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迫陜的車箱內,若晴疲累的身軀依坐在椅上,一個男人站在她面前,淺灰色的西褲隨著車廂在她面前搖蕩搖蕩。

  讓她眼光不知應該往那放,只好低頭無意識無意義地捲動智能電話。

  倦透的一夜,加班不止,還要同時面對客戶與老闆們的怨氣,連原本的晚餐約會也取消了。

  「很想他喔,他放工了沒有呢?」她心想。

  在現今訊息互通的年代,溝通可以很簡單,反而見面變得珍貴,即使短暫的晚餐或很微小的一個擁抱。



  淺灰色西褲下車了,另一位年輕的上班一族男擠前來了。

  「谷若晴!又撞到你既。」上班一族男聲線不高不低。

  若晴抬頭,原來是陸嘉豪。

  「哈囉。哈哈。」這角度看著他,有點令她坐立不安,若晴不斷撥弄頭頂的劉海。

  「係囉,又會撞到你既。哈哈。」不止角度,心情上,其實她也沒很想與人對答。



  正盤算著要在下一站就下車,或者他也感覺到鬱悶的氣氛,隨即找起話題。

  「係呢,上次果隻兵升左做將軍未呀。」

  「咩將軍呀,我男朋友黎架。」

  「哦,可惡,竟然冇比我哩個炮友嚇親。」 

  這樣一說起,若晴記及當時的玩笑,情緒翻轉了一下。



  「你仲好講,上次人地聽唔明,搞到我浪費幾多口水。」

  列車到了下一站,雖說心不想,但出於基本禮貌若晴同時也站也來。

  「我落車喇,下次見丫。」

  本來談下去,心情好像會好起來一點,但決定了就不要給自己多想的空間。

  「吓,你唔係未到咩?」有點錯愕。

  「我醒起有野未買呀,哈哈」忽然衝衝忙忙的下了車。

  列車高速駛走,月台上的人們都心急的歸家,像慢了半秒也對不起自己雙腿似的。

  只有慢步月台的若晴,顯得她與地球運轉的速度非常不協調。



  反正只差一個站,學學他多用十五分鐘走回家的習慣吧。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