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中學生涯,可以平平無奇,亦可變化萬千,稍微加上少許想像,加以神化,會變成怎麼樣呢? (由於故事內容屬武俠小說風格,比較麻煩,所以我也不知道會不會繼續更新。。。)



西曆公元二千又十七年,時值夏末,萬物不復生氣,秋意襲來,殺來一個措手不及。此夜,天色倏忽突變,美好月夜突然雷電交加,暴雨傾盤而來,風雲色變,讓人不自瑟瑟發抖。

雷聲有如虎嘯,雨聲有如龍吟,烏雲密佈,聞者落荒而逃,見者難逃一劫。然而此刻,卻有二人於某校天台對峙,風雨如狼似虎,兩人依然紋絲不動,可見其內力之深厚。

兩者其一,正是在下,世稱「靈指小草」,是為「青草幫」第十七代幫主。離我不遠處,正站著我幫世仇,人稱「彈指鬼邪」李陽明。名字充滿正氣,光明凜然,然而本人心術不正,盡學些邪門歪道,為人不擇手段,惡毒無比。此人乃現今「靈指,神拳,彈指,佛掌」四大高手之一,四人各有千秋,互相制衡,可謂並列天下第一之威名。靈指與彈指原為一派,惜當年師父授徒,李陽明不知怎的愈練愈偏,以致走火入魔。他雖被師父逐出師門,哪知他卻自立門派,成了魔後竟能與我輩並列。在下為「靈指」,師父傾囊相授後我立志要練個爐火純青,師父亦道我青出於藍,只盼我早日滅了那個逆賊,免得他遺禍人間。

青草幫原與李陽明無深仇大恨,但李陽明被當年逐出師門一事耿耿於懷,後來更愈益仇恨。我本念在與他師兄弟一場,如果他不生事端,亦不至於宰了他,可他一聞見師父畢業,將青草幫幫主之位傳了我,便找上徒弟徒孫殺個片甲不留。所幸只有二十餘人慘遭不測,其他弟子早已東躲西藏,卻也弄得人心惶惶。

此時此刻,我唯有實踐師父遺願,將李陽明除去,一來可以消滅禍根,二來更可以報我青草幫之仇。



我氣運丹田,深吸一口氣,朗聲道:「李鬼邪,你惹我青草幫的人,你今天可別想活著回去!」那身影變幻無常,猶如海市蜃樓,更添上一陣邪氣,只見李陽明陰森地道:「好罷,你我原為同門,念著當年之情,今天只留你個狗頭在此吧!」李陽明逆風而呼,心下不禁暗驚:難道他功夫竟比我好?

我深知他定不會手下留情,對他的陰毒辣招更要多加防備,我再次道:「好,今天就以我『靈指小草』之名,滅了你這旁門左道!且出招罷!」語畢,我倆向雙方步去。

我們四目交投,李陽明殺意滿溢,校服如魅影般揚揚飄著。我伸出右手,雨水直打到我的身上,李陽明這時左手彈著指頭,同時亦伸出右手。他順著雨聲打著節奏,然而音律無一準確,凌亂不堪,令人心煩意亂。可是我早料的他會使詭計,於是閉目靜心,將一切皆化於無,雷聲、雨聲、風聲,還是他的彈指聲,我也充耳不聞。

「來,接招吧。」我平靜地道。說罷,我們雙雙將右手高舉,屏神凝息,準備接下來一決生死。

突然,一道雷電與雷聲同時降下,轟在我倆之間。此刻,我們雙雙出招。李陽明左手彈指早已停下,全神貫注在右手。我亦不敢遲疑,果斷使出師父所授的「勾、曲、直、伸、彈、絆、折」靈指九法中的「曲」。這九法各有奇妙之處,有攻有守,變化無窮,其中「曲」正是防護守衛之型。



我握成拳頭,但見李陽明依舊未出招,心裡不禁感到事有蹊蹺,便更著緊防守。豈料到最後一刻,李陽明一個手法極快,二指從拳頭伸了出來,原本是九法中的「彈」,意在來個出奇制勝,但李陽明只練彈指,其速度也就愈加疾快。

我本以為自己穩操勝券,豈料此時右手卻不自攤開,心知不妙,又才發現那彈指聲只是幌子,李陽明左手中途拂中我右手穴道,令我用力時手掌借力反力,自己的手法卻著了自己的道,到時可怪不了誰。李陽明嘴角上揚,以為自己已然獲勝。

可我不會讓他得逞,電光火石之際,我硬是使出九法中的「勾」,右手雖被拂中穴道,但我強行運氣化解,穴道儘管不能全解,但也勉強可以使力。我右手手掌已經攤開,但我的手指卻全部向內勾,成了一個不似拳頭的拳頭。

一切塵埃落定,李陽明那二指面對我那不成形的拳頭,勝負早已分曉。豈料李陽明怒道:「你那個算甚麼東西!我可不會承認你贏了!」

我調整呼吸,左手把穴道解了,道:「的確我也不承認自己獲勝,但也不是落敗,這場大概只是平手。」我倆收起手,我續道:「咱們擇日再比一場。」



李陽明聞此,便不作一聲,轉身便從天台一躍而下。我鬆了口氣,心想今天只是幸運,假如慢了解穴,我命早就沒了。那小子怎麼武功進步得如此神速?

我仰望天空,暴雨依然,只道我敗了一場,必定要閉關修煉。心念至此,我束緊領帶,回到那校園去。

(可能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