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回歸須彌(二)

姜尚和電王各自散發凌厲和決意氣勢以抗衡戰場之亂,更為保護身邊的所有人。姜尚盯著眾皇激戰,心想:「這就是真鳳先前所提及的超越維度,真正意義上的超脫。如此一來,未成皇前,幾乎沒可能與皇相爭。天帝和九歌能量純粹無瑕,看來只有真鳳可與他們相比。」

天帝對其他人根本沒有興趣,作為天族之首,亦是被譽為須彌最強,只一瞥眼間便去到真鳳身旁,業力凝聚於右手一推,道:「古,汝仍未心死?」

真鳳雙眼似是看破一切,既是地水火風並生,又是清濁分明,大喝:「我今生叫鄭真鳳!天地二族一日未滅,我豈可心死!」話畢,他背生鳳翼,雙手化成龍爪,瞳孔化成橢圓,正是龍鳳化的形態,暴喝:「亢龍有悔!」

真鳳雙爪猛揮,明明全向前揮,那些散發誘人淡紫色且帶著空間破碎的衝擊波卻把天帝籠罩其中。天帝處變不驚,雙腳一彈,似要直撞向亢龍有悔,卻從當中越過,令電王等人完全不明何以。司馬德如驚道:「明明那天帝直中真鳳的招數,怎麼會絲毫無事?」



姜尚目光依然放在戰場之上道:「德如,你能理解維度嗎?零維乃點,一維乃線,二維乃面,三維乃立體,四維則在立體之上更加上各與三軸成直角的面。不過基於二象性,你亦可以弦、膜去理解維度。他們的戰鬥正正是在弦之間,因此未達至那境界的我們就只可看到這種有如幻象的錯覺。」

電王依然未明,緊張兮兮說:「姜尚,我完全不明白你在說什麼!」

姜尚脫下自己黑白分明的道袍,露出一身結實如鋼的肌肉,道:「我們身處三維空間,你們幻想這件道袍是個二維空間,從道袍的最左走至最右,在二維空間而言就只可以越過整件道袍,可是從三維空間而言的話,只要我將這道袍對摺,那我就瞬間從二維空間的最左走至最右。那麼如果我將這道袍不斷對摺?在二維空間的生物便會認為空間錯亂,瞬間轉移等。而從三維空間去理解四維空間亦是同一原理。就這樣。」

電王嘆氣,對於自己的無力大感不甘,即使未算十分理解,可是也有初步的概念,道:「就是我們未達到皇的境界,根本無法看清真正的位置、空間等等。」

姜尚穿回道袍,看著眾皇打鬥,見六皇竟被二名天族打成平手,而且九歌更以一敵五,實力何其驚人,回想:「九歌曾道緩靈咒,理應就是這個有微微藍光的結界。他們能在此預先施下結界,這處理應是審判日的戰場。」道:「我們快走,看看能否從外部打破那緩靈咒。否則真鳳等人久戰必敗。」聽到姜尚一話,電王等人馬上直奔,希望略盡綿力。



另一邊,九歌目光高傲,以一敵五,毫無懼意,業力強橫無比,強闖五人之中,身法敏捷得恐怖,道:「伏羲、奧丁、宙斯、耶和華、濕婆,汝等與古相差甚遠,還未至兩儀之境,是皇又如何?」

宙斯聽得暴怒,胸前和背後的紋身忽然發出金色光芒,催動巨人之力,更額外長出四臂,全身變得巨大,那無上氣勢更是霸道,喝:「別如此欺人太甚!」六臂齊揮,那凝固如晶的真元力傾瀉而出,從弦上直指九歌。

九歌道:「汝等只留於四象之境,因此尚未看透皇道,枉古竟費神拯救此等垃圾,鈞也定會死不瞑目。」話畢,他將業力聚合並打散宙斯一擊。

宙斯盛怒,然而他乃以力證道、肉身成聖的皇,戰力不容置疑,在九歌出手一刻已閃至他身後,更以自身真元力施下定身術,將九歌暫且停留,喝:「快!」

見此,王星馬上湧起魔力且使出九重電擊術,力量集中一點擊出,威力剛烈無雙;耶和華湧起從數以億計的人身上得來的信仰力,射出一道金光;濕婆亦湧出三昧真火,漆黑得彷能吞噬天下萬物,恨意無邊。伏羲卻感不妥,大喝:「不!宙斯後退!」



說時遲那時快,九歌臉上露出笑容,道:「宙斯,別忘記,吾可是參透兩儀之境的皇。」話畢,定身術即被瓦解。宙斯大感驚訝,方知九歌竟將自身的真元力從四象反推兩儀,化為虛無。九歌轉身勾踢,力含萬鈞,更在轉身一剎剛好避開三皇的合擊,如此一來,所有攻擊便直擊向體型龐大的宙斯。

宙斯咬牙切齒,暗中怪責自身實在鹵莽,只好收起所有巨人之力,將自己體型變回正常,再強行閃避。

伏羲深怕九歌追擊宙斯,馬上黃龍化,下身化成龍身,瞳孔也變成如龍般的扁圓,便上前以黃龍之力抓出與真鳳的亢龍有悔相似的衝擊波,試圖逼退九歌。九歌全身忽然發出白光,並將業力盡情散開,包圍五人,道:「汝等跪下吧!」

伏羲大喝:「休想!」話畢,他施出八卦陣式,衍生一百二十八變化,將九歌籠罩其中,道:「即使你可將能量化成虛無,那麼先接我一百二十八招!」

九歌見伏羲能力實乃真鳳之下,心忖:「若無緩靈咒,伏羲確是難纏之人,不過未達兩儀之境,畢竟無法與天相鬥。」將業力硬拼一百二十八招,道:「以天之名,召出字符!」千千萬萬字符憑空而生,包圍九歌旋轉,似包羅萬有,囊括世界萬物。

伏羲不得不心驚一剎,知道這是天族獨有字符,與修真的符文及魔法的盧恩字母相似,然而腦海運轉飛快,亦生出千萬符文,準備對陣。王星此時亦策八足馬走到伏羲身邊,雙目靈巧,與他並肩戰鬥。宙斯等人知道他們正是比拼術法,假如自己貿貿然攻去反倒會影響伏羲與王星,只好暫且包圍九歌。

九歌嘴角上揚,道:「汝等仍未覺悟,天與人的差別。」

王星怒道:「人定勝天!否則那時審判日,蓋亞又怎會死在我們手上?」此話真確無誤,那時審判日天族只派出蓋亞一員前來,原打算與其餘五族攻打定必能勝,怎料人族那時誓死不屈,奮戰至死,不容別族踐踏。



九歌將千萬字符盡數散出,字符互相配合以剋制伏羲的一百二十八卦,而伏羲一百二十八卦亦互相變通打破字符。可是九歌業力實在強橫,即使二人合力也難以阻擋,字符每每餘威更似洶湧波濤般捲去伏羲和王星。二人也知自己身處弱勢,久戰必敗無疑。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