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名字不重要,內涵,才值得被記住。



二零一二年,關於世界末日的消息散佈全球,我們笑說著這說法不科學,然而三人成虎,許多人心裡也住了一個問題:如果世界末日真的來臨,我們到底會怎樣死去?半信半疑間,我們抱著複雜的心情迎接十二月二十一日,最後,甚麼事也沒有發生。五年的光景悄然流去,我們仍然在寒冷的天氣下打著哆嗦,仍然和朋友吃著火鍋談天說地,仍然引頸期盼著一年中最能表達愛意的節日。大家相安無事地過著平凡日子,似乎忘記了五年前那荒謬之談。 那時候我只是小學五年級,死亡的概念是如此遙不可及,對於世界末日,我有點怕,不過後來聽見老師風趣地說,要是她知道哪天是真的地球毀滅、人類滅亡,她肯定馬上辭職,然後去吃喝玩樂。現在我長大了,雖然再也沒聽過世界末日論,每逢十二月,我也不禁思索要是明天就是世界末日,我將會去哪裡、做甚麼、和誰一起。 

如果世界末日真的降臨,我想,我第一時間會和喜歡的人表露心跡。想要靠近一點,卻又缺少了一分奮不顧身的勇氣;磨蹭了大半生,結果只敢等在無人留意的路口,也不知道他會不會經過,傾聽著自己一人的心跳。如果不久後我們都會灰飛煙滅,那我也不用再顧慮後果吧,反正我們以後再沒機會見面了。那麼,就轟轟烈烈地愛一次吧。不管他會不會以為我是神經病,會不會給我任何回報,會不會因為被我喜歡而開心,我也會不顧一切跟他訴說所有所有感受,然後藏著感謝,笑著和他說再見。我想做的,不過如此。 

常言錢財身外物,所有財富死後也變成一堆無意義的數字,以及毫無價值的廢紙,既然我也不能把資產留給後人,那當然要用盡所有儲蓄,不剩一分一毫。用來做甚麼呢?買新衣服?可是買了也沒機會穿呀,好像有點浪費,還是用來吃吃喝喝好了,去四季酒店吃自助餐、去和牛放題專門店大吃大喝,還要豪氣地買數盒名牌巧克力大快朵頤。不過一個人也吃不了這麼多,那就把剩下的錢用來買禮物給朋友家人吧。給他們買一本書、一個杯麵、一包紙巾⋯⋯總之就是能夠即時使用的東西,這算是表達感激和愛最佳的方法了。  

我還想去芬蘭看極光,還想多看幾本經典名著,還想把人生非看不可的好萊塢猛片都看遍,還想把討厭的人罵得狗血淋頭,還想把頭髮染成金色紅色啡色,還想逃課去玩樂,還想試試住在豪宅的滋味,還想在千萬人前放聲高歌,還想和男友一起去迪士尼⋯⋯我們想要做的那麼那麼多,大抵無法在那僅餘的時間逐一完成。其實這些願望都稱不上甚麼宏願,如果我早一點意識到誰也有死去的一天,我就能早一點付諸實行。為甚麼要等到世界末日,我們才真的明白到人生有限,時間不會為破例停下? 

到了世界末日那一天,我們都無力改變事實,與其作垂死的掙扎,倒不如躺在牀上倒頭大睡。不去看外面的世界多可怕,不去看天色變得多黑沉,不去看山崩地裂的那𣊬間,就這樣靜靜地沉睡,靜靜地死去。想深一層,世界末日也未嘗不是一件壞事。人生八苦,分離最苦。有人先行離開,被遺下的那個獨自被苦澀和悲痛淹沒;要是再沒有明天,我們一起消散於空氣中,便再不用承受分離的痛苦了。 緩緩張開眼晴,發現房間還是老樣子,世界末日還末到臨,我們逃過一劫了。原來光是每天早晨能張開雙眼,已經是一種恩賜。活著真好,真的,活著真好。 



那些研究著世界末日論的人還真可悲,明明活著是一件如此美好的事情,他們卻只盤算著甚麼時候世界會被摧毀。他們的生活必定很苦了,要不然我便用餘下的時間,讓他們感受到生命的色彩。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