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一個夢,一個每人可能經歷的夢.... 有人說,夢是靈魂曾經的回憶, 可嘆的是夢中經歷如何刻骨銘心, 終成為一絲殘影,曇花一現。 現在,我將我倆的故事記錄下來, 但求春去秋來,斗轉星移後, 我們,會再有一次美好的遇見。



極寒之地,有一銀蓮山谷,相傳其秘藥可令人有起死回生之效。

自幾千年來,無人尋獲,傳言也隨著時光流逝而無疾而終。



某村莊。

「娘,你做的紅豆糕很好吃哦。」



小女孩因天氣冷得面頰紅扑扑,水靈的眼睛正扑閃地盯著面前冒著熱氣的紅豆糕,大吃特吃。


「紅兒,慢慢來,沒人跟你搶。」婦人一臉寵溺,用凍得通紅的手摸摸小女孩的頭。


「賈大娘,這是半年的炭,快開門吧。」木門外響起冼大叔雄壯的聲音。


「甚麼...?這是半年的炭?」眼看一袋應塞滿炭的麻包袋只剩不到五分一的份量,婦人不禁一臉擔憂。




「唉,賈大娘,自從雪崩後,唯一通往城中的木橋被堵塞,村内的炭已供不應求,近幾個月凍死的人已不計其數,湊合下吧,我也知道你與紅兒的情況艱難。」


冼大叔看一看屋内吃得一臉幸福的紅兒,再看看面前手已凍得近乎紫紅,身穿一件看得出經過無數次改動的布衣的賈大娘。


「...你好自為之吧。」轉眼人影已消失於雪地中。




門關上後,婦人打開麻包袋,滿是碎炭、炭屑,一臉擔憂地看向窗外。



翌日。


一個衣衫襤褸的小女孩正在屋外推著雪人,紅兒搓搓凍得發僵的雙手,吹一口熱氣,心想:怎麼吹出來的空氣也不暖啊?


「紅兒,乖,快進屋,出面冷。」


「娘,我想再玩一會,太陽伯伯都出來看風景,所以不冷。」紅兒抬頭一看,今天的太陽雖耀眼,可怎麼也感受不到它的温暖。




紅兒繼續搓手,心中默念,不能回家哦,家中炭不夠用,我要出去遛達一下,免得娘怕我冷,又多用了炭。


此時,紅兒發現雪地有隻頭上頂著一朵白色花兒的小雪狼,呆呆地注視她。


換作別的小孩,早就抱著這小毛球又搓又親,嚷著要帶牠回家。


哇,如果做成毛衣一定好暖和,那娘再不必捱冷,紅兒心裡盤算著。





小毛球像是洞悉紅兒的如意算盤,許是她眼裡的狡黠的光太過明顯,猶如在沙漠看見眼前的綠洲。



眼前面前的獵物要跑,紅兒大喊道「別跑,毛衣,別跑!再跑老娘不止扒你皮,還烤狼肉!」


風雪越下越大,逐漸淹沒了一狼一娃的追逐戰。


紅兒後力不繼,喘著粗氣,還不忘咒罵那不見踪影的小渾球。


「讓...讓老娘..找到..你..就..」話未說完,忽地草旁閃出一個身影,小小的,圓圓的,毛茸茸的,紅兒睜大了雙眼,這一看可就大件事!





噢賣媽媽咪啊,這是哪啊?


紅兒不禁呆呆地,看著小雪狼背後的,由冰雪組成的龐然大物,儼如宮殿卻晶瑩剔透。


紅兒向四周看去,宮殿前有一結了冰的湖,湖中有一白蓮破冰而上,彷彿向途人展現其冰洌高慠的身姿。


湖邊有一長滿了小雪狼頭頂上花的大樹,而毛茸茸的小東西就躲在那,與其說躲在那,不如說是在...宣示主權?


