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的我,心裡真有著說不出的難堪,自從Winnie要我穿上貞操褲後,我一天就只有早上起來、下班回家和臨睡前三段短暫的時間可以上廁所,偶爾遇著Winnie心情欠佳時,更會連這短暫的如廁時間都被取消掉。

我試過因為忍不住尿急而在家裡撒出來,結果便被Winnie用皮鞭抽著把自己撒的尿舔回去。自此之後,我都不敢在家外面隨便多吃東西及多喝水,只吃只喝Winnie為我準備的東西,就算Winnie為我準備的都是她和Maggie的屎屎尿尿,我也只能夠吃這些、喝這些,而免其他東西吃得多拉得多,一個不小心在街上拉出來就麻煩了。

這些事情,妹妹Crystal當然是不知道,她見我現在這麼瘦削,叫我要多吃東西多喝水,我當然理解,三個月了,這三個月以來我吃的喝的幾乎都是屎屎尿尿的,難道我會不想去吃碟燒肉飯,喝罐冰涼的啤酒嗎?但我的苦衷,除了在病人褲下仍穿著一條貞操褲的我,還有其他人知道嗎?妹妹Crystal現在叫我要吃東西要喝水,對我其實是種多大的煎熬,她又能明白嗎?

這時候,一名護士走到我的床尾來,拿起床尾上掛著的排板翻了翻,然後道。

護士:「病人潘偉文,Simon是你嗎?」
我:「是,我是。」


護士:「今天有大便過沒有?」
我:「沒有!」
護士:「那有小便過沒有?」
我:「早上起床時去過。」
護士:「那大約時幾點鐘的事?」
我:「大約是早上的6時30分吧!」
護士:「嘩!那差不多都有9個小時了,這麼久不上廁所怎麼行,你不急尿嗎?」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