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妻子Winnie關係轉變後,我每天過著與皮鞭、貞操褲、聖水和黃金…等等為伍的日子,似乎也快要習慣去享受這樣愉虐的日子。只是我還是惦記不忘的是,之前那些被Winnie和Maggie凌辱時被拍下來的那些照片,深怕一個不小心惹得她們生氣,把這些照片流露出去…

三個月後

Winnie和Maggie對我的凌虐日漸加劇,她們已經習慣沒有把我當成是人來看待,晚飯不再給我任何的剩飯及菜肴,我每天的飲料和食物就只有是她們的聖水及黃金。

到後來,她們更會把一些大便留在密封不透氣的保鮮食物盒內,叫我帶回公司,午飯時間把自己鎖在公司廁所裡吃。其實這些大便這樣保存會很容易滋生細菌的,吃了會很易生病,但既然這是Winnie和Maggie主人的命令,我也只可以照辦。

然後Winnie又說我現在每天上班午飯都是吃她們的大便,那幾拾元的零用錢就可以省下了,於是Winnie就給了我一張八達通用作乘車時支付車費,其他開支就一概沒有了。

長久下去,我的身體營養就越來越不足,越來越虛弱。有一天,我在公司暈倒了,同事便叫救護車把我送進醫院去,院方見我身體這麼虛弱,身型這麼瘦削,便安排我留院作詳細檢查,並通知了我的妹妹Crystal和妻子Winnie前來探望我。

我這時還稱呼Winnie為妻子是因為我們兩個至今還未有真正的離婚,在法律上她仍然是我的妻子,而除了Winnie 和Maggie外,也沒有其他人知道Winnie現在是我的主人,我只是Winnie腳下的一條狗,一個奴隸。

院方在通知Crystal和Winnie說我進了醫院後,我的妹妹Crystal比Winnie更先來到醫院探望我,她看見我的身體這麼瘦削便十分擔心,害怕我會得了癌症或其他甚麼嚴重的疾病,吩咐醫生一定要給我做個詳細的身體檢查。

Crystal:「哥,你的身體出現什麼毛病了,為何會這麼瘦削?看見你這樣,我很擔心。」
我:「妹,不用擔心,哥沒事,除了是有點營養不良之外,我的身體其實很健康,很精神,妳不用擔心。」
Crystal:「營養不良?你妻子Winnie平常都給你吃什麼的?為什麼會營養不良?」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