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nie:「那個便當嘛,其實沒什麼特別的,都是些經我『處理過』的食物而已。」
護士:「經妳處理過的什麼食物?」
Winnie:「就都是些經我處理過的魚、肉、菜、飯等等。」
護士:「奇怪,那食物營養應該會很均衡才對唷!」

這時,我真的很佩服Winnie的急才,我被那護士問了大半天都不知該如何回答才好的,Winnie卻想也不用想的就能夠如實地回答了。可是,如她所說的『處理過』,又有誰會想到是經過她的消化系統處理過呢?經她這樣處理過的魚、肉、菜、飯等,都要變成大便啊!是屎來的啊!

護士:「病人,你真的有吃了妻子處理過的那個便當嗎?」
我:「有…」
護士:「有全部都吃完嗎?」


我:「有,全部都吃完了…」
Winnie:「吃完還有給我舔乾淨嗎?」
我:「有…吃完後就舔乾淨了。」
護士:「很好吃的嗎?吃完還要舔乾淨。」
我:「好…好吃…」
護士:「你很喜歡吃妻子為你處理的便當嗎?」
我:「我很喜歡…」

其實我被那護士這樣質問我有否吃完Winnie做的便當,會感到十分羞恥的,這好像是我在別人面前承認自己食屎了似的。因此,特別害怕護士能意會到我吃的就是大便,偏偏Winnie就像唯恐人不知似的,還問我有沒有舔乾淨,這對我來說真是一種讓我感到又害怕、又羞恥的折磨阿。



護士:「噢!太太,看來你是很會做菜的呢?丈夫這麼喜歡你處理的便當。」
Winnie:「那裡?這只是基本的生活需要,人人都會做啊!」
護士:「你太客氣了,有時間真要你教教我,讓我也做給男朋友吃。」
Winnie:「好呀!有需要的話,找我老公先試吃也可以唷!」

客套說話說完後,護士就放下我的排板走到其他病床去繼續工作了。

這時候,我的病床邊就只剩下妹妹Crystal和妻子Winnie,可她兩人卻互當對方透明似的,不要說是對話,就連眼神接觸及基本的打招呼都沒有,氣氛一度尷尬起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