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鈞,你找我嗎?」

一名男子臉無表情,雙目淡然無物,心境如同止水,卻令人感到無比深邃,更是看不清,望不透,身上更散發一股大道之風,凜然無比,足以令人肅然起敬,穿一件藍白長袍,直說:「古,你我已經成皇,百大種族不會再放緩手腳。雖然人族地位已比過往高出數倍,但現在才是最受考驗的時候。」

盤古英姿勃發,氣宇軒昂,站在鴻鈞身旁,並肩看著遠方,笑說:「還好有你,否則人族根本沒有可能攀到現今境界。想不到,你只用輕敵、誘敵二招,就可以令各種族連敗多場。即使你們說我是第一人,其實我認為你比我更有資格當上第一人。」

鴻鈞淡然說:「不可能。計謀縱然重要,但冷漠無情。可是你擁有的,不只是無窮戰力,更是令人信服的能力,足以令軒轅自行將靈魂焚燒成劍靈,足以令異鯊王立誓與人族結盟,足以令神農、牟尼和我等甘心屈就。這,就連我也無法解釋。」



聽此,盤古只好一笑置之,此笑之中卻帶著不為人知的苦澀。二人感受著略帶花香的微風,看著眾人在古都中安定而平穩的生活,以人之名而生存,更可數代同堂,感受溫馨,總算覺得一直以來拼死作戰是值得的。不知過了多久,盤古才嘆一口氣,問:「這次,我們的敵人正式是百大種族了吧?」

鴻鈞直說:「古,以你的開天闢地和我的森羅萬象,真正能與我們敵的大概只有百大種族的首十名,然而若百大種族聯合,我們的勝算將會是零。因此,我要更加分化百大種族。第一步,就是讓百大種族野心擴大,各成同盟。」

盤古一怔,問:「鈞,這要怎樣才做得到?」正當鴻鈞想開口說話之時,盤古忽然苦笑說:「哈,還是算了吧。時機一到,你就直接告訴我要打敗誰就好,其實計謀而言,我也無法理解太多。知道太多,反而會令自己心態變差。」

「否極則泰來,過往人族久經鴻蒙時代,如今扭轉大局,正值盛世,人材輩出,智有三清、伏羲、奧丁等,力有濕婆、孫悟空、楊戩等。氣運未衰,想必將在短時間內新增數皇,而他們就是我們能改變局面的重要人物。」

「我猜,你其中數個徒兒也會成皇吧。」



鴻鈞遠望天際,似看透一切,甚至看到未來,道:「我想也是,所以我將自己所識全數交給他們。我找你前來,是因為我有預感,我離殞落之時已相差不遠。」

盤古聽此一驚,直言:「怎可能?你智勇雙全,就連我也不保證與你戰鬥後能全身而退。難道,天族和地族真的如此恐怖?」

鴻鈞雖談論自己殞落,臉孔卻依舊毫無波動起伏,淡然說:「大道永恆不變,笑看千古風流;人事時分萬轉,順應當今天命。縱然我已成皇,亦自知並非所向無敵,終有敗北之時,尤其我們知道的太少,而且才剛崛起,偏偏要與百大種族對抗。你我或會轉世,但會否再次成為人,就只能依靠命數。」

盤古大感失落,慨嘆:「你預料的,幾乎無一不中。我真希望你這次是錯的呀⋯⋯那麼,我的兄弟,盡可能地留在我身邊吧。」

鴻鈞凝望盤古,說:「也許就只有你,才想與一個會當你作棋子的人稱兄道弟。」



盤古豪然大笑,毫不介懷搭著鴻鈞肩膀,笑道:「哈哈!因為我知道你以大局為重,那就足夠了。回去吧,奧丁、伏羲等人在等我們,而且,人族的未來,正等我們!」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