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暫休(一)

至於姜尚,真鳳知他乃明鋒轉世,同樣擁有凌厲氣勢,更有王之氣息,踏入洞虛境界,可被稱為傳說。相比起明鋒,姜尚又似少了一份情感,如說明鋒是壓抑自身情感,姜尚更似是沒有情感。光憑他在自己的世界中以計謀算盡兩國,令兩國糧草盡毀,自己的國家在資源戰上立於不敗之地,再以八千兵馬在各險地擊退八萬雄軍,更令真鳳和電王大感神奇。

如今三名智者再外加上姜尚,方令真鳳可以安心鍛練自身。三清臨出發前,忽然記起一事,道:「對了,我先前發現地族以字符活生生焚燒千萬人族,燒至無塵無埃,不知當中所為何事,但能動用三名地族,看來殊不簡單。無論如何,我們也與天地二族總需一戰,正面衝突也只不過是時間問題。」

此刻,女媧眉頭輕輕一皺,臉上出現一絲不安,卻又在瞬間消失不見,能留意到的人更只有二人。三清話後便與姜尚和電王走到另一邊,步進專為科技研究而製成的房間,而其他人亦各自走進房間稍作休息。

真鳳和小冰走到房間之中,然而小冰見他累透,大感不解,問:「真鳳?與天帝一戰的傷還未痊癒?」



真鳳搖頭,又點頭,眉間略有憂愁,乾脆躺在床上呆望頭頂上的岩石,輕聲說:「與天帝一戰的傷已好得七七八八,畢竟成皇後,只要能量未盡,一日尚能重生復原,可是我所擔心的是另一件事。」

小冰尚未及姜尚、王星等人聰明,但總算機智,問:「你指與其他皇相處的事嗎?」

真鳳點頭,其實大感頭痛,嘆氣說:「依盤古記憶,過往盤古因自己名譽而成為人族領袖,至少是個精神領袖。可是,從三清剛才說話看來,他雖稱我為古,但心中或許尚未承認。女媧和燧人氏因親情和愛情而對伏羲特好,卻對其他五皇略帶冷漠。」

小冰點頭,說:「雖說六皇從盤古宇宙轉世而來,可是靈魂經千世且歷萬劫,定與前世不同,就連外貌有分別,所以三清等人有這樣的反應也不出奇。」

真鳳點頭苦笑,知人族雖有十皇,但牟尼尚未出現,現時只有九皇,道:「只怕這裡會變成另一個九大組織會議。」



與此同時,王星和司馬德如也走到房中。司馬德如換上一條連身白色長裙,顯露一雙雪白如玉般的小腿,而王星只穿著素色輕便裝,坐在床邊,臉色看似凝重。司馬德如亦坐下,問:「星哥哥,你在苦惱什麼?」

王星問:「如妹,你剛才觀察如何?」原是他早已預計到是次回歸,眾人反應定與記憶之中有所出入,可是礙於智者這身份,自己定要出言回答,至少要盡量問清楚這一路以來的情報、資訊,所以在臨進入亞特蘭蒂斯前,他便叫司馬德如置身局外以觀察眾人。

司馬德如見王星如此認真,便乖乖答道:「燧人氏和女媧看來真的記掛伏羲,不過對其他人稍有些隔閡。三清這人生性高傲,我雖不知到底他的實力有多高,但我猜測他或者尚未承認大家,包括先前以一人之力抵擋天帝的真鳳。」

王星怕當局者迷,旁觀者清,才會與司馬德如有此要求,不過這與他心中所想也是相同,問:「濕婆一向沉默寡言,可是連一向多話的宙斯也一直無言,實在奇怪呀⋯⋯」

司馬德如也不得不洩氣,說:「須彌已有萬族在此,互相傷害,互相計算,可是大家同是人族,居然要如此提防。唉⋯⋯星哥哥,是不是你想多了?」



王星雙眼清澈,盡現智慧,說:「如妹,我也希望是我想太多。六皇轉世本是一件美事,令人族實力大增,可是看來三清等人會將我們與前世比較。不是有句俗語叫人比人,比死人嗎?我更怕因為彼此少了一分信任,無法將背後完全交托對方,這才是最危險的地方。你還記得審判日時,六大種族怎麼會輸嗎?」

司馬德如甜絲絲地笑,靠向王星面前,說:「星哥哥,放心。你一定是比前世更好,因你這世有我呀。」

王星聽後會心微笑,看她漂亮的臉孔,實在百看不厭,便上前吻她額頭,大顯二人的甜蜜,柔情說:「對,就是有你才有今世的我。」

司馬德如嘆道:「有時候,我真想你變回那呆呆的王星。至少我們可以在原來的世界安心生活下去。」

王星苦笑:「我也曾有這想法,只是⋯⋯我豈可以置千萬人性命於不顧呢?」司馬德如乖巧地點頭,知道大事為重,豈可如此自私。

宙斯走進另一間房間,心中依然鬱悶,幸好聽到先前的消息,總算開朗少許,可是他的最愛早在先前已經死去,獨自待在床上,此刻的寧靜反而更令他覺得寂寥空虛。

他怕自己的本名往往勾起自己心事,所以便將之捨棄並採用宙斯一名,更聽耶和華的說話可增強自己的氣運,所以為了拯救人族這個大願,才會沿用宙斯一名。

宙斯雖然說話略為輕佻,不過為人忠義直率,大情大性,敢愛敢恨,相處之時反倒令人感到一種不知如何形容的舒暢。他剛才聽眾皇說話,心情更是起伏不停,既是喜悅,又是沉重,原因是回想到過往的記憶⋯⋯人族所帶有的上古之力,其實代表著繼承了該種族的血統,而宙斯所擁有的正正是巨人之力。



他躺在床上,心忖:「巨人族⋯⋯恩、義、情、仇⋯⋯實在難以判斷,難以計算⋯⋯唉,那時審判日你們與其餘五族合攻人族,即使過往大恩大德,又豈能抵上這個大錯?媽的!黑帝斯、波塞頓,到底你們在幹什麼!」
已有 0 人追稿