇出面天朗氣清,邊有霧架?明仔……你真係冇事?]偉仔搔著頭說。

這時我走到走廊的窗台上,果然看到外面的天氣晴空萬里,那有半點霧氣?就在我發呆的同時,我和偉仔的對講機傳來Raymond的聲響:

[Team A同Team B各同事已經各就各位,Martin你Team C情況點?]



[Over……我地呢家準備搭Lift上天台……] Martin

[Okay……咁你地攪掂再Call我……] Raymond

[明仔……我地拿拿林啦……佢地好似好快就開始啦……]偉仔心急地道。

[哦……好呀……]

我神不守舍思考剛才所發生的事,而偉仔很快在一間會議室推了兩張一灰一黑的椅子過來……



[你鍾意咩色?]

[是但啦……]我沒有心情回應。

[咁我要黑色,你就灰色啦……]偉仔爽快地說。

[Okay……]

這時偉仔推著黑色的椅子在我身邊擦身而過,而我隱約看到他的頸部位置有一條若隱若現的紅印……



[你仲發咩呆呀?快D行啦……一陣被人發現我地蛇左出嚟就大件事!]偉仔緊張地說。

不消片刻,我和偉仔已回到自己所屬的房間,不!正確來說,偉仔確實推著黑色的椅子回到他自己的房間,而我卻
煞有介事站在房門口遲遲未敢內進……

我呆呆站在這數分鐘,思前想後終決定洗手不幹!沒理由為了區區幾個錢就要膽戰心驚……

[一場兄弟,我點都揾個藉口同偉仔一齊走!]我心裡理正氣壯地想。

雖然整件事好可能是我多疑,但偉仔剛在斷頭的恐怖片段卻令我揮之不去……正當我轉身再次往偉仔房間方向走的時候,一個人影卻站在走廊前方不遠處……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