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駱剛入滿了八達通,邀了電話費後,再在惠康走了一逛。

  餘額轉眼就少了一半。 

  右手提著幾盒牛奶,晚餐就幾包煎餃,早餐還沒打算,反正明天不用返工。

  而且,晚點還約了去吃宵夜,不知弄到幾點,或者明天睡醒就到了午餐的時間,雖然這情況不怎發生在他身上。

  可是,約了女生晚上吃宵夜也不是常發生的事。



  會喝得醉醺醺嗎?會因為太緊張而出洋相嗎?她會因太攰而失約嗎?

  小鹿亂撞的心,令李駱變得像個情竇初開的少女一樣。

  心裡的問題,多得比問題二筒還多。

  對了,誰是問題二筒?

  李駱搖搖頭,把一堆古怪的胡思亂想拋開。



  升降機門打開,按下八樓的按鈕。

  李駱住在一個小單位,鄰居都是年輕人,往隔壁的叫子朗,有時會拿著紅酒跟朋友一起暢飲,還會邀請他一起。

  只是他為人悶蛋,一向都卻之不恭。

  伴隨著煎餃的香氣,李駱打開了電視。

  「恆生指收事報……你點解要同佢……讓你重新愛上……」



  選不到合適的台,求其先看著那個野人求生節目。

  看著主持人在咬噬白蟲,忽覺煎餃比平時好吃。

  看看鐘,差不多十二點了,電話此時就響起。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