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三位手持mp3衝鋒槍,配備著基本裝備的警務人員正在霧林裏緩緩移動... 「哎,有聲!」 前面兩位警員立馬提起了警覺,還未來得及反應, 「喍嚓喍嚓喍嚓喍嚓」,一股力量正從前方不遠沖近,感覺快剩不到兩米的距離就到臨警員的面前了! 「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數十發子彈從一位警員槍匆匆射出,此時迷霧依舊濃厚,甚至更加嚴重,幾乎看不見前方一米的東西。 子彈穿過了前方的濃霧。 「咩離架?」另一名警員被身旁突然的槍聲給嚇倒,他望了望前方有怪聲的位置,用手托著槍作瞄準的動作,然後他望了望旁邊的開槍的警員,此時這名警員也剛好望向了他,兩人對視了一下後,此刻大家感覺有了一下共鳴,眼角似乎憑空消失了一些東西,他們心中開始有一點點驚惶失措,然而,他們同一時間望向了後方... 負責防守後方的警員不見了... 他們理應相隔不到半米的距離,居然在這不到兩分鐘的時間,即使有怪聲及槍聲的掩蓋下,在毫無聲響下竟憑空消失了。 正當他們還在發呆之時,在他們的前方早已站著一隻身形非常龐大,約有三個成年人的高度,而且形狀彷如野豬的巨大黑影,雖然在濃霧的掩蓋下,牠只露出了兩條長長尖尖的長牙,從口位置直接延伸並曲彎到頭頂上,幾乎牠的頭部和其他位置依然受到霧的掩蓋,然而這般畫面足夠嚇破面前他們的膽,兩位警員此時臉上充滿著不可思議及驚慌的表情... 事隔半個月,在另一個區域正在執行著警務的男主角,戴警員正受上頭指示前來召見他。 「霍sir,搵我咩事?」戴正雄驅謹地問道。 「聽講最近你破左一單5年前已經close左file既殺人案,疑兇係即場俾你一個人逮捕握,當年依單案由上查到落,由天堂查到上地獄,都毫無頭緒,竟然俾你搵到證據有料拉到人。」 霍sir拿著一本檔案,一邊在翻看著文件,一邊細訴著,言語中似乎話中有話。 「幾好野呀!」 戴正雄望著霍sir,眼神冷淡。 「我都係做返我地既本份姐。」 「係~ 無錯,你講得岩既,哼,如果唔係,當年我都唔洗俾你累到咁慘喇~」 此時雙方也沒有了對答,開始沉默了起來。 「今次叫你黎係想叫你做d野既。收到風,係沙葛口岸既上頭落左order,



三位手持mp3衝鋒槍,配備著基本裝備的警務人員正在霧林裏緩緩移動...

他們被層層黑霧所籠罩,卻依然保持著兩前一後穩穩隊形...

「喂!喂?師兄,收唔收到?......喂?」

突然後方傳來一陣怪聲「嚓...嚓嚓嚓嚓...」

此時驚動了最接近後方的警員。



「哎,有聲!」

前面兩位警員立馬提起了警覺,還未來得及反應,

「喍嚓喍嚓喍嚓喍嚓」,一股力量正從前方不遠沖近,感覺快剩不到兩米的距離就到臨警員的面前了!

「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數十發子彈從一位警員槍匆匆射出,此時迷霧依舊濃厚,甚至更加嚴重,幾乎看不見前方一米的東西。

子彈穿過了前方的濃霧。



「咩離架?」另一名警員被身旁突然的槍聲給嚇倒,他望了望前方有怪聲的位置,用手托著槍作瞄準的動作,然後他望了望旁邊的開槍的警員,此時這名警員也剛好望向了他,兩人對視了一下後,此刻大家感覺有了一下共鳴,眼角似乎憑空消失了一些東西,他們心中開始有一點點驚惶失措,然而,他們同一時間望向了後方...

負責防守後方的警員不見了...

他們理應相隔不到半米的距離,居然在這不到兩分鐘的時間,即使有怪聲及槍聲的掩蓋下,在毫無聲響下竟憑空消失了。

正當他們還在發呆之時,在他們的前方早已站著一隻身形非常龐大,約有三個成年人的高度,而且形狀彷如野豬的巨大黑影,雖然在濃霧的掩蓋下,牠只露出了兩條長長尖尖的長牙,從口位置直接延伸並曲彎到頭頂上,幾乎牠的頭部和其他位置依然受到霧的掩蓋,然而這般畫面足夠嚇破面前他們的膽,兩位警員此時臉上充滿著不可思議及驚慌的表情...









事隔半個月,在另一個區域正在執行著警務的男主角,戴警員正受上頭指示前來召見他。

「霍sir,搵我咩事?」戴正雄驅謹地問道。

「聽講最近你破左一單5年前已經close左file既殺人案,疑兇係即場俾你一個人逮捕握,當年依單案由上查到落,由天堂查到上地獄,都毫無頭緒,竟然俾你搵到證據有料拉到人。」

霍sir拿著一本檔案,一邊在翻看著文件,一邊細訴著,言語中似乎話中有話。

「幾好野呀!」

戴正雄望著霍sir,眼神冷淡。



「我都係做返我地既本份姐。」

「係~ 無錯,你講得岩既,哼,如果唔係,當年我都唔洗俾你累到咁慘喇~」

此時雙方也沒有了對答,開始沉默了起來。

「今次叫你黎係想叫你做d野既。收到風,係沙葛口岸既邊境發現左一批走私犯,懷疑佢地走私軍火經香港運輸到鄰國,上頭落左order,係各區調位精英出黎組織一個小隊去視察下環情,咁依家我叫你黎你知咩事喇?」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