「毛衣,你站在樹頂幹嘛?趕快下來!」紅兒叉著腰,嘟著嘴,不滿哮道。




「你再不下來我就代替月亮消滅你喲!哼,怕了吧?」


「臭狼,你再不下來,我拿樹枝插你屁屁,呵呵...」


「乖,你下來,姐姐我賞你吃肉,好不好?你都站了半個時辰,先前才和我一起散步,想必餓了吧?」


散步?小雪狼不禁抖了抖,回想這紅色怪物口水直流追著自己,真可怕。


小雪狼仍站在那,俯視那小小的紅色物體。


「fine,你迫我的。看我絕子絕孫腳!」紅兒使出多年絕學(不多,五年,因為才五歲),不斷朝樹幹踢去。


樹上的花朵連同小雪狼不斷感受到從樹下傳來的震動,當小雪狼快要跳下來咬她之際...


「吵。」


紅兒繼續踢,小雪狼卻攀著樹幹,疑惑的視線從紅色怪物轉去冰湖。


「好吵。」紅色怪物像聽不見似的,照踢,小雪狼心裡發毛,直盯著冰湖。


「我說好吵!你聽到沒?」


「啊?誰在說話?」紅兒反應過來,轉向聲源那方。


一身白衣在冰湖上飄逸,稚氣未脫的面孔,約六七歲的模樣卻十分清秀,此刻正不耐煩地盯著她。



「啊?你站在那很危險呀,冰面萬一裂開了怎麼辦?」紅兒這刻顧不上樹上的毛衣,一心只想拯救陷入危機的白衣男孩。



紅兒不知從哪撿到長樹枝,把另一頭遞到男孩面前。



「快抓著這個,不然會掉下去哦,我是旱鴨子,你溺水我就救不了你。」



「髒。」男孩仍舊不動,眼中不明神色若隱若現。


「髒?沒辦法啦,都就死了,還計較這事幹啥?」紅兒著急地喊道,此時一條小小裂痕正出現在男孩腳邊。



「髒。」裂痕慢慢由一變二,二給變四地裂開。



「快啊!抓著啊,會跌下去啦!」眼看裂痕由淺變深,男孩卻置身事外。



紅兒不敢多想,用飛快速度跑去湖中,此時湖面因承受不往突然重量,裂痕連同湖水從四方八面襲來,差一步之際,紅兒與男孩就要葬身湖底。


「好險...你沒事吧?」男孩此刻正被紅兒壓在身下,淡淡蓮花香襲來,紅兒察覺後便火燒屁股地從男孩身上彈開。


「對..對不起,剛才‪一時‬情急,才趴在你身上...」


「甚麼味道?」男孩不著邊際問道。


「啥?」紅兒朝男孩身上嗅,很香的蓮花味。


「是蓮花哦,你怎麼那麼香?」紅兒莞爾一笑。


「你口。」男孩不滿地看著她。


「口?奇怪,我有刷牙啊,應該沒口臭,嗯,你指紅豆糕?」紅兒不禁問道,剛吃了紅豆糕,應該是指這吧?


「紅豆糕?」清澈眼睛閃過一絲疑惑。


「對哦,我娘做的紅豆糕很好吃,軟綿香甜,下次我帶你去吃。


「嗯。」男孩拍拍沾到身上的雪,然後吹一吹口哨。


「嗷嗷。」白色毛球以秒速的反應,站在男孩腳邊,一副怨婦的表情。


「你寵物?」紅兒以一種鄙視的眼神,斜盯著那渾球。


男孩望著一大一小,轉身,向某方向走去。


「喂,你去哪?」紅兒對著白衣背影喊道。


「紅豆糕。」他頭也不回應道。


「白痴,那是相反方向啊,Omg」說完再用一種物以類聚的眼神投向白茸茸生物,奈何牠頭高慠地轉向另一邊,不屑與紅色怪物為伍。



一男一女和一頭狼的故事,就此展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